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公车上的袭击

公车上的袭击

 时间:2019-03-13 12:00:13 来源:艳文阁 
  周日晚,回淡水的这班公车上挤满学生。
  「明天就开学了。」我想,顺便注视这些站着的学弟妹们。真可怜,公车里 实在挤太多人了。
  觉得已经坐了很久,全身酸痛。看看手表,过了四十分钟,竟然还在士林!
  我恨透了台北市的塞车。我决定站着,顺便展示一下让座的美德。
  「呵呵呵!四十分钟后才让座,未免也太假了。」我将座位让给一位看起来 很像拉子的学妹,毕竟同志之间要相互照顾咩,我顺理成章地递补刚刚那个拉子 学妹的站位。
  「这是……」正前方站着一个俊俏的背影,我迫不急待地由车窗反射里打量 他更为迷人的脸蛋。脸蛋脸蛋!果然那个脸嫩得跟蛋一样!我就在他正后方,可 以清楚看见他短发一根根地长在头皮上,颈间的细毛很稚嫩,是个洋溢着气质的 小帅弟。
  突然一个警急煞车!站着的乘客都随之摇晃。
  「干!」我暗骂,「已经这么挤了,还要让人上车!」果然,快要没有空位的公车里硬是再挤进几个人,这下子可真成了名符其实 的沙丁鱼罐头。我收回抓着车顶铁杆的右臂,改抓座位所附的扶手,借着换换姿 势以透透气,没想到正巧碰到小帅弟的手。
  「对不起。」我低声地说,其实心底颇为高兴。有点嫩又不会太嫩的细长手 指,被我无心「踏取」到了。我赶紧收回手,正愁没地方摆,只好摸着自己所背 的书包啰。
  不摸还好,一摸正巧又碰到小帅弟的臀侧,这次是我的手背碰着他的臀侧, 我决定装白痴,并不想收回手。公车走走停停,乘客摇摇晃晃。好几次不小心 「贴」在小帅弟的背部,幸好有书包挡住我的「要害」,生理的反应才不致让我 失态。突然间!我很快就发现了个奇妙的事情。在motss版以及sex版看 多了关于公车上的性骚扰事件,受害者往往都不敢声张。如果……我只是想,如 果我对他……的话,那么……这个……呃……呵呵呵!我悄悄将书包移到背后,在再一次的摇晃中,我如愿以偿地「贴」住小帅弟浑翘的屁股。那是一种略为公开的私密,在公共场合,尤其是挤满 了人的公车上,做着这么猥亵的事情,居然大家都不知道!真是太好了!我的胆 子越来越大,原本摸着书包的右手,此时极不安分地放在小帅弟的右侧大腿上。
  「原来……」小帅弟穿的是半长不短的热裤,我右手掌传来软软的体温。轻 轻将手往上移,进入热裤的裤缘。小帅弟当然察觉到出状况了,右腿微微移动, 似乎想摆脱我的纠缠,但……他能往哪儿逃呢?拥挤的车厢,大家的眼光看不到 腰部以下所发生的事情,我只要小心、小心一点,又有谁会知道呢?我的手并没 有停止动作,缓慢而坚定地朝热裤里挺进,感觉到更高的体温。
  「呵,流汗了。」是的,小帅弟微偏头、用余光看我,鬓间渗出丁点汗液, 其实他裤里也是热热的,大概是挤公车的关系,内裤也湿了吧?我决心一探究竟。
  趁着公车再度摇晃的瞬间,我的手极其自然且快速地往上提,伸入小帅弟温 热而早已濡湿的内裤。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他仿佛受到惊吓,身体突然左偏 得很厉害。我怕他惊叫出声,赶紧以左肩抵住他的倾斜。还好,一切是那么地自 然,懦弱的他并不敢如何,像是屈服似地乖乖站直,没有任何人起疑,至少我是 这么觉得。
  我决定好好「教训」他。我的右手像一只灵活的五爪蜘蛛,探索他肥沃的草 地,然后前进,抵达大霸尖山。
  「呵,原来已经兴奋了。」我的手指才刚碰触到他的男根,就传来一阵胀动 的感觉。
  「不错嘛,还会痒。」我派遣拇指与食指做为前锋,先持住他炙热的男根, 其它三只尾随而上,五条好汉成功达阵!公车上不方便做活塞运动,改以转动式, 更具快感。
  「这是为你特别订制的。」我看着汗流浃背的小帅弟,他的两耳早已红热, 似乎正承受着巨大的快感。快感?是的,公车上被猥亵的快感。他扮演受害者, 我是加害者,藉由这种猥亵方式,我和他都达到互蒙其利的目的。大度路不塞车, 公车得以快速奔驰。我随着车行的韵律,替小帅弟服务着。他的下体像是极度兴 奋、但又极度压抑地微微扭动,看来他正全神贯注地享受这项服务。
  这真是一场道貌岸然的情欲之行,上半身的我们,一个俊逸美少,一个斯文 青年,底下做的竟是这等情事,我不禁感到偷情般的乐趣。渐渐地,他的表情变 得僵硬,身体也开始紧绷,我的手里感到像是一枝拉满弓弦的神弓,不得不发了! 才刚出大度路,正欲上桥,小帅弟射了。
  「呵呵呵!好恶心喔,弄得我一手都是。」看着他如释重负的表情,我有更 好的点子。我将沾满津液的手涂在他的后庭,顺便观察他的反应。他正沉醉在泄 欲后的虚脱,并没有任何表情。于是,趁着湿滑,我的食指很顺利地进入。
  「唔……」小帅弟像是回过神来、发出一声低吟,但是他很快地便以干咳声 取代,避免让周遭的人觉得有异。
  「怎么?舒服吗?」我想他一定觉得别有一番滋味。我的食指轻轻地来回抽 插,感受到他括约肌的收放。他的表情有点痛苦,但我并不在乎,继续运动着。
  过了竹围,车子进入红树林。我取出抽插已久的食指,将剩余的粘液在小帅 弟的裤内大致擦干净,伸出手来,完成自士林到竹围的「公车袭击」。我在淡水 捷运站下车,临走前还特意回头看看小帅弟,发现他也正在注视我,面无表情。
  我真该好好谢谢他的!但我没有勇气邀他跟我一同下车,带着些许遗憾,回 到宿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