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完全的母狗生活

完全的母狗生活

 时间:2019-09-06 10:45:24 来源:艳文阁 
  母狗萌萌好不容易熬到天亮,谢天谢地,土豹子没来,我被老农牵出来,又是在赃碗里吃了几块红薯,等我吃完了以后,老农还在赃碗里填了点谁,我也是真的渴了,也顾不得赃碗了,把水全喝了。
  等到人们一切都收拾好,导游来了,她领着我们这一队人往河边走去。边走边介绍漂流时候的注意事项,因为这次漂流是整整两天时候,半路还要在农家住一夜。
  导游边说着事情,还边介绍着漂流的两岸风光,和两岸的地理人情。说的大家心早就到了漂流船上了。我也高兴的跃跃欲试,早就盼着这一天了,为了这一天我都早早的就扮上了母狗了。
  好不容易到了漂流的河边,漂流用的做的象木筏子的漂流船也都在岸边准备好了。每条漂流船上都有三个大汉,手里操着竹钎在等大家,大家挣着往漂流船上抢。导游在旁边使劲地喊:“大家别抢,小心掉进水里!”
  “别抢,别抢!每条船上六个人!大家按次序上!按次序上!”
  好不容易轮到我们了,林牵这我上第三条漂流船,林上去了,我在林后面,我刚把前腿趴上去,撑船的竹竿一下子横在了我面前:“宠物不能上漂流船!”
  啊?!我楞了!
  “上级规定,所有的宠物一律不得上船!”
  这怎么办?林也楞了。他想了半天,只好先牵着我下来,到了岸上,导游过来了,导游直道歉:“对不起。林主任,全愿我了,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个规定的,是因为前几天有个游客的宠物狗在船上掉进水里,游客跳进水里去捞,出了这样的事故以后,上级做了规定,不允许宠物上船了!”
  怎么办?
  导游又说:“林主任,要不这样吧,你们住的农家的大爷也来了,让他把你这跳狗牵回去怎么样?”
  林有点生气了,他大概也不愿意我不能和他一起漂流,就说:“算了,我不去了。”说完就要往会走。
  这时候,哪个老农过来了说:“林主任,你相信我啊,我半辈子都养狗,绝对不能把你的这条金贵的狗给养坏了,我知道,你这条狗植好几万呢!我保证,等你明天回来的时候,还给你这条活蹦乱跳的狗!”
  他在说着,导游也在旁边劝说。这时候船上的同事也在喊他:“林主任,别为了条狗就不漂流了呀!这可是我们早就说好了的呀!”
  哪个也喊:“林主任,你不来,我们也下去了啊!”
  林无助地看了看我,我心里难过级了,早就盼望的,谁知道,到了边上却不能够了。
  我是绝对的去不了了,就是现在想脱这身狗皮也脱不下来,这可是要用特殊的药水才能狗脱下来的。
  又想,也不能让林因为我去不了呀?只有我做出牺牲了,再说我不牺牲也没办法啊?想到这里,我就挣脱了林手里牵我的狗链子,跑到了老农身边。
  导游看到这一幕,说:“林主任,你看你的狗多么懂事呀,你快去吧!”说着,就往船上推林,林恋恋不舍地回头望望我。我在老农的脚下,对着林“汪、汪”叫了两声。林知道,我这叫声即是叫他放心第去玩,也是无奈地叫呀!
  眼铮铮地看着漂流船在我眼前漂走了!
  我被老农牵回了家,老农把栓在我脖圈上的铁链子栓在狗窝外的木桩子上就走了!
  我也没什么事了呀,我就是有事那也去不了啊!我被栓着呢!
  算了,我还是钻进我的窝里睡觉吧,正好昨夜一夜没睡好。我钻进这又小又矮的狗窝里,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不由的想起了我的过去。
  我是怎么做了女犬的呢?这话还的从七年前说起。
  我出生在山西的一个贫穷的县里,我们那里除了光秃秃的大山,就是贫瘠的黄土了,在山西有句民谣说的就是我们那地方: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可就是我们那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女娃却出落的又水灵又漂亮,那身条,那脸蛋,都能气死那些模特,还有那水嫩水嫩的皮肤,简直就象是一掐就能掐出水来粉白粉白的,十个女子就有十个,脸上连个城里女娃恨死的小痘痘都不长。
  我到了十六岁的时候就有一米六八高了,但是因为母亲有病死的早,父亲又找了一个女人,我就遭了秧。成天受气,因为家里穷,大部分时候吃不饱。可是我的学习就是好。但家里穷啊,我们那里一般女娃子也就是念个小学。任的自己的名字就不念了,我的学习好,家里也没钱给我这个女子念书,何况我还是个后妈,我好不容易念到初中毕业,父亲也死于煤矿的事故。后妈就再也不肯让我念了,没办法,我老爷省吃减用地给我出钱,我考取了西安的一个中专护校。
  七年多前,也就是九七年,我十九岁护校毕业出来被分配在一个大医院做了护士,那时候还是比较好分配的。我毕业以后我的后妈又嫁人了,她到我们家后也没有生育,只是在来的时候带来一个小男孩,算是是的弟弟,其实和我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到现在我们也不联系。这时候我老爷也过世了,世界上我就再没什么亲人了。
  农村女娃有个工作不容易,到医院以后我踏踏实实地工作,我们农村出来的女子干活不惜力气,又不怕赃、累。很快人们就都喜欢我了。这时候,我们医院新来了一个医生,这个医生就是现在我的林主任。他到来仿佛给我们的科室浇了壶开水,使我们平静的科室一下子开了锅。
  这个新来的林医生是个从国内名牌医科大毕业又去日本留学读研究生的,人长的一表人才,高高的个子,一米把三,虎背熊腰却偏偏长了一张奶油小生的脸,是个人见人爱的小伙子,简直就成了我们医院里的白马王子了。这还不算,偏偏家里还特别的有钱,据说父亲的身价上亿,而他却是独生子,你说这样的条件还不把我们医院的女孩子都勾了去。
  他人张的帅,人品也不错,再加上家里有钱,出手又大方,没几天就把医院里的女孩子的魂都勾去了。大家都在暗地里使劲想要得到林。
  这里头唯有我没有这份非分之想,因为我们家那能和他比呀,门不档户不对呀!
  我是条靓靓的母狗(4)
  母狗萌萌可谁知道,越是没有非分之想,命运越是照顾到我的头上。不久以后,我就发现林医生越来越愿意和我说话了,有时候还偷偷地送我点东西。我虽然嘴里不说,可心里高兴级了。这么帅气的男孩谁不愿意呀!
  至于他为什么有那么多追求的不选却专门选了我这个从来没有给他暗送秋波的女孩,在我接受调教后他有一天终于说出了这里的秘密。他说一来是我确实长的靓,他对我说,美女犬美女犬吗,就是要漂亮的女孩子呀,你想啊,那么靓丽的一个女孩子,脖子上戴着狗项圈,被用铁链子牵着,在后面四肢着地爬行,多刺激呀。你总不能牵一个猪八戒她二姨呀,那多没趣呀!再说,对于女孩子来说,越是漂亮的女孩子让她做了母狗,她的心理的落差九越大,产生的心理变化也就越大,才能玩出快感。
  过了大约有三四个月吧,有一天科主任把我从病房调进了手术室,这可把我高兴坏了,在医院里做护士,最苦最累的就是病房护士,苦累不说,有时候还得受气。大家都愿意调进手术室里去,到手术室地位首先就不一样,再说到手术室还会有许多好处呢。比如做手术的时候,患者家属会送来些慰问品呀什么的,当然他们主要是给医生的,但是我们护士也会分到些呀!
  我到手术室报到以后,就听里面的人在背后偷偷地传说我是林医生找院长要进来的,这些人还说本来林医生也没有这么大的面子,是林医生的父亲和院长特别好,林医生打着他父亲的旗号为我办的。
  我听了以后,表面上不动声色,可心里头却美孜孜的。果然过了不长时间,林医生就约我出去了,他不时带我去一些地方吃饭、玩,还给我买我从来也不敢想的高档衣服、鞋子什么的。
  我记得那天是个周五,下了班以后,他来问我六、日有没有值班,我说没有。他就和我走了。吃碗了晚饭以后他又带我去迪厅玩了半天,到我们实在玩累了,他说走吧,到我家去吧。
  我跟着他去了他家,一进家,我简直惊呆了,嘴巴老半天合不上,吗呀,世上原来真有这么高级的房子啊?这不是在国外贵族的家里吧?
  他看我吃惊,就领着我参观。这房子简直太好了,有上下三层,这么大的客厅,还有富丽堂皇的卧室,不用说卧室有多大,光卧室里的卫生间就有十八平米,里面装潢的太漂亮了,看的我眼花缭乱。
  可是他后面告诉我的让我更吃惊,他说他的父母不住在这里,这是专门给他买的,他父母住的比这还有高级。接着他问我愿不愿意住在这里,我高兴的连点头都不会了,直说愿意。
  他趁势把我抱进了卧室里……
  后来我就隔三差五地住在他那里。我记得有次我们在外面玩,都喝的有点多了,回到他那里以后,在卧室里他抚摩我,把我搂在他的怀里,亲切地叫着我小狗狗。我被他摸的全身火辣辣地,下面早就潮湿了,特想得到他,就把嘴唇凑到他的唇上,他却推开我说:“我亲亲的小狗狗,快叫一个。”
  我就趴在他的怀里,嗲声嗲气地“汪、汪‘叫了两声。他高兴坏了,一下子就给足了我。我们疯狂地玩着。
  以后在我们每次玩的时候,他都亲亲地叫我小狗狗,叫我学狗狗叫,高兴的时候他还叫我在床上学狗狗爬,我也乐的做,然后他才给我。我也把这当作闺房里是游戏,每次都满足他。
  有一次,他有公事去上海出差。他和科主任说了,也带我一起去。我高兴级了,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北京、上海呢!
  到了上海他很快办完了事,他领着我逛了南京路、外滩。等玩完了以后,他又领着我坐飞机,我们飞到了深圳。我高兴级了,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呀!原来飞机里面是那么大呀,坐在里面舒服级了,到深圳以后,我们上了国贸大厦,去了沙头角、去了蛇口,玩的好痛快呀!在回去的头天下午,,我们逛商店,逛着逛着就走进了一个宠物商店,呀?!原来世界上还有专门卖宠物东西的商店呀!那时侯专门卖宠物物品的商店连北京、上海也没有呢!
  在宠物商店里有各种各样的猫、狗用品,看的我新奇级了。尤其是还有做的特别象的狗爪子手套等东西。他挑选了一条红色的狗脖子项圈,上面连着一条红色的牵手带,项圈里面是黑色的真皮的,那做工特细,老板说是香港进来的,林又挑选了一对狗的前爪子手套,在他挑选这些东西趁老板不注意的时候他悄悄趴在我耳边说:“这是给你买的,回去给你戴上。”我的脸腾地红了,赶紧看了看老板,亏着老板没听见,我用拳头轻轻地捣了捣林的脑门:“你好坏啊!”
  吃完晚饭,回到宾馆以后,他急不可待地把他买来的东西掏出来,非咬把项圈给我戴上,我不让,他就连哄带骗地把这条红色的项圈戴在了我脖子上。戴上项圈以后我觉得我的脸特别的烫,我到了卫生间里,在镜子里看见我的脸红的象块红布一样。可是奇怪的是我的底下有种异样的感觉,我心里也有种异样的好冲动好冲动的感觉。整在我在镜子里看和体会那种感觉的时候,林进来了,他挑逗地问我:“怎么样!感觉刺激吧!”
  我用拳头使劲地捣着他的肩,趴在他的肩头嗲嗲地说着:“你好坏好坏呀!”这不次于给了他一个信号,他轻轻地脱去了我身上的衣服,连胸罩也给我卸了下来,底下他脱了我的裙子和底裤,这时候我简直就象是着了魔一样,思想上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任他摆布。等他把我脱光以后,他趴在我耳边轻轻第说着:“我的亲亲的小狗狗。来,趴下。”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趴下了。他接着说:“来!小狗狗,爬过来。”
  他牵着牵手带,我顺势就跟着他爬出了卫生间。我在前面牵着,我在后面爬,他还把在宠物商店买来的狗爪子手套戴在了我的手上。
  我们在房间里溜了好几圈,他高兴级了,把我跑到沙发上,用手摸了摸:“哇!流了这么多水呀!”羞的我趴在他怀里再也不敢抬头看他了。
  随着他在我下面抚摩,我下面象着火般一样冲动,我再也忍不住了。趴在他怀里撒娇发嗲地冲出了一句话:“哥哥,快给小狗狗呀!”
  他抚摩的更厉害了:“给小狗狗什么啊?”
  “给小狗狗……啊!给小狗狗……”
  “小狗狗,说呀!说了就给!”
  “哥哥,坏死了”
  让我一个女孩子说这些话,我怎么能说出口啊!可是我实在忍不住了,只好把头几乎贴在了地上,声音小的象蚊子嗡嗡地:“操小狗狗的BB!”
  他高兴死了,就在沙发上一下子就插到了底,插的我嗷地一声。
  “说,小狗狗”
  “说什么啊?”
  “说小狗狗爽死了!说呀。快说!”他命令我。
  羞死了:“小狗狗我爽死了呀!哥哥!”我终于第一次说出了第一句骚话。
  我永远也忘不了一九九八年五月六号在深圳的这个夜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