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水中戏情

水中戏情

 时间:2019-08-22 09:42:46 来源:艳文阁 
 
  水面下,宝娃的棕发因着海水的浮力而围绕在她周身,而单薄的布料一入水就紧紧贴在她的身上,将她曼妙的
曲线完全勾勒出来。
  她摆动着双臂,优雅但迅捷地踢动修长的腿,不一会工夫,已经潜下了海底。
  她熟悉地穿梭在金黄色的珊瑚礁中,绕过无数色彩鲜丽的地毯海葵,窜进光彩夺目、各形各色的鱼群之中,然
后游进一处不起眼的石礁,在其中布满海藻的巨石前徘徊。
  确认地点无误后,她回头看了紧跟在身侧的戟连天,因为口中含着淋水玉而能像在地面上一样开口,她用严肃
的表情对他说:「连郎,等会儿我一伸手,我们就要马上撤退,千万不能稍有迟疑……」
  等她看到戟连天点头后,才将头转回正前方,用眼睛专注地看着距离她不过一尺的平凡礁石,「准备了……」
  戟连天被宝娃的凝重感染,蓄起全身的力量,除了准备好保护她之外,也做好随时能带着她后撤的准备。
  宝娃清楚地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但是戟连天却只能傻傻地依着她的视线将注意力投注在凹凸不平、亳不稀奇的
石面上。
  就在戟连天差点要以为宝娃是在耍他的时候,忽然间那块深绿的礁石正中央,一处大约有成人两个拳头大小的
石面像嘴巴一样张开了。
  就在这刹那之间,宝娃的手快速伸进那个鲜红的洞中。
  此时戟连天只来得及听到脑中传来一声高亢的叫唤,「连郎,快走!」
  他根本看不出来发生了什么事,就因为她的叫唤太过紧绷及严厉而反射地动作起来,当她的身子窜过他眼前的
时候,小手一拉扯住了他的肩,浸在海水中的棕色长发因她的动作而打中他脸颊的同时,他也紧随着她反身疾游。
  他们这一游就游出百来丈远,身前的宝娃领着戟连天快速地左右乱窜,用诡异的方向前进,他心里虽然纳闷,
但还是下意识地跟着她的动作行进。
  可是他还是压不下强烈的好奇,于是疾游的速度未降,他边游边回过头打算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宝娃
用逃窜的速度来躲避。
  当他回过头后,就看到他们方才寻到的那块普通礁石竟然变成一大团不明所以的浓绿色不规则物体,延伸出无
数的触手,正密集地朝他们的方向而来。
  就在他回头察看的瞬间,五六只带着利刺的触手已经追到他的脚后,眼看它就要触及他了,宝娃突然回身过来,
纤手一捞,指尖勾住他束起的长发。
  「还看!你想让我当寡妇吗?」她急得使尽力气拉了他一把,为了救命,她才不管说出的话有多难听呢!
  手臂上的刺痛让他回过神来,也因为她的声音太过严厉而了解那不明物体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严重的伤害。
  于是他回身后不但赶上了宝娃,甚至用强壮的手臂硬是环住她的细腰,拖着她发挥他身为男人的优势,以比方
才快上三倍的速度远离身后紧迫不舍的怪物。
  他冷静地分辨出来时路,依着曾经随她游过的崎岖海域往回游,当他经过那片鲜艳的地毯海葵时,被他紧搂在
胸前的宝娃用手拍了拍他,「好了,好了,它不会追过来了……」
  这片美丽的海葵是那怪物的天敌,只要它敢稍微接近,就会被海葵分泌出的消食粒子给消化殆尽,在转瞬间完
全被溶化消失。
  所以,他们只要进入海葵的区域就安全无虞了。
  宝娃抬起头看着并没有松开她,仍抱着她继续回游的戟连天。
  当她看到他俊美的脸上满是阴森及冷硬时,不觉感到奇怪。「我不是说没事了吗?你怎么还不放开我?」
  戟连天以单臂快速地别动,丢给宝娃森冷的两句,「该死的臭丫头,你现在最好不要跟我说话。」
  「我……」好可怕喔!宝娃想反驳的话刚开头就缩了回来。
  亲亲爱人刚刚低头瞥她的那一眼之凶狠、之恐怖的……她从认识他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那种神情。
  嗯……他好象真的生气了。
  虽然她并不清楚是为了什么,但他的怒气很明显地是针对她而来,这样的话她还是识相点儿,乖乖闭嘴好了!
  「哇!还是干燥的感觉舒服。」
  被戟连天推上水面爬上岸的宝娃,一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后,就感叹了一句。
  听到身后的水花飞溅声,她还没回头,要问他生气缘由的话还没能出口,整个人就被他强行转向面对着他,然
后迎上他不停滴落海水的俊颜,看进他阴沉却满含暴怒的眼眸。「你……」
  「你竟大胆到这种地步?该死的!虎族里没有人能管得住你是不是?那样危险的事你做过几次?说呀!你到底
做过几次?」
  戟连天两手握住宝娃的肩头,因太过的狂怒而控制不住地用力摇晃着她。
  被摇得骨头都快散了,宝娃努力想阻止戟连天的动作,「连郎,连郎……你别再摇了,我快吐出来了……」
  戟连天赤裸的胸膛气得激烈起伏,偏头将含在口中的淋水玉吐了出来。「从今天起……不!从现在开始,我不
准你再到下面去,宝娃,你听清楚了吗?回答我,你听到了没?」
  他绝不准她如此玩弄自己的小命!将来他们的女儿也不准!
  戟连天并没有忘记领他到地底来的那名巫女说,这里是巫女们从小就常来玩的地方……
  管他谁来谁不来,他就是不准他心爱的小女人和将来的孩子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
  戟连天被宝娃玩命的行为气得七窍生烟,就差没有仰天长啸了。
  宝娃眼冒金星地将身子倚进戟连天激烈震动的怀里,「连郎,你先冷静下来,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以
后再也不会去帮那个白痴大哥取百毒铁树子了,好不好?连郎,你别生气……」
  她答应绝不帮大哥下海,但可没说不为别的喔!
  将脸埋在戟连天胸前的宝娃脸上满是鬼灵精的表情,嘴里故意说着模棱两可的话,打算暂时先将戟连天唬弄过
去,等这段惊险的记忆消退后,他自然就会忘了限制她了。
  可是已经抓住宝娃心性的戟连天也学精了,他推开拚命将身子往他怀里钻的宝娃,用手支起她的下颚,「把头
抬起来看着我。」
  「讨厌!早知道就不要你陪我下海了!」知道唬弄不了戟连天,宝娃边抬头边在嘴里小声嘟嚷。
  「你说什么?」戟连天其实听得一清二楚,但就不信她敢大声当他的面再说一次,所以故意问道。
  「没有啦!」宝娃嘟着嘴,「好啦!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到海里去了,不过你要准我偶尔到这儿来
见见我的人鱼朋友,可以吗?」
  他拧了拧她鼓鼓的脸颊,因为她的让步而安下心来。「可以,我会陪在你身边,你如果敢下水,就要有心理准
备会被我吊起来打!臭丫头,尽会让我担心。」
  「连郎,我们要快点回地上,要不然就来不及了。」宝娃娇娇地轻声转移话题。
  「什么东西来不及了?」佳人在怀,其它的事对他来说都是次之无所谓的。
  「我大哥的小命呀!它离水超过一个时辰就会失去功效。」
  宝娃将一直紧紧握住的手掌摊开在戟连天眼前,只见潮湿白嫩的手心里躺着一个不到小指长的番红色人形物体。
  她用另一只手捏起那样物事,「这就是百毒铁树子,刚刚攻击我们的那团东西其实是一种海底植物,它叫作百
毒树,如果被它的触手碰到,不到一秒任何生物都会立刻死去,而这个,就是它的种子,也就是它的孩子……」
  宝娃眼中流露出歉疚,「因为我们夺去了它的孩子,所以它才会以如此激烈的方式攻击我们,平常它不是这样
的……都是我大哥造的孽,害得我硬要做出这种扯散骨肉的事来,虽然它是植物,不过也是有感情的呀!」
  「走吧!别难过了,等你大哥痊愈后,我帮你打他一顿。」
  戟连天在下地底的途中就己问清雷震中毒的缘由,为了他的好色,竟然要宝娃以身试险?哼!就算他是大舅子
……他也照扁不误!
  「那你要先打倒娘娘腔……」宝娃起身后偏头用手拧着浸满海水的湿发,嘴里不经意地回道。
  「……」戟连天无语。
  「连郎?你怎么不说话?」白目宝娃连头也没抬,自然没有看到亲亲爱人的脸色有多难看。
  「宝娃!」戟连天拾起地上的衣服穿回壮硕的身上。
  「嗯?」宝娃也没停手,为了赶时间,动作快速地着装。
  「闭嘴!」
  尾声
  「啊……外面的人在等我们呢!」
  被壮硕身躯密实地压在床上,宝娃享受着戟连天的充实,却又放下下即将要举行的婚礼。
  本来她已经在炼云及其它侍女的协助下装扮好,正在等待权衍星升起的时分到来,好依时前往灵狼圣殿举行大
婚的典礼。
  没想到,现在正在她身上放肆的色狼突然闯了进来,他二爷一声令下就将炼云等人赶了出去,接着不顾她的盛
装及精心装扮,硬是将她拉到了床上。
  这下可好,还没大婚,他倒先睡了新嫁娘!
  他的行为急坏了被赶到房外的一干侍女,生怕时辰到了,新人还没从床上下来,到时候满是族人等待的灵狼圣
殿要是开了天窗,缺了最重要的一对新人,典礼无法按时举行,那她们要怎么跟狼王交代?
  几个侍女们现在正在外面跳脚呢!
  而他的窄臀却不停在她腿间耸弄,「就快了……宝娃,再一下就好……嗯啊……」他亲吻着她红滟水润的红唇,
大手揉搓着她饱满的乳房。
  她眼儿微醺,雪白的肌肤泛红,娇艳地承受他的撞击,「啊……啊嗯……连郎……」
  他的大掌用力抓握着软绵的乳房,将肿胀的乳肉揉弄得如同她身上其它部位一样微红,其上两枚红莓沾着他的
津液而水亮湿润,因他的挺动而颤动着。
  就在他抽送得畅快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了催促声。
  炼云难为情的声音中掺杂了不耐烦,「二爷,二爷,您忙完没?前面来传,说是时辰到了……二爷呀!您可快
……快……」
  快什么?炼云还是个大姑娘,能把那些羞人的字句放在嘴上讲吗?于是炼云的催促就在满脸通红之下不了了之。
  不管身旁的同伴们再怎么拉她,炼云的嘴都闭得紧紧的,再也不愿意开口叫唤房里那对不知分寸的爱人了。
  「啊……天呀!连郎,你快停下来……」
  因着外面的催促,宝娃心里急得不得了,身子更是因炼云的叫唤而绷紧,相对地也扯动了体内水嫩的肉壁。
  「对,就是这样……宝娃再用力点儿把我夹紧,再来……就来了……啊……」
  他挥汗如雨地在她身上动作,紧窄的甬道把他的男性完全包裹住,那极致销魂的完美快感,就快让他达到高潮
了。
  大掌向下探进两人紧密交合的部位,他的粗指寻到了藏匿在花肉间的小核,借着她沁出的湿滑以震动的方式揉
按那粒小巧的突起。「宝娃,你也要加把劲儿,否则我不会放你下床的……」
  他霸道地要求她和他一起到达欢爱的巅峰,加紧爱抚的动作。
  本来就被他抽填得快去了半条命,宝娃连呻吟都快没力气了,只能哀哀轻咛着,「嗯……嗯啊……」
  腿间突然被他的粗指一捻,她哪里还需要他的威胁?身子一哆嗦,美丽的娇躯颤抖着在他的耸弄及爱抚之下崩
溃了,高潮在瞬间袭来,害她差点没昏死过去。
  她脸上迷乱的神情及不断泛起嫣红的娇躯,加上急送收缩的甬道,再再都告诉他,她再也承受不了更多的热情
了。
  于是他趁着她的激潮,更加速地在她穴中狂抽猛送,没两三下就将自己送上美妙的炫丽高潮。
  「宝娃,我爱你!」
  他狂野地将炽热的种子及爱语完全倾注在她身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