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古典武俠]柔情似水之武侠(全本)-33完

[古典武俠]柔情似水之武侠(全本)-33完

 时间:2019-09-06 10:45:17 来源:艳文阁 

[古典武俠]柔情似水之武侠(全本)-33完

  冬之卷 第四十九章 北上雨临

  更新时间:2008-9-6 17:29:22 本章字数:3622

  雨临城外,天怒雷动负手而立,他身上的衣衫已然破裂,那种裂痕显示出他经过一场惨烈的战斗,只是他脸上的神情却依然是淡然儒雅,在他的身前,站着一位一身红袍的男人,男人的长相看不出真实的年纪,脸容尽显邪异气质,年轻英俊,一头长发却是有种华发早生的模样,尽数转白,他的眼神亦是神光突显,含笑的嘴角有种勾魂的魅力。此时他正是双手负后,一柄长剑在他的手心中弹跳,潇洒不羁。

  “天怒雷动,战舞宗仁已去,天下间又有谁是我的对手,围困雨临的大军,不出五日,我必然杀的一个不剩。”男人的声音阴柔至极,手中的剑体转动,一股血厉之气泛出,那柄剑通体金色,与男人身上的大红袍相映,愈显怪异之气。

  天怒雷动轻叹一声,雨临城外是视野开阔的平原,一年三季中都是绿草丛生,但此时却是隆冬时节,入眼处尽是白雪皑皑的无尽景致。“龙腾九海,你的确很强,世人口中的七大宗师,你足以与战舞兄并列榜首,现在战舞兄已离尘世,无念天怜亦是悟通天地至更,不知所踪,御雷战法也已逝去,七大宗师仅剩四人,不过你也不必自傲,天下之大,你也并非无敌。”

  龙腾九海仰天长笑,白发飞舞,脸上掠过一抹戾气,凝重道:“你说的一定是黑水帝君木云落吧?此子能够征服塞外御雷之国,更是连东瀛水师也臣服其下,足以说明他算是一个不错的对手,不过相信他也快到这战场上来了,黑水一派损兵折将,他必会露面,届时他是龙是虫,我会好好观察的,如果能将他杀死当场,黑水一派就算是灰飞烟灭了。”

  雨临城的城墙之吃上,站立着夏知秋一方的高手,七陀印、水月无迹、毒牙、龙腾天河、赤寒玉、巴赫特以及夏知秋手下的四大高手邝峰刀、呼赞鲁、孟固志和韩英武。听到木云落的名字,几人的眼中露出刻苦恨意。

  天怒雷动身后的洛明珠一声娇斥,柔媚道:“九腾九海,井底之蛙,永远不知道天空有多广,虽然你名满天下,名声仅弱于战舞宗仁前辈,不过帝君可是人中之龙,就算战舞宗仁重返人世,也未必敢在帝君面前轻易言胜,你又有何德何能,以资格来压人?”

  凡是对木云落不敬,就会惹怒他的女人,这一群娘子军极是令龙腾九海一方头痛,她们的武学修为惊人至极,此刻夏知秋仍然没有破开大军的围困,这些娘子军功不可没。黑水三姬、莫玉真、姚帘望、洛明珠、御雷天心、司徒兰芝、禅由沁、无梦婵、楚朝霞、梅谷兰、唐夜可、祝妍双、鲜于烈、风追芸、樱颜、飘絮十八女以及九派联盟的高手再加上黑水一派的护法和魔门势力,自是非同小可,足以荡平任何一个门派。

  龙腾九海冷哼一声,身影拖出残影,手中的金色长剑斩向洛明珠,身体竟然破过天怒雷动的身体,一闪而没,无迹可寻。下一刻出现时他手中的剑散出长鸣之音,在空中留下无数的残影,点在了洛明珠回击而来的长袖之上。

  洛明珠仅仅挡了一盏茶的时间,娇躯便一颤,退开一步,红色的长袖被龙腾九海的剑气搅碎,漫天飞舞,露出了光光如玉的手臂,接着龙腾九海的大手微动,抓向她的脖子。一道杀伐之音在此时散开,令他不由一震,退开一步,此时姚帘望的身形闪过,带动洛明珠的身形退入人群之中。“天灭之琴!真没想到我还能够倾听这传说中的魔曲,未知你又能演绎出何种程度的灭世之音,黑水一派给了我太多的惊喜。”龙腾九海邪异的脸容耸然动容,眼神转向禅由沁,此时她正是敛眉而坐,双手齐舞,天灭之琴的七段琴音已入化境,将龙腾九海包在内里。她的琴艺已达大成之境,天灭之琴在她的操控中,如同活了过来。

  “龙腾九海,你身为七大宗师,手中却握着邪道六大神兵的残影剑,这柄剑想必给你带来了不少的好处吧?”莫玉真的身形闪过,纤手如花,探向龙腾九海,她的武道修为再进一层,所以面对龙腾九海,也没有半分的压力。

  禅由沁的琴音愈来愈急,真气鼓舞,杀伐之气如海浪般层层荡开,龙腾九海的身体和着音乐的节奏,隐含天地之理,随势而动,避开了莫玉真的攻击,接着真气凝于耳部,封闭了琴音的破入,但杀伐之气却带出音杀的爆动音,所以龙腾九海身上的大红袍鼓荡,大袖轻甩,接下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但就算在这种情况之下,他的身体却并没有退开,就那样站在原地,和莫玉真斗的相当。

  天怒雷动微微一笑,身形亦是闪动,大手攻向龙腾九海的后背,以他的身份,本不想和莫玉真联手来战龙腾九海,但现时的场面却是令他不得不发,若是黑水帝宫的女人们有任何的损伤,他很难向木云落交代,更何况龙腾九海有这个能力让他联手而动。

  龙腾九海仰天长笑,笑音中带着的依然是阴柔之气,但散出的气机却是化为音波,以音破音,空气中传来一股股的真气交集声,禅由沁的娇躯一颤,嘴角溢出一抹血丝,音调终乱。借着天灭之音的杀伤力大减,龙腾九海的右手发出若海浪拍岸般连绵无绝的攻势,将压力全部转移到莫玉真的身上,左手却是在身后点动,仅仅是挡着天怒雷动的攻势,守而不攻。

  莫玉真挡了数百招,真气震荡,胸腹之地隐有裂痛之像,与龙腾九海相比,她终是弱了一丝,而且这种硬碰硬的交手,对女子而言,总是落了下风。龙腾九海却似是没有任何的疲倦之意,身形连动,右手中的残影剑化为金色的流芒,终是破入了莫玉真的掌势之中,点向她的肩头处,残影破空。

  血魂玉指甩指而出,真气破入,散着犀利的气芒,与残影剑硬生生的撞了一下,然后倒飞而回,再插回莫玉真的尾指之上,这时莫玉真的娇躯一震,身体竟然在一时之间无法移动,龙腾九海的那股真气借着血魂玉指破入了她的体内,令她的身体仿若失去控制般,天魔艳气奋力反击,战场由外而内。

  交手的时间几乎是在一柱香的时间内完成,其余诸女还未反应过来,莫玉真便落败,至这一刻她们才齐声而动,涌向龙腾九海。龙腾九海的手却是捏向莫玉真的脖子,快过诸女一线,眼神中露出的神情中带着强大的自信,而他的左手,一直都是在和天马雷动的拳掌相碰,牵制着天怒雷动的行动。

  莫玉真的心中若叹,自己和龙腾九海的差距真是不小,不过此时落入他的手中,只怕是凶多吉少。所以看着龙腾九海遥遥探来的手,她缓缓闭上了美目,脑海中闪过木云落绝世的身影,接着她便听到无梦婵的娇喊:“娘。”

  龙腾九海的手堪堪触到了莫玉真的娇嫩的皮肤,心中却掠过一抹难以传言的心悸,微动间,身形却在此时骤然后退,脸上浮起一抹凝重,右手顺势斩下,尤如烈风吹雪,草地上的雪势四处飞动。接着空中便传来一声轰然声响,掌劲仿若和什么气劲撞在一起般。

  “龙腾九海,在下木云落,刚才好像看你在欺负我的女人,现在我便讨回来,让我体验一下龙腾九段真气是如何的惊人。”木云落的身形立定在莫玉真的身侧,右手横在她的腰间,此时正是一脸微笑看着龙腾九涨,他的心中却是暗赞一声,能够硬接射日弓散出的木之真气,此人的武学进境果然是已达身裂虚空之境。

  “你就是木云落?”龙腾九海深吸一口气,脸上浮起一抹讶然,这个男人的年纪这般的年轻,却成长至现在的这种境地,的确是令人难以致信。不过木云落给他的感觉却是神秘莫测,整个人散出的真气飘忽不定,却有令人有种深深的惧意。

  木云落微微一笑,挥手制止了诸女的行动,低头轻吻在莫玉真的樱唇之上,吻分时才扭头看向龙腾九海,摇头道:“龙腾九海,现在夏知秋仅余下三十万大军,又如何能挡得住黑水一派的七十万大军,更何况我方的高手无数。”

  树海秀兰、上官红颜和雷猛以及太古十大神兽中的八只都从后方行了过来,树海秀兰站在木云落的身侧,对着龙腾九海淡然一笑,清声道:“龙腾九海,且不说帝君,单是我和天怒家主再加上莫玉真,就足以把你困在这里。”

  “的确,若是你们三人联手,我虽然能勉强获胜,但自身必负重伤,只是就算是我身负重伤,天下间也没人能拦得住我,所以我要杀光你们这些人,只要各个击破便可,更何况雨临城上的这些高手若是参战,便能与你们斗的相当。”龙腾九海脸上的表情极是平静,无喜无悲。

  木云落仰头看着雨临城上的几人,叹道:“好,龙腾尊主的确有这种能力,不过孰胜孰败,还言之过早,我们动手一试便知。”说完后,他的大袖一甩,对着身侧的树海秀兰道:“秀兰姐姐,带领天怒世家、魔门和我们黑水一派的人去攻陷除雨临城外的所有城池,这里只留下九派联盟帮我即可。”

  几女的眼睛自从木云落出现,就没有移开过,这个男人远行东瀛之后,她们便远赴北方,直接投入战场,或者是去管理中原三大名楼,更有人在攻破长安之后,直接帮助夏嫣然重建大夏的辉煌,这些无非只是为了通过这些事来减淡对木云落的思念,现在久违的帝君重新站在她们的面前,令她们的呼吸一窒,心中隐隐灼热起来。

  “帝君,你漏说了一家,这次战舞世家也派了三十五位高手而来,战舞云凤亲自带队,现正在助我们攻打外围的城池。”洛明珠靠近木云落的身侧,裸露出的双臂缠在了他的胳膊上。

  冬之卷 第五十章 浑天之绫

  更新时间:2008-9-6 17:30:03 本章字数:3615

  木云落仰头哈哈大笑,接着黑发飞舞,狂喝道:“好,战舞世家也来了,现在开始攻城,就让夏知秋的残军灰飞烟灭吧,四大世家有三家在此,我们又有何担心。”

  诸人一声响应,身形退开,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开始讨伐除雨临城外的其它城池,木云落的气势不容他们反驳,亦是不想反驳,那是令他们心悦诚服的存在。不过平原之上依然留下了九派联盟的人,这些人加起来约有一千人,尽是各门中的高手,再加上太古十大神兽中的赤炎鼠和金尾红蜂,当是可以守住龙腾九海一方的攻势。

  龙腾九海微微一笑,手中的残影剑势若奔雷,点向木云落,那道残影再次幻化出无数的影像,无可捉摸,同时他的口中亦是发出长笑,阴柔道:“木云落,既然你被誉为中原武林近千年来的第一奇才,我便试试你的功力如何。”

  木云落心中苦笑,什么时候又成了中原武林近千年来的第一奇才,自己身上的绰号越来越多了,同时他暗赞一声,龙腾九海的剑影恍若没有实体般,令人根本找不到这柄剑的剑意所在,这漫天的剑影中,绝没有一剑是实体,但给人的感觉却如此真实,他的心中亦是隐有一种明悟,就算被剑影击在身上,那也是一样会受重伤。但他却是没有任何的闪躲之意,既然分不清剑体,便以攻破攻,看看究竟谁才是最快的。

  逆龙枪的枪势散爸开,亦是没有任何的实体,散出无数的枪影,每一道枪影都带出凌厉的杀伐之气,藏技于影,以杀绝杀。不过逆龙枪的枪影是黑色的,而残影剑的剑影则是金色的,所以空中的黑金双色不停的闪动,交互相撞,却并没有发出半丝的声音,恍若真是如残影相击般,相触亦成泡影,令旁观之人泛起怪异的感触。

  龙腾九海阴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道不尽的赞赏之意:“好,听说你师承邪皇和神僧,但现在的武技却没有这两家半丝的影子,已达大巧若拙,大工不修的境地,单是这种化繁为简的枪势,就足以位列天下顶尖的高手之列,天下第八大宗师,果然是名不虚传。”

  木云落却没有回音,身形再变,借动土之真气,一股凝重的压力散开,身形的闪动速度渐渐迟缓下来,一步步迈向龙腾九海,每跨出一步,枪影就慢下一分,但枪势却烈了一分,无尽的真气在这枪势中散着重若万斤的气势,残影渐渐消散,万枪并为一枪,通体黝黑的逆龙枪现出本体,轻轻向前推动,只是这一枪却似慢实快,落在龙腾九海的眼中,只感觉所有的剑影都挡不住这一枪的突破,这一枪更是锁定天地,穿越时空,令他没有半分逃避的可能。

  龙腾九海的脸色凝重起来,残影剑亦是化万为一,一柄金色的窄剑现出原形,点向逆龙枪,却是以快破慢,那速度势若流星,他的身形亦是开始前行,仿若所有的气力都凝在残影剑上,身躯没有半分的重量,随着残影剑的剑势而动。

  逆龙枪的枪尖点在了残影剑的剑尖上,一抹光华璀灿自枪尖与剑尖处散开,渐渐化为一轮巨日般的耀眼光芒,将二人的身形包在内里。一时之间,不管是雨临城墙上的众人,还是站在木云落不远处的九派联盟诸人的眼前都化为一片的白色世界,看不清任何的事物。而造成这种结局的木云落和龙腾九海却被包在真气形成的巨球之内。

  天空阴了下来,那个光亮的圆形再次消散时,诸人的眼睛才渐渐适应过来,而木云落和龙腾九海亦是彼此对面站立着,位置也不曾移动过。木云落拄枪而立,而龙腾九海亦是扛剑于肩,接着龙腾九海才喷出一大口的鲜血,身上鲜红的袍子一抖,拭去嘴角的血痕,淡淡道:“好厉害,没想到你的修为真的超越了七大宗师,就算战舞宗仁重生,也不会是你的对手。短短一息之间,我攻出了数千招,你却只回了我十枪,天道至简,原来如此。不过这里是战场,不是单打独斗的场合,所以你是没有任何的机会活着回去了,我也不会允许有你的存在,现在你的身边尽是剩下这些人物,天赐良机,你又有何倚仗?”

  话音刚落,七陀印、水月无迹、毒牙和邝峰刀的身影自雨临城的城墙上飞驰而下,身影飘向木云落,赤寒玉、呼赞鲁、龙腾天河、孟固志、韩英武和巴赫特六人则攻向九派联盟的人,这六人中除孟固志和韩英武之外,均是已踏入宗师之境的高手,所以足以应对九派联盟的人。

  九派联盟的人迅速将六人包在内里,赤炎鼠的身形消失在地面上,没入了地表之下,而金尾红蜂则寂若无声,亦是加入了九派联盟一方。韩英武自从兄弟三人丧命于唐夜可的暗器之下,便发愤苦修,现在的修为已是不弱于孟固志了,就算是英雄榜高手亦是远远不及,已近宗师之境,所以这九派联盟的战略也不是硬拼,而是以二百人围着这六人,只等木云落先结束战斗,再回头杀敌。

  可惜这六人却不容九派联盟的算盘打响,身形闪动,杀入人群之中,手中的武嚣不停的挥动,赤寒玉的裂地伞、呼赞鲁的拳头、龙腾天河的刀、孟固志的剑和韩英武的枪无论挥到哪里,哪里都会爆开鲜血,而巴赫特浑身上下散出无尽的烈炎,功力稍低者,直接被灼成了灰烬。

  木云落的心神感触着九派联盟的情况,心中隐有几分的焦急,早知如此,他便留下魔门的四大护法了。不过现在攻城之事更为重要,夏知秋的大军都是在外围与黑水一派的大军厮杀,所以若是攻破其余的城池,这雨临城就只是剩下了一座空城,就算困也足以把夏知秋困死。

  龙腾九海微微一笑,看着九派联盟的情况,对木云落道:“帝君身为九派联盟的盟主,若是让这些人尽数战死当场,那对你的声誉是极为严重的打击,所以帝君是要营救他们,亦或是就这样看着他们死去,请尽早决定?”

  “他们一定会守住的,你相不相信最终身死的,必然是你这方的六人?”木云落深吸一口气,洒然而笑道,心神沉于心湖至境,再不为外界所惑,气势锁定在身前的五人身上,当他的气机锁定到毒牙身上时,心中竟掠过一抹熟悉至极的感触,在毒牙的身上,好像隐藏着他所熟知的一件事物般。

  恰恰在此时,赤炎鼠自地面下一跃而出,硬生生撞在了巴赫特的身上,巴赫特身上的火炎竟然瞬间弱了下去,原本红色的火炎竟化为透明之色,那升腾的烈焰渐生枯萎之意。巴赫特不由大骇,这六人中以他的杀伤力最大,但在这天生火属神兽的控制之中,他身上的自然之炎却如同被操控了般,没有了那种随心所欲的杀伤力。

  但巴赫特毕竟是七陀印的弟子,这种状态下,他收起身上的火势,双脚踢动,踢飞了两个唐门弟子,接着再踢向地上的赤炎鼠。赤炎鼠的眼睛却是一转,似是透着几分笑意,吱吱一叫,巴赫特身上突然冒出蓝色的火焰,这不由让他身体剧震,惨叫声不绝传来,在同时,唐门弟子的暗器如飞雨般散了出去,尽数落在巴赫特的身上,他高大的身躯砰然跌倒,生机全无,转眼间雪地上只余下一抹灰烬,这蓝色之火的灼烈可见一斑。

  “如何,这只是第一个,接下来你们的人还会继续倒下,九派联盟必然是最后的胜利者,龙腾尊主以为如何?”木云落大袖一甩,淡淡道,脸上泛起一股道不尽的自信,此话一出,无论是龙腾龙九海怎么回答,都会为气势上落于下风。

  毒牙阴阴一笑,身形骤然闪过,一股妖媚的香气散出,木云落的眼前又化出一位绝世的佳人,那个天地无双的美人又回来了。这次木云落的呼吸早已是停住,身上的毛孔亦是封闭了,纯赖体内的先天之气呼吸着,所以根本就没有中毒,这说明这绝世娇娆也是毒牙的本体,这一点令木云落大是不解,那个无比丑陋,分不出男女的毒牙,难道竟是这般的娇娃。

  一条金色的长巾飞出,毒牙的娇躯竟凌空而舞,踩在飘动的长巾之上,这条长巾的气息竟是令木云落虎躯一震,心中暗叹一声,这好像是浑天凌。太古十大神兵中的浑天凌,怪不得会有这种熟悉至极的感触,却原来是自己接受了九大神兵的记忆,这才对这最后一件神兵产生出心意互通的感触,可叹这浑天凌竟落入了毒牙的手中。

  “木云落,且看我舞上一曲,我牺牲了自己,以滇南密术将自己变为世上最丑陋的女人,就是为了修炼这化神之舞,在这天地最纯净的舞技中,就算你悟通天地至理,就是逃不过天地的惩罚。”毒牙的声音嗲媚无比,难以传言,这绝对是世上最具诱惑的女人,就算是莫玉真与她相比,也是弱了一丝,就好比是树海秀兰突然间在施展天魔艳气般的令人惊叹。

  滇南密术,化神之舞,便是以丑陋换取美丽,在需要的时候,才会将所有的潜力激发而出,令自己成为世上最美丽的女人。

  木云落心中波澜无惊,上次毒牙施展这化神之舞时,只是以普通的白布为武器,但那种杀伤力就令他心有所惊,还以为是受到烈性淫药的破入,却原来那只是心中的欲求,这次毒牙有浑天凌为武器,这化神之舞又该如何破?

  隐隐间,他的心中升起一股明悟,无论如何,一定要将这浑天凌抢回来,否则这次便危险了。心神微动时,他的身体却并没有闲下来,手中的逆龙枪发出鸣叫音,点向毒牙,而且枪势流转处,将龙腾九海、七陀印、水月无迹和邝峰刀一一揽入攻击范围之中,以一敌五,五位中有七大宗师级的高手三名,这绝对是前无古人之举。

  冬之卷 第五十一章 性命攸关

  更新时间:2008-9-6 17:30:39 本章字数:5320

  逆龙枪的枪势在五人的身上掠过,亦是受到五人同时的回击,木云落的身体不由退开五步,踏在地面上的脚印由深及浅,化开了五人的真气破入。这五人联手,果然是天下无敌,就算是木云落亦是没有办法取胜,看来唯有借动天地之势,不能硬拼。

  念至此,木云落心中微转,哈哈长笑,大喝道:“痛快,在东瀛时,我将水月世家的人杀绝时,亦没有遇到这样的攻击,想那水月无渡,亦是落到尸骨无存的境地。”

  水月无迹一震,阴冷的眼神爆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厉喝道:“木云落,你去过东瀛了?还杀了我哥哥和整个水月世家的人?”他并不知道木云落曾经远行东瀛,只是以为木云落收复了东瀛水师,没想到他竟然在这种时候远赴东瀛,还灭绝了水月世家,他所有的亲人都归于尘土,这令水月无迹心中气息翻腾,隐有暴走之势。

  “在东瀛三大世家的支持下,一切都是水道渠成,当然,水月世家的总管池生太郎也帮了不少忙。水月无迹,你现在绝对是孤家寡人了。”木云落脸上泛起似笑非笑的表情,盯在水月无迹的脸上,沉声道。

  水月无迹狂喝一半声,木云落能说出池生太郎的名字,显然不是空口白话。就算他的功力再作提高,但在这种刺激下,心中亦是承受不住,长刀划过空际,接着身形冲向木云落,刀气纵横,他的双手均握在刀柄之上,无论是精气神,还是那种一往无前的惨烈,都达到了巅峰状态。

  木云落的身形开始向后退了几步,避开了另四人的追击。水月无迹孤身前来,便等于是独身面对木云落,将另四人抛之身后,这反而让木云落的压力大减,他右手中的逆龙枪洒意点动,每一枪都破入水月无迹的刀势之中,与龙腾九海相比,水月无迹终是差了几分。

  水月无迹的身形在那股蕴含着金之真气的逆龙枪点动中,手中的刀不由自主的弹跳,一股股金伐之气透体而入,令他的胸腹之间难受至极,不由自主的退了数步,至此刻他才醒悟过来,独自面对木云落是如何的不智,恰恰在此时,龙腾九海已然察觉出了水月无迹的窘状,手中的残影剑再动,破开无数的金色剑影,点向木云落的后背。

  随着龙腾九海的点动,七陀印也同时而动,右手捏出一道手印,翻手为掌,一道红色的残影带着一股无上真气,拍向木云落的左侧,掌印随着拍出的距离,愈来愈大。而毒牙手中的浑天凌一抖,金色的带子在空中蜿蜒而行,一股股媚人的香味散开,更是散出如剑气般锋锐的气劲。木云落长啸一声,左手拔出霸天刀,反手点向龙腾九海,在三人中,只有他是第一个攻至的,所以木云落的霸天刀在身后布下了层层刀气,凛冽的寒气吹动平原上裸露出的小草,势如风雪之势,杀气惊人。

  逆龙枪再与水月无迹的长刀撞了数下,水月无迹的刀势终是散乱开来,这时逆龙枪以一个刁蛮的角度破向水月无迹的身体,却是改刺为斩,长枪势若无物,如棍状砸在了水月无迹的右肩之上,金之真气霸道无匹,将水月无迹的身体击飞出去,一路洒下口中喷出的无数鲜血,落地时他拄刀而立,唯有盘坐于地,尽快恢复伤势,否则那会让他的伤势扩大。

  这时龙腾九海残影剑刚刚化开木云落布下的层层刀气,与仍在小范围画圆点动的霸天刀互击在一起,劈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木云落的身体开始向后退去,手中的逆龙枪也开始点向右侧的毒牙,而身体却在左右摇摆,避开藏密大手印的拍动。

  龙腾九海暗呼一声厉害,虽然他的武道修为已经破开瓶颈,进军无上的天道,但没想到木云落信手拈来的刀势却是角度无比刁蛮,而且真气总是随势而到,在挥舞间达到了最佳的效果,就好像是经过千锤百炼,那种距离经过完美计算般,那一定是经过无数战斗演练而成的。

  其实这是木云落得自于太古神兵的神识感应,再经过大小无数战斗,结合自身所悟的天道至理,这已是存在于灵魂深处的记忆,所以就好像是信手拈来般,无迹可寻,而且这刀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势而势,因时而时,对敌的对象不同,刀势也不同。

  木云落的身形退了近五丈的距离,霸天刀与残影剑相较了近千招,而逆龙枪亦是在浑天凌上点动了数百下,但浑天凌那种自身的柔劲散动,将逆龙枪的枪势层层化开,柔弱无力,这令木云落心中泛起难受至极的感觉。

  点动间,木云落心中忽生警兆,邝峰刀的厚背刀迎空劈来,这一刀,深藏着烈阳暴烈斩的刀气,却再加上了一种寒冷的刀意,水火相融,借动天地间的凛冽寒气,化为这必杀的一刀,这个高大的青年再作突破,已是臻至了这般的境地。

  木云落的长发在刀气和七陀印掌气的催动中,随势而动,这一刻,他站住了身形,手中的逆龙枪回斩,硬接邝峰刀这斩裂虚空的一击,而身体体表的真气散出凝成实质般的黑色,五行真气齐动,形成护体真气,接着身体侧了几下,硬接下毒牙浑天凌的一击。

  邝峰刀的刀气、龙腾九海的剑气、七陀印的掌劲再加上毒牙的毒气,或多或少的散入了木云落的体内,令他的虎躯一震,胸中气血翻腾,一口鲜血终是压抑不住,喷洒而出,合当世五大绝顶高手,才造成了现在的这种场面,这令龙腾九海心中更下决定要杀了木云落。

  此时,赤寒玉的独臂紧握裂地伞,在九派联盟的围困中闪动,他已经杀了不下一百人了,没有人能拦得住他手中的邪道神兵。裂地伞旋转起来,再击飞唐门的无数暗器,在剩下的五人之中,他是最轻松的一个了,其他人或多或少,身上都受了一定的伤势,唐门的人虽然在两百人左右,但大多数是在外围,所以暗器的破动均是无迹可寻,孟固志身上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半边身子,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对上了最勇猛的雷猛。

  雷猛陪着木云落远行东瀛的这段日子,武道进境一日千里,所以和孟固志倒是相当,更何况雷动堂本以火药而闻名,手中的几枚雷震子以暗器的形式扔了几次出去,在孟固志的身上留下了不少的伤势。龙腾天河虽然身负龙腾世家的九段真气,但和他对敌的还有神兽金尾红蜂,这只神兽的尾刺点动,令他及是忌惮。

  剩下的五人中,呼赞鲁的武功仅次于赤寒玉,所以赤炎鼠对上了他,这只神奇的老鼠神出鬼没,身上的黑皮不畏刀剑,口中还喷着烈火,令他颇伤脑筋,他腿上的长裤已被灼尽,露出一片黑灰沾染的双腿。武当掌教太虚道长则对着韩英武,独自而战,以他接近宗师修为的武功,已是稳占上风。

  赤寒玉的伞再次旋转起来,伞面上却陡然一震,一股压力透伞而来,令他一震,无力再动。凝神处,唐门门主唐追云、长枪会掌门孙浩然、昆仑派掌教池天录和崆峒派掌门莫秋寒同时而动,击在了他的裂地伞之上。

  九派联盟虽然早已在木云落的调动下加入北伐之中,但这一次的精英尽数而动,更是连同掌门的行动,却是在九派联盟的第一次会议之后。本来以这些掌门的自负,是不肯联手而动的,但围困这六人的千余名弟子,现在只余下了五百人左近,他们这才感悟到这些人绝非普通的敌人,这才联手而动。

  雷猛的身形再动,身上传来一阵爆骨之音,雷动堂不传之密铁皮筋骨尽数散开,双拳直击孟固志,身体再不防守,任由孟固志的铁拳击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阵爆破音传来,孟固志的身体倒了下去,雷猛也是喷出一口鲜血,砰然坐倒在地,他的双手上尽是血丝,眼中却是露出得意之色,刚才这一击,在他的双拳击在孟固志身上后,掌心中握着的两颗震天雷同时炸开,所以他的手也被震裂,孟固志却是彻底死去。

  太虚道长与韩英武交手数百招,他的心中升腾起一股凝重,眼前的这个青年虽然功力稍弱一丝,但那种战意却是不可匹敌。看着倒在雪地上的九派联盟弟子尸体,他心中顿下决定,手中的长剑微微一抖,脸上掠过一抹赤潮,武当绝学太极两仪剑最后一式,太极六十四剑同时而动,漫天的剑气飞舞,六十四剑化为一剑,凝成冲天的剑芒,横斩而下。

  韩英武也是一声大喝,手中的长枪卷动,枪火燎原,迎向这必杀的一剑。剑影消散,太虚道长的身体一颤,面色一片苍白,再深吸一口气,才恢复了几分神采,而韩英武的身体却是突然裂开,这六十四剑的剑气震散了他的身体,分裂成六十四块,无论他的意志再如何坚定,也不可能活过来了。

  呼赞鲁心中一惊,南阳王旗下已死两名高手,他本能的感觉出一丝的危险。至此刻雨临城并没有派军队出来协助,那说明雨临城外应当也有黑水一派的军队,所以夏知秋才不想冒险出城,而是任由他们打斗,当然这种高手对决,一般的士兵也帮不上忙。

  念想间,他的右腿突然失去了知觉,低头一看,右腿自膝盖处至下空空如野。到这时他才醒悟过来,赤炎鼠的口中正叼着他的小腿,口中喷出一团火势,那截小腿化为灰烬,接着他才发出一声狂吼,那种裂痛令他的脸上落下密密的汗珠。

  赤炎鼠的身形骤然而动,一跃而起,尖锐的牙齿破向呼赞鲁的脖子,呼赞鲁一哼,忍痛挥拳,但他自知无论如何是逃不过这一劫了。正在此时,一道白影闪过,将赤炎鼠的身体拦下,落地时,模样现显出来,那是一只通体白色的小狐,尾巴如同云朵般的松软,形状亦是如同云朵般,它的体形却是如同一只狼般大小,但就算如此,给人的感觉仍然只是可爱。

  “云尾白狐?你到现在才出现,真是差点要了我的命。”呼赞鲁一声厉喝,对着那只狐狸骂道。这只云尾白狐也是太古神兽,自然是浑天凌的守护神兽,只是看它对着赤炎鼠的样子,明显是畏惧多过了勇敢,而且看它对呼赞鲁的态度,那也是明显的不屑。

  呼赞鲁正欲喘口气,钟法堂的长剑却猛然弹出,点向他的胸口,更有无数唐门弟子的暗器飞射而出,破向他的全身上下,剩下的五百弟子并非都是闲下来的,正在观望着场中的变化,不可能任由呼赞鲁这般的休息。呼赞鲁的身体一震,双手舞动,高大的身体扭动开来,奈何他刚刚少了一条腿,终是无法习惯这种情况下的防守,片刻之后暗器已然落满了他的身体,钟法堂的长剑亦是在同时点在了他的喉咙间,他高大的身体砰然后仰,倒在了地上,眼神中尤有不甘,奈何却身死战场。

  赤寒玉愈战愈心惊,围着他的四人竟能迫得他落于下风,尤其是唐追云,他的暗器层出不穷,而且角度更是难以想象,虽然有裂地伞防护,但仍是有不少的暗器射到了他的身上,那些暗器就连裂地伞也无法吸收,这说明它们并非是铁质而成,这令他的心中生出一股淡淡的畏惧。此时他的裂地伞不由旋动起来,速度愈来愈快,吹出的风势中都透着无尽的压力,更有一股股的寒气随之散开,他的身体亦是随之飘起,缓缓升至空中。

  唐追云大喝一声,身体陡然消失。说是消失,其实是被一片的黑色掩盖,他的身体突然化为一片的黑意,那是因为无数的暗器同时散开,破向空中的赤寒玉,那些暗器中更是闪着一股流光,诡异至极。伴随着唐追云的行动,孙浩然的身体一跃,长枪点向赤寒玉的下腹,而池天录则是飞身而上,昆仑派的轻身功夫在九派中是最好的,所以这飞天之势一冲而起,长剑也抖出一片的剑气,探向赤寒玉的胸部,崆峒派掌门莫秋寒也是剑指而起,点向赤寒玉的后背。

  这三大高手伴随着那无尽的暗器,杀气惊天,将赤寒玉迫入死角。赤寒玉的独臂正在转动着裂地伞,而另一只胳膊空空如野,那只长袖却无风自起,在空中布下层层的真气,同时裂地伞突然收起,他的身影猛然落下,落至暗器堆中时,裂地伞猛然弹开,无数的暗器被击飞出去。

  但这些暗器在裂地伞的弹动间,虽然有大部分被弹开,但仍有一部分纷纷转向,再次向他的身上落去。赤寒玉的长袖再次转动,可叹那无数的暗器终是破入了他的体内,他的身体硬生生的落到地上,身上已是被射成了马蜂窝,他的眼睛也是睁得很大,尤有一种死不瞑目的感觉。

  在空中的三人攻势尽数落空,但赤寒玉弹出的暗器却在此时袭来。唐追云的暗器自然是非同小可,莫秋寒当场身死,而孙浩然和池天录也中了几枚有毒的暗器,自空中跌落,狼狈不堪,这时唐追云过来替二人送上解毒丹,但他发出了这恐怖的一击,身上亦是如同脱力般,无力再战,这式唐门秘术比唐夜可的昙花一现更加的恐怖。

  九派联盟围困的六人中现在仅余下了龙腾天河一人,但金尾红蜂的身形愈飞愈快,几乎在空中消失不见,而且飞行时寂静无声,这让他不得不严阵以待,长刀不停的斩动,既要弹开唐门弟子的暗器,又要小心着金尾红蜂的尾针之刺。

  此时,突然有两名雷动堂的弟子冲了出来,手中猛然扔出十余枚黑漆漆的暗器。龙腾天河想也没想,长刀卷动,拍下了这些暗器,但这并非是暗器,而是雷动堂的雷震子,所以这次的相撞,爆出了惊人的爆炸之音,一片灰蒙蒙的雾气散开,将龙腾天河包在内里。

  龙腾天河吹出一口真气,卷动着雾气的散开,这些雷震子并没有将龙腾天河炸伤,但那股余波却令他的身体极度不适,这时金尾红蜂的尾针已是破入了他的脑后,一股毒液散开。

  龙腾天河发出震天的惨叫,长刀拄地,身体不停的抽动,片刻之后,肌肉纷纷的脱离身体,只余下一具骨架,这剧毒令他惨死当场,成为了六人中死状最惨的一人。至此,九派联盟损失了五百余人,几大掌门亦是重伤,这才将龙腾九海一方的六人斩杀,而云尾白狐仍然在和赤炎鼠对战,二者皆是速度奇快,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雪地间追逐不停,只怕一时片刻分不出胜负。

  冬之卷 第五十二章 天剑归来

  更新时间:2008-9-6 17:31:16 本章字数:4277

  木云落的身形并没有随势而倒,而是借势而势,这股强大的真气把他击飞出去,他正好是对着龙腾九海退了过去,手中的霸天刀顺势斩出,浑然不顾身上的伤势,这的确是生死攸关之时,若是再来一次刚才的过程,他必死无遗。

  龙腾九海手中的长剑再次弹出,身形随着木云落身体的逼近而动,变成独自应战的场面,但他的心中却是古井无波,长剑抖动间,剑气破动。至退后十丈时,他的身形终是立定,残影剑已是与霸天刀相击百余下,每一下都散出龙腾九段真气。

  木云落的心中暗暗叫苦,自己的身体已然达到了极至状态,刚才连同水月无迹在内的五人一击,令他受伤不浅,再和龙腾九海缠斗至此,身上的真气隐有枯竭之势,否则他也不会任由龙腾九海立定身形,这说明龙腾九海已有余力反击。

  一股大力再次透体而至,再一口鲜血喷出,木云落的身体向前倾去,而龙腾九海也受到木云落拼命反击时劲气的破入,身体一震,暂时无力追赶。这时毒牙、七陀印和邝峰刀已然接近,但这三人中,毒牙踏着浑天凌而来,速度是最快的,她修长笔直的玉腿已经展现在木云落的眼底,接着浑天凌缠动,点向木云落。木云落的心中不惊反喜,强压下胸中翻腾的气血,五行真气尽数散开,手中的逆龙枪疾点毒牙优雅如天鹅的脖子,他的心中仿若受到某种启悟般,这浑天凌一定要拿到手中。

  毒牙脸上扬起一山股心痛的笑意,凄楚至极,似是在责问心爱的男人如何这般的狠心,那种眼波流转,至媚百生的模样,令木云落的心中亦是微惊,但他却紧紧闭上了双目,强压下心中的异样感受,任由浑天凌缠在了身上,而他的逆龙枪枪势散出无尽的杀气,将毒牙笼在内里。

  浑天凌上传来一股阴柔的劲气,将木云落的身体再次击飞而出,但他死死扯住浑天凌,五行真气趁势导出,口中的鲜血再次滴落,却是落到了浑天凌之上。

  逆龙枪的枪势令毒牙不得不放弃浑天凌,木云落这拼死一击,令他也不敢硬拼,唯有借势而退,令刚追踪过来的七陀印和邝峰刀先进一步,大刀和藏密手印同时拍出。而龙腾九海看着木云落倒飞而来的身体,残影剑刺出,口中再一声长笑道:“木云落,我今天是第二次受伤了,在这种颓势之下,你仍有反击之力,的确可以算是天下第一人了,这一次我看你又如何躲得过。”

  木云落心中浮起一抹悲愤,左手中的霸天刀顺势扔了出去,体内残存的最后一丝真气终是耗尽。龙腾九海的残影剑与蕴含着五行真气的霸天刀相击,传来清脆的响声,同时他的左手大袖一挥,攻势毫无花巧的击在了木云落的身上,七陀印和邝峰刀的攻势亦是落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的身体击飞而出,落在了不远处的平原之上。木云落拄枪而立,内腑受创惨重,他的心中隐有几分的淡然,看来这一次是真的凶多吉少了,没想到龙腾九海会是这般的强悍,更没想到他竟然不顾宗师的身份,连动四位高手一起攻击自己,这时霸天刀也被龙腾九海击飞了过来,插在他的身边,刀柄尤在摇动,但他却没有一丝的力气再动了,任由霸天刀插在那里,口中不停流出浓稠的血丝,这显出了他从未有过的狼狈,心中再念想起诸女绝世的面容,心中一片平静,这时他的左手终是落在了浑天凌之上。

  一股熟悉的感触泛入了他的心底,就如同收复前九件太古神兵般,原来毒牙只是找到了浑天凌,却并没有将它收复,否则这里面蕴含着的至妙感受,也不会存至现在。远处,那只云尾白狐也停了下来,眼神中掠过一抹兴奋之意,对着赤炎鼠呜呜叫着,然后转身向木云落的方向跑来,赤炎鼠亦是停了下来,扭头看向木云落,跟着云尾白狐而去。

  木云落的身上陡然散出无尽的光华,那种熟悉的相知感触刚消,手中的太古神兵却仿若受到召唤般,一件件的自动而来,在木云落的身前飘浮着。霸天刀、凤血剑、射日弓、碧海萧、逆龙枪、金丝甲、蝶影针、浑天凌、量天尺和芭蕉扇,一一呈现,不管原先它们身在何处,都回归至木云落的身前,就连梅谷兰正在使用的蝶影针也猛然消失,这让她惊诧不已,刚刚击杀了数名士兵,蝶影针对不翼而飞,但她却是没有半丝的停顿,纤手而动,继续杀敌。

  这十件神兵散出淡淡的光晕,交互相映,接着再散出夺目的神采,形成了一枚石子般的晶石,尤如陨石般的粗野,这种异像令龙腾九海、七陀印、毒牙和邝峰刀也停了下来,脸上泛起惊奇的表情,水月无迹也在此时恢复了伤势,站起身来,仰头看着那枚晶石的升腾。

  同时,远在天剑之峡的那柄巨大的天剑,仿若受到牵引般,发出呼啸的震鸣音,长江之水咆哮而起,一时之间狂风大震,这柄天剑竟缓缓升起,仿若有人在拔动般,接着它迅速的消失在天剑之峡,隐于天际之间,这道被江水冲刷了无尽岁月的天剑,成为了一道传说中的景致。

  木云落的心中掠过一种明悟,这十大神兵中的感触凝合在一起,令他明白到,这十大神兵合而为一的时候,便形成了天剑之魄,就是用来召唤天剑的,当年天剑之魄化为十大神兵之后,那柄天剑亦是变成了死物般,竖于长江之中,而且江湖变迁,这许多年来,从来就没有人能够同时征服十大神兵,所以天剑成了传说,十大神兵真正的来历,也成了一种传说。

  天空中传来一阵的狂啸音,巨大的天剑自天而降,而天剑之魄却是自动浮起,镶在了天剑的剑柄处,这柄石剑散出一抹光华,竟然泛起金属的光泽,势若无物的插在了地面之上。而木云落的心中亦升起一抹感触,天剑终是成了有主之物,接着他的身体闪过原地,再次出现时,已是站在了天剑的剑柄处,凌空看下,飘飘欲仙,身上的伤势尽复。

  龙腾九海一震,眼神复杂的看着木云落,这个男人太神秘了,竟能引动这神秘的武器,而且伤势尽复。木云落低头俯视,站在高高的天剑之上,眼前的雨临城仿若成了一道棋子,随手便可以抹去,接着他的身形便一跃而下,右手顺势拎起天剑,那把巨大的剑被他横扛在肩头,单是剑柄就超过了他的高度,尤如一只蚂蚁在扛着一柄五尺长剑般。

  “龙腾九海,天理轮回,这一次看来我仍是有希望逃过你的追杀,何谓历史,就让我们一起见证吧。夏知秋反叛一事就此结束,当你踏入天道至境,就应当明白什么是追求,这一剑,就算是了结夏知秋一事的。”木云落一声狂喝,手中的天剑凌空斩下,却是对着面前的雨临城,他早已锁住了夏知秋的位置,这抹剑气横空而下,整个空际都被挡在了剑体之中。

  雨临城传来一声震响,竟然在这一剑之中,一分为二,形成了一道宽达数丈,深不可测的峡谷。后世之中,这道雨临之谷记载着木云落的事迹,一剑之威,塑造了传说,传说中的天神,再次重现人世之中。在这一斩之间,夏知秋、岳冷云身死当场,更有数万的士兵一同身死,所幸雨临城中的百姓是最少的,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

  龙腾九海、七陀印、毒牙、水月无迹和邝峰刀一震,这一剑早已超出了他们的理解,一个渺小的人类,竟能引动这般的巨剑。“难道说这是天剑之峡中的那柄石剑?”龙腾九海喃喃道,这柄剑在整个武林亦是一种传奇,所有自负的人在年青时,都会有化身为天神的梦想,想着拔起这柄巨剑,但当你站在它的面前时,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渺小,只是没想到现在竟真的有人成为了天剑的主人。

  “正是天剑。龙腾九海,能死在天剑之下,也算是你的荣幸,就让你尝尝我刚才所悟的一剑吧。”木云落的脑海中闪过刚才站立在天剑的顶点,俯视大地的所见,心中掠过一抹感触,手中的大剑至工若巧,随势斩出,却并非是直斩而下,而是在空中不断扭动,无数的破空音传来,剑气凛冽,剑势中却是透出一股勃勃生机,他丹田中的七彩珊瑚金芒万象。

  龙腾九海、七陀印和邝峰刀身形暴闪,不退反进,开始攻向木云落,但毒牙却和水月无迹只是退开几步,并没有随势而攻。在这沉重的剑气中,三人身上的护体真气亦是守不住,但在他们认为,长剑易远,在近战处自是不方便,所以拉近与木云落的距离,才是真正的破敌之法。

  木云落仰天长笑,天剑改斩为扫,一剑横扫而出,若想近身而战,那也要能够近身,天剑的剑气将雨临城的外墙射出无数的孔洞,整个平原上的残雪也在剑气中升腾而起,有如又来了一场暴风雪般。

  剑气纵横,龙腾九海三人如同是大海中的浮船,随波逐流,天剑近体,横扫而过,接着木云落才收剑而立,凝视着近在咫尺的三人。

  “果然是好剑,这天下,终不是我的天下,能够再见到天剑轮转,就胜过人生百味。木云落,你赢了。”龙腾九海仰天长笑,接着身形自腰部一分为二,倒在地上,其余两人亦是此种状态,天剑早已是破开了他们的身体,至此刻才显现出来。

  木云落一声暗叹,天空的阴云渐渐浮开,阳光再次洒照,这两剑之威,令夏知秋的人再不想反抗了,直接投降,后世的史诗是这般记载的:新夏历元年,帝战于雨临,天剑归来,一剑挥下,斩裂雨临城,形成雨临之谷,再一剑而下,天下三大高手尽数而灭,是以平天下。

  水月无迹和毒牙一震,再不敢毫动,站在远处看着木云落,神情紧张。木云落的眼神微扫,毒牙的身体仍是那种绝世的妖娆状,身上仅仅是细纱裹身,神秘之处隐隐可见,念想起之前她那种丑陋的模样,心中大是反胃。

  “帝君,奴家从现在起脱离出龙腾九海一方,求帝君收留,奴家的化神之舞已达巅峰至境,从现在起,完全可以保留这种模样,所以奴家的身子也可任由帝君取用。”毒牙的身形原地旋转,起步来到木云落的身前,大舞之技,的确有融入天地之妙,至木云落身前时,她的娇躯跪倒在地,抱起木云落的腿,那张绝世的脸容摩擦着他的腿,股股火热散入他的体内。

  木云落冷哼一声,真气破出,毒牙的娇躯随势而飞。“我的女人够多了,而且我对这种妖异之色不感兴趣。”木云落右手微动,天剑再次散出一股冲天剑气,毒牙的身子被完全粉碎了。这种女人,蛇蝎心肠,还是不要也罢。

  “水月无迹,东瀛现在落入了雪丽的手中,龙渊王朝已复,所以我不可能任由你离开,不过念在我杀绝了水月世家一事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全尸。”木云落的眼神锁定在远处的水月无迹身上,手中的天剑轻轻点出,剑尖一触水月无迹的额心,便收剑而立,这柄大剑在他的手中,轻如羽毛,剑体竟然没有带出半丝的风势,势到剑到。

  水月无迹叹了一声,双眼中散出一股大悟之色,接着身体砰然倒地,生机全消。九派联盟的所有人,包括各大掌门,见到这种令人震惊的场面,尽数跪倒在地,这一刻,木云落绝对是天神了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两金冠信誉淘宝第一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18种做爱姿势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点击进入http:/lovelove.taobao.com

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淘宝金冠信誉店 宅男的性幻想乐园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点击进入http:/uowang.taobao.com。

  整个雨临平原,风轻轻的洒过,一人一剑,成就了一副绝世的画面,传说永远,尽在此处,在其后的千百年中,木云落的传说成为了真正的神话。

  冬之卷 后 记 翱翔天地

  更新时间:2008-9-6 17:31:43 本章字数:2024

  踏着青青的草儿,木云落的身后背着那柄大剑,走在雨临城前的平原之上。这柄剑的长短宽窄,竟然可随意变化,此时这柄剑化为一柄五尺长剑,散着厚重之色,贴在木云落的身上,至此刻木云落才真正的相信,这真的是天剑之峡中的那柄大剑。

  “春天来了。”木云落回首看着愈来愈远的雨临城,摇头感叹道,心中却是一片的平静,白雪正在渐渐的退化,原本枯黄的草儿正散出勃勃生机,点缀着一点点的绿意,俏皮的伸展出叶芽。是啊,春天终是到了。

  树海秀兰的娇躯紧紧贴在他的身后,动情的摩擦着他的虎躯。自从龙腾九海被灭之后,夏知秋的军队大多数都投降了,在半月之内,三十座城池相继落入了木云落的手中,天下已定,但这雨临城却成了一座空城。被木云落一剑斩裂,自是无法再重建,而且这道剑痕,亦是为夏朝起到了一道屏障,那是一道警示,天剑之威,谁人敢泛。

  “帝君,天下已定,你有什么心愿?”树海秀兰轻声问道,她的娇躯却是没有半分离开的意思,紧紧缠在木云落的身上,如八爪鱼般紧密。她本不是这种痴缠柔性的女子,但现在她只是看着木云落,便被他的那种神伟所吸引,那柄天剑更是衬出了他无尽的英伟,所以她才放下怀抱,任情绪左右。

  木云落环扫一眼前身边的女子,帝宫中的女子除了夜无月和青墨、灵梦、灵凤、应惜之外,全在这里了,他的心中泛起一抹奇异的感触,仿若尘事已然渐渐远去,尤如要踏入另一个灰白空般。他的虎躯一震,醒了过来,再看一眼这些情心相连的娇娃,脸上泛起洒然之笑:“在我看来,就算破裂虚空,追求道之终点,亦不如守着你们来得重要。兰儿,让我们在这里尽情放肆一下吧。”

  树海秀兰娇躯一震,清冷的脸上泛起一抹狂喜,樱唇如雨滴般落在了他的脸上,媚语道:“帝君,你感觉到了那种天地召唤的境地了?”她所说的便是破裂虚空,能够挥剑斩天地,早已是超越了战舞宗仁,所以破碎虚空又有何难?达至这种境地,心中的感触层次便会更进一步,此时的境界自是有所不同。

  木云落含笑点头,大手抚起树海秀兰的隆臀,大力揉捏,没有半分的怜惜,他的手更是直接闯入了她的裙下,露出光光如玉的股臀,按在了她双腿之间的秘谷,感受着天地间至美的感受,接着二人就在这里合而为一。生命至境,便是这热烈的欲求,含着爱意的感触,在这耸动间自有一番心绪感悟,木云落身后的巨剑,在此时散出淡淡的光晕,遥相互应,透着他的心境变化,情欲合一。

  雨临城外除了这数十名女子,再无一人,大军都在整顿着夏知秋的残余势力。爱意沸腾间,木云落背后的巨剑弹出,自动飞旋,在四周布成层层剑气防护,将诸女曼妙的身体笼罩在内,在这暂时的空间内,温度升腾而起,春意无限,爱意无边。

  时光流转,雨临之战五年后,夏朝的铁骑东征西讨,先后征服铁方、女真两部,更是将御雷并入版图之中,接着东瀛自动降伏,一时之间,夏朝之威无人敢犯。龙渊雪丽和御雷天心各自传位于支系之人,回归黑水帝宫,而夏嫣然亦是传位于侧支,飘然而去。但在长安城之内,却耸起了木云落扬剑时的雕像,那种雄姿真实的展现着他的细节,这个透着天地妙法的雕像自是出自郎婵娟之手,就树在皇宫的宫门处,警示天下,就算是一国之君,亦不敢放纵无礼,而是要勤于政事。

  再五年,黑水一派渐渐淡出人生的视线之中,只是黑水帝宫方圆八百里的土地,却从来无人敢犯,那是成了中原的一抹净土,逍遥自在,就连朝庭也不过问那里的事情,更是没有任命任何的执政官员。但夏朝的军队却打下了更大的疆土,凡是有人的地方,凡是在已知的土地间,尽是夏朝的子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成为了真正的现实。

  这一年,当夏朝第二任皇帝夏野帝年近天命之时,突发奇想,想去见一见黑水帝君木云落的神采,前去拜访黑水帝宫。但当他踏入黑水帝宫所辖方圆八百里的土地后,所见之相,感触至深,民风纯朴,人人都透着一股高手之像,显然是受过高深的武学点化,这些人的厉害之处,令他心悸不已,就连大内侍卫,也没有那种身手。

  到了帝宫之后,接见他的却是黑水帝宫的十六大护法,这十六人的武道修为,均是踏入宗师之境,更有几人已是接近数十年前传说中的七大宗师,而黑水帝宫最后的主人,竟然只不过是一个年仅十二岁的男孩,这个聪敏的男孩却并没有那种顽劣之气,大有沉稳之像,举手投足间泛着一种令人折服的气质,至此刻夏野帝才知道木云落和他的那些女人已经离开了这尘事之中,翱翔天地,不知所踪。

  自黑水帝宫回来后,夏野帝这才回忆起,自己在那个名字叫木士的孩子身上,感觉到了真正的强者风范,他身后背着的那柄剑亦是透着一种厚重至巧之意,那抹气息,与传说中的天剑极是相似。而且那些他从未见过的异兽,必是传说中的太古神兽了。

  据后人记载,这个孩子是木云落留在人世间唯一的儿子,是木云落和夜无月所生,而那些纯美的女子,却伴着傲伟的帝君,真正的潇洒天地之间,追寻天地至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