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极品老二

极品老二

 时间:2018-03-11 12:22:19 来源:艳文阁 
极品老二
  作者:不详
  字数:
  我正准备动身从学校回家,这几天的考试把我折腾的够呛,整个人都累透了 。我略带疲倦地登上回家的公交车,在车最靠后的地方选了一个安静点的位置, 计划着小睡一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睡着了,直到有人晃动我的肩膀叫我 ,我才醒过来。我揉揉迷糊的睡眼,看见公交车司机和另外一个男人站在我面前 ,后来我知道这个男人是个巡夜的。「嗨,孩子,醒醒,你没什么事吧?」「哦,是的。」我喃喃地回答道,「我这是到哪里了?」「我想你一定是睡过了,这里是终点站。」
  我朝外望了望,已经是夜里了,整个外面都是一片漆黑。「哦,该死的。这 附近有没地方可以让我洗把脸的?」我问道。
  「哦,你可以去我值班的地方,我叫纳什。」巡夜的回答说。
  「我可以招待你一些热咖啡。」司机在一旁补充道。「看样子你一定不会推 辞的。」我小心翼翼地望着他们两个。公交车司机,脸上带着和蔼的微笑望着我,后 来我知道他叫亚伯。他是个高个子很壮实的黑人,差不多6英尺7英寸高,有着 宽阔结实的胸膛和强健有力的双臂。纳什,这个巡夜人,也是个黑人,看上去似 乎不错,中等身材,略显帅气的脸上一双棕黑色的眼睛也在望着我。他们两个人 看上去都不是那种凶神恶煞般让人害怕的家伙,于是我答应了他们的邀请,并且 感谢了他们。
  洗去了眼中残留的睡意后,我坐在巡夜人的小屋里,品尝着热气腾腾的咖啡 。我们随意地闲聊着,在聊天的时候,我依旧打量着这两个家伙。我注意到他们 同样也在打量试探着我。你知道,当一个男人对你特别留意的时候,这往往说明 他是个gay,并且对你产生了性趣。
  我知道自己长的非常不错。从我懂事起,周围的人就经常夸赞我的相貌。我 今年20岁,6英尺高。一头棕黑色的直发对称着如象牙般光滑的白色皮肤,看 上去绝对的诱人。我的身材略显瘦弱,但也绝对是经过良好锻炼有些肌肉的。最 让我骄傲的是我漂亮的屁股,非常的结实紧翘。靠这些不错的条件,我从来就没 有缺少过性伙伴。
  整个房间非常的狭小,仅仅能放下一张床和一套桌椅。我和亚伯坐在床上, 而纳什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我有意无意地将手轻放在亚伯的大腿上面,他停下来 聊天,转过头,用他的眼睛直视着我的眼睛。我鼓起勇气略带挑逗地微笑着回敬 他。他突然向上伸出双手,握住我的肩膀。我一下子到在他怀里,自己的手也不 老实地滑向他厚实的大腿。
  「嗨!」纳什说道。「我想我现在留在这里会不受欢迎的,我还是出去再巡 视一遍吧。我一个小时以后回来,现在这里属于你们两个人的了。」我们望着他离开,马上关上了门。两个人有些迫不及待地互相用手臂把对方 抱在怀里,我和他的嘴唇随即触在一起,深深地亲吻起来。很快,我们身上的衣 服一件件地被对方除去,在热切的亲吻中,任由衣服滑落到地板上。直到现在, 我都没有腾出功夫去看看他的阴茎,但是我知道他现在一定是激情澎湃,热血沸 腾。
  两个人终于赤裸相见,他站在我面前,黝黑,壮实,光滑的身体就像一尊精 心雕刻过的黑色大理石雕像。但是我的眼睛只注意到一件东西。尽管我以前有着 丰富广泛的性经历,但我还是被吓得目瞪口呆甚至有点颤栗。一根非常巨大的阴 茎,抖动着挺立在我眼前。我的上帝,那玩艺就像是从驴子身上割下来安在他身 上一样。虽然一开始我就从他高大健壮的外表上,幻想他的老二一定很大,但是 眼前这根粗大到吓人的大鸡巴就是和他魁梧结实的身材比,也显得非常得不相称 。
  流遍我的全身灼热的鲜血开始褪去,特别是我早已经勃起挺硬的7英寸长老 二。我开始有点打退堂鼓了。「这真是太荒谬了!」我叫出来,「我难道接下来 要用这个玩艺做什么吗?」「你究竟在说些什么?「这个公交司机有些不确定地低声问到,他显然知道 我的话是什么意思。操,他肯定有过不少相似的经历,我敢肯定。每次当他把他 这根巨大到骇人的阳具露出来的时候,那些原本打算和他好好玩一场的男人们一 定会吓得当场拒绝掉,就像我现在所想的一样。
  「我不会同意你用你这根大鸡巴操我的屁眼!」我非常肯定地提前声明着。 「你的玩艺太大了,甚至大到没办法用嘴吸吮它。我的嘴还够不上它的大龟头的 尺寸。」「我知道!」他低沉着说道。「我喜欢男孩,但我活了这么大,还没操过一 个男孩。就像你现在看到的一样,这东西大到没人能够容纳它。我想做的只是把 它夹在我喜欢的男孩的大腿之间,然后摩擦到高潮。」我的恐惧逐渐平息下来,我仔细地望着他那雄伟巨大的傲人之物。整根阳具 看上去很漂亮,前端肿大的龟头和后面粗长的肉杆有非常协调的比例,胀硬圆滑 的黑色大龟头如同一件黑色铁盔一样顶在同样浑圆上面血脉起伏的大肉棍上面。 大龟头尖端的尿道口看着似乎能吞进一根手指。
  我注意到这根巨大的阴茎稍微有些弯曲,并且在完全充血勃起以后,还是有 些显得肥软,而不是非常坚挺。当然了,这也是所有我见过的大阳具差不多都有 的毛病。在光滑的黑色大肉棍下面悬吊着一副大小匹配的睾丸。它整体上看上去 就和我以前见过的绝大多数老二一样让人诱惑,当然除过那吓人的尺寸外。
  亚伯爬到了我的身上,用他的嘴巴探寻到了我的双唇。我们的舌头交绘在一 起纠缠着。他的大肉棍滑进了我的大腿间。我有点震惊了,因为我感觉自己的身 体正在一个炽热的棍子上上下滑动。亲吻停下来,亚伯开始用他温暖厚实的嘴唇 和舌头轻轻地戏弄我的乳头。
  我的两个乳头分别不停地被他舔动和吮吸着,很快它们就骄傲地竖立起来, 坚挺的乳头变成了玫瑰般的紫红色。亚伯用他的牙齿轻轻地咬着一个,摩擦和咀 嚼着,然后是另一个。「哦,不要停,这种感觉太棒了。。」我低声地呻吟着。 不多会,亚伯开始把他的嘴巴朝下移动,滑过我平坦的腹部,一直够到挺直的老 二。
  「让我先尝尝你漂亮的鸡巴,我太想把你漂亮的肉棍放进我的嘴里了。」亚 伯低声道。
  「就这样,吸它,用力!太棒了,用力吸它。把它都插进你的喉咙里去。」我的阴茎被他吞进他温暖狭窄的喉咙里,亚伯的技术非常的熟练,随着他粗 厚的嘴唇,舌头和喉咙在我的肉棍上一起协调的工作,一股巨大的快感产生在我 身上。就在我快要忍不住发泄出来的时候,他的嘴巴离开了我的老二,开始用他 的嘴唇玩弄我的卵蛋。他的嘴唇有时候分开亲吻,有时候把一个睾丸含进嘴里然 后紧紧闭合,嘴里马上产生巨大的吸力,吮着我的睾丸。阴囊柔软的皮肤不一会 就被他的唾液完全弄湿。
  他的一双大手这时候也没闲着,伸到后面,按摩着我的屁股。在他亲吻卵蛋 时带弄出的口水,开始沿着我的屁股沟,慢慢朝下滑过。他粗大的手指沾着那粘 液,开始在我敏感的小菊花上来回划动,指尖轻轻地向里钻动。我的情欲变得越 来越高涨。我刚才还能坚持自己早先的决定,但是你知道,当一个人的情欲冲破 头脑的时候,他往往会在当时的行动中不考虑后果的。现在,这种情况发生到了 我身上。
  我用手抓住他微卷的短发,拽起了他的头。「你真是太棒了,我想你来干我 的屁眼。」「但是它的尺寸?我不想伤害到你。」
  「干的时候温柔一点,你尽量放慢就是了。」
  我从床上跳下来,打开了我的背包。我从里面掏出了一向都带在身上的润滑 剂,然后回到他身边。亚伯看了看我,问道:「你确定你真要这么干?」「确定,我太确定了。」我笑了起来。「我想你现在操我的屁股,否则,我 想我后半辈子都会在遗憾和后悔中度过。但是,我要先亲亲你的大鸡巴。」我把 这个巨大的阳具双手合攥在手中。尽管大肉棍的龟头对我的嘴巴来说显得太大了 ,但我还是努力将它吞进嘴里,舌头灵巧地舔动着光亮的粘膜和不可能吞进的其 余部分。
  亚伯巨大的阴茎开始在我嘴巴和舌头的精心关照下,跳动起来,肉杆上四处 隆起的静脉也显得更加粗大。我向下移动到悬吊在阴囊里那一对硕大的睾丸处。 黑色的卵袋前后轻摆着,我把一个吞进自己饥渴的嘴里吮吸起来,接着是另外一 个。我的双手游走在他平坦结实的腹部和粗壮的大腿,并开玩笑地将一只手伸到 他身后,抚摸着他的屁股。他放松自己的臀部肌肉,然后突然收紧,一下子用他 的屁股沟抓住了我游动的手指。
  「现在,亚伯。」我叫道,「我已经等不及了,操我。我要你现在用你的大 鸡巴操我。」我用润滑剂涂抹了他的大肉柱全身,接着涂抹了自己的屁眼。我仰躺在床上 ,两条腿向上分开并高举着。亚伯跪在我屁股后面,他双手握住我的脚踝,拉向 自己。我顺势把自己的小腿搭在他宽阔的肩膀上。亚伯小心翼翼地将他那巨大肉 棍的大龟头子顶住我屁眼的入口,只是轻轻地在穴口上面摩擦,明显地有些徘徊 不前。
  「继续,亚伯。轻一点。」我躺在他下面鼓励他。
  他稍微超前推进了一点。桃子般大小的龟头显得不肯轻易入内,只是紧紧压 住扩约肌,在门口晃悠。在他几次努力之后,我的屁眼终于不得不为这个巨大的 不速之客而打开。伴随着扩约肌被撑开,我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我伸出手,分 别抓住自己的两瓣屁股,用力将它们向两边分开。
  「现在,进来多一点。」我气喘吁吁的叫道。
  我屁眼上的压力开始渐渐增大,突然间硕大的龟头被吸入其中。在这个骇人 的怪物的闯入下,我的嘴里不由自主地放声尖叫起来。我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 刚被开苞的初夜。我尽量地用尖叫来压制快要达到极限的疼痛。幸运的是,一切 并不像我开始所害怕的那么糟。我的屁眼虽然巨痛,但它还没裂成几瓣。插在我 身体里的肉棍越来越多,直肠里面传来到越来越强烈的压胀感。扩约肌被撑开成 一个肉皮圈,牢牢套在大肉柱上面。我感担保,在我以前所有的肛交过程中,我 的屁眼从没有被撑开到这么大过。我大声呻吟着,粗大的肉棍似乎又向我体内插 入了一英寸。我意识到我的屁眼现在已经吞进太多超出我接纳能力的大肉柱了。
  「它伤到我了,把它抽出去。」我大叫道。
  「哦,请别让我拔出去。我从没有过这么棒的感觉,在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 。你的屁股又紧又暖,这感觉真的是太棒了。」亚伯呻吟着回答说。「只要一分 钟就好。」亚伯缓缓抽出他超人般的大鸡巴,在润滑液的覆盖下,它在灯光照射下闪闪 发光。我羡慕地远远望着它。等我再次缓过气来,我对他说,「好。现在让我们 再试一次。」亚伯挤出一些润滑液,再次将他巨大吓人的工具仔细涂抹一遍,然后准备重 新插入我刚才饱受折磨的屁眼。和平时一样,第二次插入时的痛苦减轻了许多。 我尽量放松使自己能够接纳他插入的更多,直到自己实在忍不住叫停为止。
  三次,他终于填满了我的身体。当我感觉到他已经插入到阴茎根部时,天啊 ,我的屁股洞已经被撑开到最大了。这时候已经没有多大的痛苦了,相反,我感 觉到无比的兴奋,自己像是被整个叉在一根烧红的滚烫的大铁棍上,但却没有被 烫伤,而是无比的灼热和胀满。大鸡巴像是已经插入到我的胃里面,一种温暖, 充实的快感开始在我体内燃烧起来。
  现在到了他发挥的时间,亚伯开始用他的工具操起我的屁股。尽管这是他的 第一次,但他的动作却显得非常确信自如。巨大的阳具开始整根的在我怒张的屁 眼里面插入抽出。每一次的抽刺,带给我的感觉是越来越强烈。这种正在朝我全 身蔓延的快感就像是自己处在幻想中。是的,没人会相信,包括我自己,我在被 一根世上最大的老二卖力操着我的屁眼。我自己的阴茎颤抖着高高向上挺起,顶 在他平坦结识的小腹上。
  「哦,太棒了,操我,用力操死我……我要你宝贝。」我尽力地呻吟着。
  「是的,是,这感觉太爽了,托尼,孩子。让我都插进去吧。你的屁股现在 是属于我的。我要永远地操着你的屁眼。」「用力,用力,狠一点。」我恳求他,这时候我的阴茎变得像铁棍一样坚硬 。亚伯硕大的老二顶开并塞满了我屁眼和直肠里的每一寸地方,在来回的抽动中 ,有力的挤压和摩擦着我胀大快要爆炸的前列腺。随着他每一下狠命地冲刺,我 的身体感受到一股炽热的信号,我正在被他傲人的老二操着。
  「啪……啪。」亚伯逐渐加快他抽动的速度,两具肉体相撞着发出令人血脉 奋张的响声。我的两腿被分得更开,大腿被推压倒自己的胸膛上,小腿依然搭扛 在他宽阔的肩头。他操的非常卖力,脸上的汗水旋滚着滴落到我的身上。他下面 悬吊着的巨大卵袋也跟着他腰身的前后摆动,有节奏的拍打着我的屁股。我闭上 眼睛,尽力去体会和享受这我所得到的最爽的一次肛交快感。
  过了一会,他突然大叫着呻吟起来,脸上开始扭曲。他闭上眼睛,下面冲刺 得更加用力和快速。「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狭窄的屁眼里。我的上帝啊! 我真不敢相信,我要射在一个漂亮白人男孩可爱的屁股里了。」他的巨大的老二深埋在我狭窄的通道里,开始剧烈的跳动。喷射而出的灼热 精液填满了我已经被完全塞满的肠子。我紧窄的肉壁牢牢包裹着他的大玩艺,我 甚至能清楚的感受他在每次喷射时,阳具的每一次颤动和精液在肠壁上的每一下 击打。
  这强烈的感觉同样触发了我的每个细胞,我的老二在跳动中将大股的精液射 到亚伯宽阔厚实的胸膛上。他慢慢地把他巨大的肉棍从我疼痛的密洞里朝外拔出 。随着这大家伙完全离开我的屁眼,最后几滴精液也从我开始萎软的鸡巴头流了 出来。他砰地倒在我身边,我闭上眼睛,开始调整自己刚才已经错乱的呼吸。
  「上帝啊,这个孩子竟然让你把这个巨大玩艺插进他的屁股里了。」旁边传 来了纳什惊讶的声音。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并在一边观看我们战斗的,只是感觉自己现在全身 疲惫不堪,累坏了。我闭上眼睛,任由赤裸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
  「我想他可能晕过去了,你不该这样伤害他啊,现在我俩有麻烦了。」纳什 说。
  「不,我现在很好。」我在他们可能惊恐之前,打消了他们的顾虑。
  纳什为我端来一杯热水,站在旁边凝视着我,他看我的眼睛就像我是一个怪 物一样。
  你竟然能够全部接纳他那根可怕的老二,你真是太让我吃惊了。」他有些结 巴着说。
  亚伯略带疲倦地微笑看着我。「在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享受过刚才那样的 美妙一刻。我从来都不敢幻想自己还有机会体验操屁股的乐趣。你现在是我全部 的梦想,我真的太需要你了。」「分享一下你的宝贝怎么样?」纳什问道。我注意到他的裤裆处也早已经鼓 起了一大包。纳什隔着裤子抚动着自己的老二,他注视着我。「他真是个非常漂 亮的孩子,我现在也想操他了。」「如果你想操我,请对我说。」我不开心地讽刺他。「我不是谁的私人财产 。」「那好,我可以干你吗?」他问我。
  「如果你想干,你就来操我吧。不过我太累了。我要躺在床上,你自己想怎 么玩就怎么玩吧。」当纳什开始脱衣服的时候,亚伯去了卫生间。他也有着一副不错的身体,漂 亮的乳头,平坦的小腹和一根很棒的7英寸长的老二。他开始亲吻和抚弄我的身 体,但却离我的阴茎远远的。
  「转过身去。」他命令我,「我想现在就操你漂亮的白色小屁股。」我转过身,腹部朝下趴在床上,屁股向上张开,暴露在空气中。纳什躺在我 的背上,开始将他的阳具朝我的屁眼里插入。尽管他的老二只有亚伯巨物的一半 长,四分之一粗细,但我依然感觉到了他进入时后面的不舒服。这大概是因为他 没有触摸我的鸡巴,乳头或者其它能让我兴奋的部位。这个帅气的种马仅仅想做 的就是把他的老二插入我的屁眼,然后在里面达到高潮。
  当纳什来回冲撞和抽插着我身后已经非常疲倦的密洞时,我躺在那里就像是 一块木头。就在我刚准备享受他在我屁眼里奋力冲刺带来的快感时,他突然射精 了,精液从他的鸡巴射入我的直肠深处。纳什并没有给我时间来享受他的精液撞 击我稚嫩肠道的感觉,他一句话都没有就从我的屁眼里拔出了他的老二,用他的 运动衫擦拭着他开始变软的肉棍。穿上衣服,他说了句:「我还要再出去巡视一 遍。」就离开了。
  我来到了亚伯刚腾出的卫生间,开始清洗自己的身体和后面的肉洞。当我转 身要到卧室时,亚伯站在卫生间门口。「你能确定你现在还可以再来一次吗?」 他有些迟疑地问我。
  我向下望去,就看见他巨大的老二又一次变得充血坚硬起来。「为了你,我 什么都能做。」我们第二次肉搏比第一次更持久,也更加让双方欢娱,我真的已经入迷了。 亚伯已经充分掌握了怎样用他天赋的武器来让一个男孩开心销魂。
  当我冲洗完准备离开时,纳什进来了,「看这里,我已经兴奋了。脱掉你的 衣服,我现在要你的屁。」他朝我咆哮着。
  「我现在后面太痛了,下次吧!」我客气地回答说。
  「哈,你让亚伯的大家伙在你屁股里发泄了两次,而只让我干了一次。我要 你,现在。你同意不同意?」他生气地吼道。
  「离这个孩子远点,你这个垃圾。」亚伯说,紧张的气氛开始缓解。「我不 希望你强迫别人做他不想做的事情。过来,托尼,让我送你回家,现在已经是凌 晨三点了。」我们乘坐着亚伯的私车离开了这个地方,纳什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怒冲冲望着 开心的我俩。亚伯送我到家。后来,我们经常相见,不过,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 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