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淫畜妈妈

淫畜妈妈

 时间:2019-07-14 10:44:14 来源:艳文阁 
  家里有一个圆柱形的密封玻璃筒,在这样一个盛满了酒精的筒中浸泡着一具被蒸煮熟透的女人尸体。那是我妈妈郭矜的肉体。妈妈的肉体是被用蒸笼蒸熟透后装瓶的,不像别的尸体那样地惨白,有着一般尸体标本没有的鲜嫩和透明感,每次看着她都会有饥渴的冲动,不论性欲还是食欲。
  妈妈的尸体没有内脏,空空的体腔大开着,展示着人肉内部的风景。切口是从紧贴下颚底部的喉咙开始的,一直延续到肥美的阴户,大方地裸露着青白的喉管、红白相间的胸骨、翻向两侧的奶子、空空的小腹、剖开的阴唇,下垂的下肢和用肠子反绑的上肢,家上上扬的脑袋一起组成了这只淫畜诱人的肉姿。
  尸体是被吊挂在瓶子里的,在妈妈的脖子上圈着一箍栓兽用的金属项圈,一个金属钩子紧贴着妈妈外露的喉管钩着项圈把整条肉悬空在酒精里,稍微加力就能让肉体随波荡漾。「把我也做成你妈妈那样的肉尸吧!」婶子曾经每次和我在妈妈的尸体前做爱时都会激情地来这么一句,而今天我们真的要做了!婶子脱光衣服,大叉着四肢躺在洗绦台上,这次我们决定做条不同与妈妈的人肉标本,于是用了些新的想法。我用了大量的漂白水清洗婶子的肉体,婶子很听话的躺着,让我想起了当时处理妈妈的情景……妈妈是在一次旅游中开始接触淫畜身份的。当时大家在山中迷路数天,团队等待救援的时候因为缺食、焦急和无所事事变得暴躁起来,于是有人提出牺牲一名女性成员做大家的玩具用以打发时间。因为当时只有妈妈和另一对母女是女性,大家都讨论着把那个女孩做了玩具,女孩哭着求饶,但没有人愿意替换,因为大多人还是喜欢年轻人的。
  晚上,妈妈和母女俩商量后决定说服大家把妈妈当作肉畜使用掉,而那对母女就是现在躺在洗绦台上的婶子,做为报偿,她们答应此后母女的身体归我所有,她们就是婶子和现在的女友。
  「先尝尝我的肉体再做决定吧」妈妈的主动让团里的男人兴奋,自愿的肉畜使用起来自然会听话得多,于是大家也不介意先品尝品尝再说。为了让大家决定使用妈妈,妈妈主动提议可以在玩厌后把她开膛破肚用来做食品给大家充饥,并愿意顺从任何玩弄方法。
  在男人面前最下贱最骚得作风无疑有很大吸引力,妈妈明白这点。妈妈把衬衣的领子撕开大半,从里面拽出胸罩,接着解开自己的裤子,但没有脱下来,儿时跪着爬到没个女人面前去亲吻他们,每爬象一个男人,大开的领口里晃动动的奶子都一览无遗,松松垮垮的裤子下爬动的屁股也诱人遐想。
  所有男人都入迷了,大家来到一片河滩边,妈妈被几个男人抓着头发和四肢拎在空中。找到几块石头间围出的一个小池边,大家围坐一圈,把妈妈扔进了水里。妈妈挣扎着站起来,湿透的肉体在衣服下面隐约可见,一侧坚挺的乳房露在外面,另一边也在衬衣下顶出了乳头的形状。妈妈把头昂起来,尽量伸展美丽的脖子给大家欣赏,在妈妈转身给另一边展示肉体的时候,一个成员用手抓住妈妈衣服的领子,随着妈妈的转动,衬衣被从肩膀扯了下来,白净的上体立刻呈现在男人面前,所有人都伸出手在妈妈的上体乱摸一气,乳房、肩膀、爪子、喉咙、嘴唇、头发、脊背……甚至舌头也没放过,一个人用手指拉出妈妈柔软的舌头揉捏着,不时把指头伸进妈妈的小嘴命令她为自己吮吸。
  开始有人弯身去探妈妈的下体,把手沿着背部伸到妈妈的裤子里,我估计是摸到了妈妈肛门的,向上一提把妈妈掀得趴到了前面一个男人的怀里。那个男人立刻用手卡住脖子贪婪的享用起妈妈的脑袋。「脱裤子,把屁股露出来!」「不,我要看她的B,不知道肥不肥?」大家开始用个中挑逗的话羞辱妈妈,妈妈也很听话,一边把脑袋凑给那个男人使用着,一边顺从地脱掉裤子,白皙的的肉体上只剩下透明的内裤。
  一个男人急不可耐地跳进池子,撕掉妈妈的内裤,把手从妈妈的秕谷缝隙中伸进去。「摸到你的什么部位了?」男人问,「我的B洞」妈妈的回答被亲吻他脑袋的男人弄的含糊不清。「你的B洞?」一个去抬妈妈大腿的男人不满意答案,「错了,是献给大家使用的B洞…」。妈妈乖巧的更正引来哄笑,大家更起劲了,不断要求妈妈说贱话,做骚姿。妈妈被拉出池子,浪个男人掰着她的大腿拉开到两边把屁股冲着太阳「晒晒你的肉洞,哈哈…」妈妈也进入了状态,说话越来越嗲,大家恨不能把这条人肉抱在怀里尽情揉捏。
  人群分成了两拨,一部分拉住妈妈的胳膊和头发把她的上体拎起来玩弄乳房、脖子什么的,「这是什么?」「肉奶奶」「这个呢?」「肉奶的奶头头」妈妈几近撒娇地回答着个中羞辱自己的问题。另一拨则多半把兴趣集中在趴在石头上的下体,两个人把妈妈腿掰开骑在身下,用鸡巴和手摩擦着结实的后腿肉,另2个则用指头撑开妈妈冲着太阳的肛门和阴户嘻嘻哈哈地进行『肉洞探索』。还拿来了军用手电,我也加入了这支队伍,早想看看妈妈尿尿的地方是个什么样子了!
  往常妈妈总是答应着推托,这次终于如愿。看妈妈肉洞的都是几个年轻人,我们用4个指头拉住肛门肉洞向四边拽开,硬生生地把妈妈的肉穴扯成一个大大的方形,因为迎着太阳,几乎不用手电都能看到里面的风景,没用的军用电筒就暂时塞在了阴户里。
  差些被做玩具的女孩也加了进来,悄声跟我说「你妈妈的肉体真不错,好玩极了」「那当然,不是其她女人能比的」我得以的回答。「切,说不准出去后,你玩我和妈妈的时候会发现更好玩的肉体呢……」女孩不服气的说了句后扔下瓶芥末油跑开了。
  而后大家把妈妈翻过来仰面朝天摆放到河滩的野餐布上轮奸了一番,7个男人足足奸淫了妈妈4个小时。妈妈瘫软着肉体晾在地上给人欣赏着,我用芥末油给她的屁眼、和阴户涂了一些,火辣的刺激让已经没多少气的妈妈抽搐着扭动起来,我又在妈妈的乳头上抹了一些,妈妈『恩~ 啊』的呻吟着去用手使劲揉捏被涂了芥末的性器官,大腿像憋了尿一样的不停夹自己的阴户,整个人肉在地上打起滚来,我站到妈妈两腿中间,用手把妈妈的脚踝左右夹在腰上,妈妈阴户冲着我,上身痛苦地扭动,屁股不自主地『啪啪』着拍打地面,手指抠进肉洞里,火辣的芥末和手指的刺激,尽然又让妈妈的阴户当众分泌出很多的淫汁蜜水!把大家逗地大笑不止,大家又走过来用脚踩踢了一阵后架起这条被玩弄到快死的淫畜满足地回到露营地。
  晚上,大家围坐在篝火边野餐和戏弄妈妈,妈妈依旧不穿任何衣服,大胆的展露着肉体和性器,她没有固定食物,而是下贱地把肉身钻进男人的怀里献媚,然后被男人轮流喂养。
  妈妈的举动刺激了婶子和她女儿的性欲,晚上,在大家玩弄妈妈的兴头,我则钻进了另对母女的帐篷中享受她们的肉味去了。
  等到第4天,大家决定屠宰妈妈。我们把妈妈放在河里洗绦干净,清了肠子,挂到树枝上准备屠宰。我们把妈妈用绳子扎好,倒挂在空中,用盆子接住头颅,准备切开妈妈脖子的动脉采集血液做血豆腐,妈妈紧张地哼哼着,但并不反抗,闭着眼睛等待着刀子划下去的那刻……突然有远处的队员跑来说看到救援队了!于是原本要放血后用来开膛的妈妈只好重新松绑穿上了久违的衣服。
  我们获救了,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妈妈被虐淫几天后在心理上已经被挑脚得很难接受正常人的生活。大家说『万恶淫为首』,果然没错,这东西比毒品瘾大多了。妈妈特意跑去申请注销了自己的身份,三天后,官方发来通知同意妈妈的请求,从此妈妈不得再享有任何人的权益,并且按规定要被带去集中的肉畜饲养厂喂养。但是由于妈妈将自己的肉体做为遗产留给了我,结果肉体三倒两倒得就回到了我和婶子的手里。
  我和母女俩只要闲下来就想着奸淫妈妈的新花样,平时吃饭就把妈妈捆在饭厅的地板上,倒些食物给她,晚上关笼子里或者干脆扔客厅里,时间长了越发不把妈妈当人看待了,甚至觉得她还不如小狗小猫高贵,就更家不管她的尊严了。
  妈妈也乐得被虐,而且越来越难满足,整天的被切割奸淫也不觉疲惫,我只好加重了玩弄程度,后来干脆栓在楼梯间给左邻右舍一起享用,于是妈妈几乎成了大家联络感情的共同财产,看到妈妈被奸淫的样子,楼上楼下的邻居从不齿渐渐变到羡慕。几个邻居的妈妈也都不服气地把自己申请成肉畜留给孩子,我的房间成了单元里互换妈妈肉体的聚会场所。
  妈妈们中不乏更加淫荡丰满的肉体,没个妈妈都不甘心自己连个牲口都做不好,互相攀比着作贱自己,比别人更下贱更淫荡成了妈妈魅力的标志,但大家还是最喜欢郭矜的肉体,对妈妈的肉总有对别的妈妈肉体不同的感觉。
  在奸淫了1年后,肉体的数量越来越多,因为一些邻居里女性亲戚的加入甚至随她们一起来的姐妹加入,我屋子里妈妈辈的女人几乎到了摩肩接踵的地步,大家决定将一部分年龄渐大的女人做成标本保存起来,也有人想要吃掉她们,讨论了几天后的结论是:内脏用来吃掉,但妈妈们还是想把自己的人肉变成标本保存下去。
  因为申请成牲口后的妈妈们原本的命运就是要被在饲养厂中用来宰杀贩卖的,对这个当然的结局并没有什么反对声,反而几位年纪大的女性积极讨论起自己死后的样子。
  作为第一个为大家带来欢乐的妈妈郭矜,也当然被作为首个宰杀对象,大家建议把这么有纪念意义的肉体做成我们的标志性物品,也有想要把她做成食物的,于是有了将妈妈开膛后蒸煮熟后做成食物标本的设想。我们研究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决定将来把妈妈的姿势做成挂起来的样子,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暴露出她肉体的每一部分。
  自己的妈妈自己宰,作为妈妈肉体的继承人,我担起了屠宰妈妈和制作标本的任务。
  那天,妈妈就像婶子今天这样躺在这里,我同样用漂白水清洗了妈妈的肉体,然后喂食了些春药,仍在床上。做爱过后的女人肉体受荷尔蒙的影响会有平时没有的诱人光泽,这是我决定边奸淫边屠宰她的原因。我把妈妈需要开膛的部位涂抹好麻醉剂,在床头放好解剖刀和止血用的烙铁后,骑在呻吟中的妈妈的肉身上开始奸她,边用牛奶和蜂蜜对肉体做烹饪前的腌渍。
  奸淫妈妈的有好几个人,直到妈妈在淫荡中筋疲力尽得昏死后才开始活体解剖。但妈妈突然醒来让第一天的解剖被迫中断……我只好放弃计划,第2天重新来过。
  一大早,我就将妈妈拉到客厅,让其站在一大盆中,用酒精对身体消毒,前一天漂白的肉体仍然呈现出没有血色的样子,更有点像尸体。随后我把妈妈放在地板上,妈妈头对阳台爬着,任凭我骑在她的下体上对她的肆意奸淫,干完妈妈的肉B,我揪住头发把妈妈上体拽起来,搂着她的脖子开始玩弄美丽的乳房。妈妈没说话,静静的等待,等我玩过后,自觉地转身躺下,把屁股搁在我的腿上后,脑袋扭到了一边。
  妈妈还在被奸淫的状态里,小肉洞有节奏的收缩着挤压出汁水,看到妈妈闭着的眼,我知道她在告诉我准备好被屠宰了。我从妈妈下颚开刀,很仔细地剥离皮肤和喉咙处的薄肉,渐渐露出一曾淡青色的膜,下面的喉管开始清晰可见。剖到胸部后,我有意给胸骨见的缝隙部位留些肉,而不是割干净,这样红白的搭配很漂亮。我向两边用刀,让胸部的肉脱离骨骼,然后捏起奶子把肉翻到两边一些,接着向下切割,肠子露了出来,肥肥的,接着是阴户,被我仔细地从前端剖成两半,阴唇也左右翻了开来。
  肠子外有层黏膜,我仔细的把它切除后,将肠子小心地端出来,但还是引起妈妈呕血,幸好有麻药和烫伤口的烙铁,妈妈很安静地活着,没有因为失血和疼痛提前死亡。
  所有的内脏被摘除后,妈妈已经没气了,我擦拭掉血迹,用钩子把尸体吊在空中洗绦干净,被漂白过的皮肤很接近骨头的颜色,把皮子和骨头间的肉衬地鲜红,再加上黄色的脂肪层,妈妈肉体上的切口看上去比极品的五花肉还要美味。
  我将蜂蜜里里外外地涂抹到这条尸体上,连肛门的小孔也没放过。然后将蜜汁妈妈放案板上,把头偏向一边,在后脑开一小空,将弯钩伸进去把脑子打碎,用了很久才清洗干净。
  为了不让头发脱落,我将妈妈的头发撩起来,在头皮处加了一层明胶加固发根。修剪好指甲后将妈妈郭矜吊进事先准备好的蒸笼上熏蒸,将肉体外层的蜜汁蒸入肉内,由于蜂蜜的缘故,漂白的肉体逐渐变得好似透明起来。三成熟的时候,我将妈妈放入了玻璃制的煮锅内用+ 了防腐剂和明胶的胶液继续将她的肉尸煮沸,让防腐剂和明胶充分渗透入翻滚着的尸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同时将尸体的水分替换掉,以免肉体因水发涨或者脱水变形。
  等待煮肉的时间里,我赶忙将怕破裂而事先剜出的眼睛做了加固和消毒处理,在妈妈五成熟的时候捞出放回案板安装好部件,然后挂起晾干。接着用刷子将拌有氯化氢的透明胶体稀释后涂刷在肉体表面,然后回笼稍加熏蒸后开始装瓶。
  妈妈煮熟后的肉体比生肉嫩,即便只蒸煮了六成熟。我很小心的将尸体装入玻璃灌,应为熟后的肉太嫩,事先准备钩进嘴里吊挂的办法无法使用,就用一个拴野兽用的项圈给妈妈带上,没想到效果蛮不错,妈妈这样的尸体看上去更加像条牲口了,因为四肢下垂显的很呆板,我用加工皮革的办法处理了一接妈妈的肠子,然后用它将妈妈的手腕反绑到后背,将吊钩钩住项圈吊起来,效果出奇得好!
  像是妈妈被反绑后上绞刑似的,而开膛后的肉体又呈现着美味的色泽。
  为了避免发黄,妈妈的肉尸浸福尔马林,福尔马林可以与蛋白质的氨基结合,凝固妈妈肉体的蛋白质。后晾干,并没有用福尔马林浸泡,而用纯酒精做了浸泡液……想着妈妈的肉体时也将婶子奸足,看着婶子半昏迷中的陶醉状,正是屠宰的时机!为了不让认子的肉变态,采取了速杀的方法。我一边继续猛干着身子的下体,一边示意她的女儿用妈妈留下的剩余肠子将婶子的骚肉捆扎起来。我们合力把婶婶扎成一个性器外露的火鸡状肉团,然后在我继续的奸淫中,她女儿将两针管插入婶子脖颈两侧的动脉里,血呲呲的冒出来,婶子也开始喊冷,我立刻用一长针刺进她的喉咙。
  肉体立刻触电一样的抽搐起来,血也喷得越猛,很快婶子的肉体就安静了下来,因为没有死透,隔半天还会抽动一下。最后突然感觉到婶子精致小巧的阴户突然一松,身体彻底瘫下来了。我用去妈妈脑子的方法去掉婶子的大脑、小脑和脑干,用同样的方法去她的内脏,死后的人肉肛门和阴户非常松弛,很容易就将手从阴户里伸进去了。女友在另一端掰直婶子的脖子,从喉咙伸进一和金属棒捣碎胸腔里的内脏,血不断从口鼻和阴户与肛门里渗出来,我将伸进尸体阴户的手抓住子宫翻拽出来,小心地切下,阴唇和部分阴道仍然保留在尸体上,接着又从阴户和肛门里拉出肠子和一些别的器官碎肉,最后将婶子用网兜兜起将剩余淤血和内障空出后彻底清晰了一遍肉尸。我把翻在外面的肉从阴户塞回去粘好,将婶子尸体做的肉粽子浸饱牛奶放进蒸笼蒸到半熟,然后将捆绑的肉体爬着放在玻璃底座上,调整姿势到最淫荡的状态,让每个性器都充分外露出来,先消毒,后用液态氮速冻了肉体。
  速冻后的人肉硬而脆,非常容易破碎,我们小心地把树酯从肛门灌入尸体体内,然后封堵阴道和口鼻等肉洞。因为树酯的热量,尸身开始软化,不得不再次冰冻,然后开始在婶子尸身的外部罩玻璃,我们两个带着石棉手套一手拿玻璃丝,另一手用焊铁将玻璃丝融化滴在尸体上,因为要避免气泡,我没只能一寸一寸地贴着尸体做,甚至有些地方我要抱着女朋友避免她趴到尸体上弄坏了肉形。我们用了一个晚上终于将外层的玻璃附好,接下来就省事不少了,很快给婶子裹出一层很厚的透明玻璃,将尸体与底座固定在一起,我没有可以打磨玻璃,而是任其随婶子的尸体起伏,看上去婶子就像座破冰而出的冰塑,四肢捆扎着摆出性感的姿势等待着有人再次奸淫。
  我和邻居们合伙将楼顶一套为有人住的户型买下,砸通墙壁,将房子布置成一个集展览和娱乐为遗体的俱乐部,妈妈和婶子的尸体成了最初的展览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