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居港权一家亲

居港权一家亲

 时间:2019-05-01 02:23:24 来源:艳文阁 
  在香港遮打花园正人头涌涌,这些人都是来自大陆,他们正在集会,向香港政府争取居港权。在人丛中有一个青年,他没有像其他人大声疾呼,他祇默默的坐在一旁。
  他叫周冲,来自东莞,今年18岁,家有母亲王怡38岁,妹妹周淇15岁。
  爸爸周志才香港人,労动阶层,50多岁才回大陆,经朋友介绍,付了5000从农村娶了王怡,当年她才19岁,结婚第二年生下了周冲,过了两年生下了女儿周淇。
  经过十年申请,王怡才批准来香港定居,但因没有钱走后门,两个孩子一直不获批单程证来香港。王怡来香港3年后,周志才在一次地盘意外死亡。
  王怡好不容易找到一份酒家知客的工作,因为还年青,化妆后亦有几姿色,身裁有36C,24,26,一点也不像生了两个孩子,所以小费特别多,每月也能赚到二万元,住在政府公屋,每月租金才一千多块钱,供养两个孩子,大陆生活水平低,所以生活也还算充裕。
  这次周冲是申请三个月探亲双程通行证来香港,妹妹还在大陆。周冲读书的天份不错,这次来香港前已来过五次,每次也报读短期英文课程,因大陆学校的英文水平很低,所以每次来香港也积极进修,这次他的通行证还有十天就到期,但他在两星期后就修完整个课程,要考结业试,看来不能考了。他正为这事烦恼,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上街游行、示威。因他知道就算得到居港权,如果不能找到一份好工,只会加重妈妈的负担,另外还有一个妹妹要他照顾呢。
  他在遮打花园坐了两个多小时,看看表已差不多半夜一点,妈妈也快回来了,带着一肚子闷气往家走,在路上经过7-11,买了两瓶红酒,希望喝了可以早些入睡,不用再想那些烦恼事。回家后,洗完澡,开了一瓶红酒,躺在床上刚喝了半瓶,便听到妈妈开门声音,跟着进浴室洗澡的水声,过了一会王怡洗完出来,经过儿子房间,看见还有灯光,问了一句:「冲,洗过没有?」周冲含糊地应了一句:「洗过了。」王怡探头看了房间一眼说:「你怎么喝酒了?」周冲默不作声,只顾自喝酒,王怡走进房,看见儿子满怀心事,便柔声问:「是不是英文跟不上或班中又有人欺负你大陆仔?」周冲说:「为什么同是中国人,我们訧不能住在香港?我的单程证快到期,我的结业试不能考,我这几个月的努力完全白费了,如果有了这张证书,迟些考进北京或上海的大学机会也大一些,为什么连这机会也不给我?」王怡聴了心里一酸,这是她最痛爱的儿子,也是她下半生的希望。拉了一张椅子坐在床边,拿了一个杯也倒了一满杯红酒,喝了一口,含泪说:「这还是我没有本事,没钱走后门把你们兄妹办来香港,从小把你们兄妹留在大陆,要你们照顾自己,这些年来除了寄钱外没有尽过一点母亲的责任。」周冲听了便说:「妈,我不是怪你,我只是想快些读完书毕业出来,找一份好工,不用你再这么辛苦,而自从爸死后,我知这些年来有很多男人追求你,为了我们兄妹,你也拒絶了。」王怡给这话挑起了一丝感概,回想这些年来,为了两个孩子,真的完全没有为自己打算过。一边想一边大口大口的喝着红酒,周冲讲他今晚在遮打花园见到的情况和自己对将来的打算,王怡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儿子看见她神不守舍的样子,不知是否受酒精的影响,看见眼前的母亲,酒后两面泛红,因为刚洗完澡,睡袍领有两颗钮还没扣好,每次俯身伸手拿酒时,露出了大半个乳房,好几次连乳头也看到,不禁心中一动,周冲喝了一口红酒说说:「妈,我能不能留在香港对我并不重要,但想到要你一个人生活,每天下班,一个人吃饭,还要做家务,你太辛苦了,妈我舍不得你。」说罢伸出双手把母亲搂过来,王怡亦挪过身去坐在床沿,把心肝儿子紧紧抱着。
  周冲嗅到母亲发尾还有肥皂和残余的香水气味,双手抱得更紧,王怡丰满的乳房压在儿子的胸口,使到周冲下面的老二亦渐渐硬了起来,偷偷在母亲颈上吻了一口,感到母亲身体震了一震,抱着他的手搂得更紧,但是没有反对的表示,便大了胆在母亲的面上又吻了一下。听到母亲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带着酒气的呼吸喷在他的颈上,使他胆子更大,下面的老二更硬,双唇在王怡的面上、颈上不断吻着磨着,有时还伸出舌头在母亲的颈上舔了几下。最后王怡软软的靠在儿子肩上,发出了微弱的呻吟。
  两母子搂抱了一会。周冲在母亲的耳边轻声说:「妈,我下面硬得很难受……」王怡一时间不知该怎样反应,想把儿子推开,但手郤不听使唤,周冲的鼻子、嘴唇和刚长出来的须根不断在她面上、颈上厮磨, 双手在她背后乱抓,把王怡弄得心痒难耐,儿子不断在耳边轻声叫:「妈……妈……」王怡的手不由自主地慢慢移到儿子两腿之间,触手碰到一条隔着内裤也感到火烫的大老二,这是她多年来久违了的东西。自从丈夫死后,她就没有性生活,现在手里的大老二把她的原始慾望引发出来。拿着老二的手不由自主地慢慢上下套弄起来,周冲不禁口中发出舒畅的呼声,身体慢慢的向后靠。
  王怡现在可以看到手里拿着一条是8厘米长的老二,紫红色的龟头渗着透明的液体,她眼睛看着这令她又爱又怕的东西,手不停的套弄着。
  周冲一只手把自己的裤子脱下,另一只手在王怡的大腿轻轻的抚摸。周冲下身传来的快感越来越激烈,手在王怡大腿上的抚摸也越来越快,在王怡大腿上抓出了一条条红色的指痕。
  突然周冲把手臂穿过王怡腿间,抱着她的一条大腿,在腿上腿内狂吻着,王怡给他这突然其来的动作拉得倒在床上,现在两母子变成了69的姿势。王怡想爬起来但一条大腿给周冲紧紧抱着爬不起来。王怡说:「冲,我们是母子不能……啊……」。
  周冲原来己把头埋在王怡两腿间尽头,隔着内裤拼命的舔着,双手繄繄抱住王怡的屁股这使王怡的面刚好碰到他的老二。一阵强烈的性气味加上酒精的作用使王怡最后的理智也消失了。
  王怡情不自禁地张开口把她儿子的老二放入口中,这种事她以前也常常做,因周志才和她结婚时己50多岁,加上常常喝酒,很多时在床上也力不从心,要王怡用口才可帮他的老二勉强站起来,但这事她己很久没有做了。
  现在口中的老二跟以前的不同,从前的是半软不硬,现在的不但很硬,而且比他爸爸的大一倍。她把儿子的老二放在口中吞吐着,舌头在顶端的缝一下一下的舔着。
  周冲在另一边嘴巴也忙着,隔着内裤在他妈妈两腿间拼命舔着,王怡的内裤己湿透了,也不知是周冲的口水还是她自己的淫液,周冲一面舔双手在他妈妈的屁股上乱抓,一只手己经从她的内裤边伸了进去。
  王怡正沉醉在口交的快感,突然一阵触电般快感从下身传夹,原来周冲把一只中指从她的屁股缝后插入她的阴道不断的搅动,这一下动作使王怡差点疯狂,屁股不断向前挺,差点使周冲透不过气来。周冲把头抬起,一手把王怡的内裤拉了下来,再把头钻进她两腿间,这次他可以真正尝到妈妈淫水的味道。
  舌头不断在阴核上、阴道中搅动着,王怡己陷入半疯狂半昏迷神智不清状态。周冲舔了一会,坐起来把王怡抱来放她睡在枕头上,翻身压在她上面,双手捧着她的头,吻着她的唇,用舌头轻轻把她的牙齿打开,伸入王怡口中不断搅动,再把王怡的舌头吸过来在自己口中纠缠着。王怡激情过后渐渐清醒过来,轻轻把周冲推开,幽幽地说:「冲,我们是母子,不能这样,这是乱伦,快些起来吧。」周冲说:「妈,你己经孤独了这么多年,现在要珍惜我们可以在一起的时间,让我好好的陪你吧,我们做什么事,关了门有谁知道,祗要我们开心便可以,我们又不是伤害其他人。」王怡还要说些什么,周冲己用口把她的口封住,现在周冲把她压在身下,大老二压在她的肉缝上,周冲一面吻她,一面用下身上下的磨,大老二在王怡的阴核上的磨擦使她再度发出了呻吟,屁股亦配合着向上挺,周冲扶正老二,一挺便插入了她的阴道,王怡感到生平前所未有的充实,不禁「呀……」的大叫出来。
  周冲一招直捣皇龙得手,便不停地抽插,王怡那有给这样精壮的男人干过,www.niqulu.com口中不断发出畅快的呼叫:「啊……呀……不要这么大力……我受不了……」但屁股郤不停的向上挺,双手紧紧的把身上的男人抱着,在他背上抓出了多条血痕。
  周冲抽插了几十下才发觉到妈妈还穿着睡袍,周冲用他的大老二紧紧抵住王怡的子宫然后说:「妈,把衣服脱下好吗?」王怡闭着眼睛说:「你祗知道欺负妈,这些事你不会为妈做吗?」周冲如奉圣旨般把王怡的睡袍从她头上套了出来,周冲现在才清楚看到妈妈的乳房,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乳头还是那么坚挺,他低头把一边乳头含在口中,另一只手在另一个乳房大力的搓着,老二再使劲地抽插起来。
  王怡再次陷入疯狂,腰像蛇般扭着,屁股死命向上挺。周冲抽插了百多下,喉底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声,精关一放,一股浓浓的精液射了出来。
  王怡张开两腿,紧紧的缠住他的腰,把她所有的孙子(周冲射出来的应是王怡的孙儿)全部接收下来。周冲洩过了后,老二还在王怡阴道中一抖一抖的跳动着,王怡闭着眼睛,灵魂好像升了天一样。
  待回过气后,翻了身把周冲推下来,温柔地说:「冲,去洗一洗吧。」周冲说:「妈,我要你和我一起洗。」王怡笑道:「也好,你们小时我很少给你们兄妹洗澡,让我现在尽一下母亲的责任吧。」周冲说:「那就痳烦妈了。」周冲爬起来一手把王怡抱起往厕所走,王怡躺在他怀中有种很奇妙的感觉,一方面好像刚和男朋友做完爱,另方面看见自己的儿子已长大成人,自已的将来已有了依靠,想到这里双手把周冲的脖子紧紧搂着。
  到了厕所,周冲把王怡放下来,调好了水温,开了花洒,大家用肥皂往对方的身上体涂抺着,当周冲用肥皂在王怡的乳房搓抺着时,王怡的乳头不禁渐渐硬了起来,手涂了点肥皂摸向周冲的老二,发觉周冲的老二己在一柱擘天状态。
  王怡仔细地洗着、套弄着,然后用水冲乾净,蹲下把老二放入口中,王怡细心的舔,手温柔地把弄着两颗小蛋蛋,有时还把一颗放入口中,周冲背靠着墙,闭目享受妈妈给他的服务。
  过了一会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把王怡扶起来,背向自己,双手扶在墙上,扶正老二,一下便顺利直插到底,双手抓住妈妈的乳房,拼命的向前插,身体一下一下的碰打在妈妈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因为刚刚才做了一次,所以抽插了二百多下还不能完事,周冲对王怡说:「妈,让我进入后面的洞可以吗?」王怡转过头说:「妈还未试过,但会好痛的。」周冲说:「我会慢慢的放进去,涂一些肥皂就不会痛的。」王怡不想违背心肝儿子的意思,想大不了忍受一下吧,而她自己也想试试这滋味是怎样的,便点了点头。周冲涂了一点肥皂在老二上,找到了入口,好不容易才挤进了一个龟头,王怡感到肛门好像给撕裂了一样,不禁:「呀……好痛……」的叫出来。
  周冲停了下来问:「妈,是不是很痛?」王怡不想扫儿子的兴,低声说:「不怕,妈还受得了。」周冲慢慢的前挤进去,有肥皂的帮助,很快便整根老二齐根进入了妈妈的肛门里。这里当然比阴道窄,周冲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便开始慢慢的抽动,开始时王怡感到非常的痛,但慢慢便感痛苦减轻,再而感到一点快感。
  周冲抽插了数十下,王怡开始将屁股向后挺,配合着周冲抽插的动作节奏。过了百余下后,周冲再也忍不住了,啊的一声把千万的子孙释放出来,但这一次终点是他妈妈的大肠里。激情过后,两人把身体再次冲乾净,一齐回到房间。
  大家躺在床上,王怡把头枕在周冲的左臂上,回味着刚才的刺激,忽然她想起为什么儿子会有这么好的做爱技术,尤其是他的舌头,简直可以要她死去活来。周冲对他妈妈的乳房好像还是爱不释手,不断的搓揉着,王怡轻声问:「冲,告诉妈你是不是有女朋友?」周冲说:「没有呀。」王怡说:「那你刚才做的……是从那里学回来的?除了妈妈外,你还和那个女孩子做过?」语气带有一点醋意,周冲迟疑了一会说:「妈,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先要答应我不要生气。」王怡还以为儿子怕自己吃醋。笑着说:「难道你以为妈会吃自己媳妇的醋吗?」周冲说:「我和……妹做过。」王怡听了好像给一盆冰水当头淋下一样,马上从床上坐起来,颤声说:「你怎可以和你妹妹做这种事,你不是害了她吗?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周冲说:「一年多了。」王怡继续问:「是怎样开始的?」周冲答道:「有一晚半夜我听到妹的房有呻吟声,我还以为她病了,便过去看看,见到她脱光了衣服在自慰,我看了一会忍不住便走进去,妹妹说她很难受,而我的老二又不听话,好像今晚一样,我们就情不自禁的做了,自从我们做过后,妹妹比以前快乐多了,她不喜欢和其他同学一齐玩,以前她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里,话也不跟我多讲,现在每天回家也有很多话跟我讲,又帮手做家务,人也比以前开朗和漂亮了。」王怡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看自己不是光着身体和儿子睡在一起吗。便叹了一口气说:「这都是我这做妈的错,我不能留你们在身边好好的看管,让这种事情发生,不做也做了,但你们要小心不要把你妹的肚子搅大了。」周冲说:「妈你可放心,我们每次都有用套的。」周冲拿起枱上喝剩的红酒,喝了一口,然后把嘴凑到王怡的唇边,王怡微微的张开嘴,周冲便把酒喂进她口里。
  王怡自从懂性以来那试过这样温柔的调情手法,很快便把刚才的话题忘记得一乾二净了。
  周冲一口一口的喂着王怡喝酒,而他的手也不闲着,一面温柔地揉着王怡的一边乳房,王怡现在可以说真不知人间何世。王怡的左手慢慢地向下移,拨开自己浓密的阴毛,摸到自己的阴核慢慢的揉着,右手摸到儿子半软的老二慢慢套弄着,很快周冲的老二便由低眉菩萨变成了怒目金刚。
  这时两瓶酒亦已喝光了,周冲说:「妈,我想你用口。」王怡看了儿子一眼,微微一笑,便低下头把手中的大肉棒放入口中。王怡把肉棒在口中吞吐着,舌如轮转,慢慢由老二舔到阴囊把两颗蛋蛋逐一放入口中,周冲把自己的双腿抬起,王怡一直往下舔,终于舔到了儿子的肛门口。她略一迟疑,便伸出舌头往儿子的肛门里钻。
  周冲几曽试过这种滋味,全身百多万个毛孔全部宣布独立,王怡拼命的把舌头往周冲肛门里钻,好像要报刚才儿子为她的后门开苞的仇一样,一只手拿着周冲的肉棒套弄着要不是周冲刚才己发洩了两次,差点便射了出来。
  王怡另一只也在自己的阴核上拼命的揉,现在她的下面已像黄河缺堤一样,再也忍受不了,抬起头对儿子说:「冲,再给妈一次好吗?」周冲这时已舒服到不能出声,祗能点一点头。
  王怡已急不及待爬起来跨过儿子,张开双腿扶正肉棒便坐了下去。王怡疯狂的上下起坐,好像一个女骑师一样,胸前两个乳房也跟着上下抛动,看得周冲眼花撩乱。
  王怡起落了几十下再也没有气力了,俯伏在儿子的身上喘气。周冲翻过身让妈妈伏在床上,然后把她屁股抬起半跪,移到她后面找到了入口,提着老二用力一挺,便再抽插起来。他一面插一面扒开王怡的屁股,看见她的肛门一开一合,好像向他说话,邀请他进去,待抽插了几十下便把老二拔出来,拿着湿透了的老二往王怡的屁眼使劲一插,这次很顺利地便一插到底。
  王怡的屁眼经过刚才的开幕礼,这次不再感到怎样难受,祗轻轻地低叫了一声便变了愉快的呻吟,王怡不停的把头和屁股两边摇摆,口中发出没有意思的淫叫,周冲再把老二从屁眼拔出来再插入阴道中,这样周冲轮流插着两个洞,自己也感到差不多了。低头对王怡说:「妈,我在你的两个洞都射过了,这次让我射入你的第三个吧。」王怡无力地点了点头,周冲便加快了速度,到最后关头,把王怡一翻,马上跨在她头上,把肉棒往她口里一塞,一股热流直冲入王怡的喉咙,差点把她呛得窒息。她把儿子的浓精一滴不留的咽了下去,王怡慢慢透过气来,拿着已渐变软的肉棒,仔细的用舌头从头到尾为他清洁一番。
  周冲这时也累得动也不能动了,躺在床上喘气。王怡起来拿了一条毛巾,为他把汗水擦乾。再回到床上亲了儿子一下说:「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移民局申请延期居留。」两母子便赤裸互相搂抱着沉沉睡去。
  第二天周冲醒来发觉妈妈不在床上,起来见妈妈在厨房为他准备早餐,周冲走进厨房从后抱着她,双手抓着两个乳房,然后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他的老二已在行升旗礼,高高的顶在王怡的股缝间。王怡转过头来笑说:「昨晚还不够吗?」周冲涎着脸说:「和妈妈做爱永远也不会够。」然后一手把王怡的睡袍拉高,原来妈妈连内裤也没有穿。周冲在她的阴核摸了几下,然后把中指插入她的阴道,才没插了几下,王怡的淫水已流了周冲一手掌都是。周冲把裤子往下一拉,提起老二往王怡的阴道一顶,很容易就全根没入,王怡冷不及防,大叫:「呀……坏儿子……」手里拿着的鷄蛋差点掉了下来。
  周冲好像一个做早操的士兵,下下向前,早上的老二特别硬,每一下都直顶到子宫。王怡双手撑着厨柜,屁股向后迎合儿子的冲刺,淫水沿着大腿流到脚踝。周冲冲刺了百多下,双腿也感到累了,老二仍插在王怡阴道中,从后把她抱起走出客廰,自己半躺在沙发上。
  王怡提着他的大肉棒,对准自己的洞口便坐了下去,她的两个乳房随着她的起坐而跌荡,周冲一手抓住了一只,把乳头轮流放入口中吸吮着,屋里的呻吟声、淫叫声,为这个早上平添了不少生气。
  王怡坐了百多下累到不能再动了,但周冲还未能完事。王怡喘着气说:「冲,妈给你吸出来好吗?」周冲当然求之不得,随着点了点头。王怡爬了下来拿起了肉棒,先把上面她留下来的淫液用舌头舔乾浄,再把肉棒放入口中,先用舌头在棒顶的缝上钻,再用口上下套弄着,现在她的样子活像跪地上向儿子不断叩头,手里同时把玩着两颗蛋蛋。
  就这样王怡叩了五、六十个后,周冲也长叹了声,一股浓精射入王怡口中,王怡这样就享受了一顿美味早餐。周冲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王怡给他冲了一杯咖啡和煎了两只鷄蛋,叮嘱他说:「早些去移民局看能不能延长一些期限吧。」周冲出门后,王怡独自在家,思前想后,昨晚和今早发生的事好像发了一场梦,但下身的感觉让她知道这是事实,她己经和儿子乱伦了。她现在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很后悔,但另一方面刚才的性爱给她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令她一再回味,但将来又怎样面对女儿呢,而女儿和自己的儿子又有这种关系……唉……她袛好收拾心情也上班去。
  王怡晚上回家。刚入门周冲便从房跑出来,把她一手把抱入怀中把她吻得透不过气来。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周冲才把她放开说:「妈,移民局给我延了两个星期。」王怡也很意外说:「他们怎会这么好?」周冲说:「我跟他们说我不是想留在香港不走,我袛是想学好英文,考完最后一个试我会马上回去,我把我这两年的上课纪录和成绩单给他们看, 他们马上便批了,考完试我还可以有三天陪你呢。」王怡说:「这样太好了,那你就不用担心了,你今晚想怎样庆祝?」周冲简单回答:「做爱。」说罢便伸手往王怡两腿间抓去,王怡推开他说:「我刚回来一身汗,先洗个澡吃完饭再说吧。」周冲说:「好,我们一齐洗。」跟着三扒两拨便把自己和王怡的衣服脱光,开了花洒。
  大家除了为对方擦背外,还用口舌为对方清净两腿之间,周冲好像有无穷的精力,在王怡的前和后各射了一次。
  跟着下来的一个星期,王怡白天上班,周冲去上补习班然后回家温习,晚上王怡下班回来吃过饭后电视也不看便上床疯狂做爱。
  很快过了十多天,周冲的试也考完了,也拿到很好的成绩,在过去的十多天周冲在王怡的三个洞不知射进了多少子孙,王怡在这十多天亦也补偿了她过去十多年失去的性生活。
  很快明天周冲够期要回去了,这晚翻云覆雨后,两人躺在床上,王怡说:「冲,你明天要回去了,我们不可以再像现在每天见面和每天……我打算下星期跟公司申请年假回去看你们。」周冲说:「我找到大学后可以申请和妹一齐再来看你。」王怡说:「提起你妹妹我们的事千万不可以让你她知道。」周冲笑说:「打我们相好的第一天我便打电话告诉她了。」王怡跳了起来差点滚了下床颤声说:「这种事你怎可以告诉她,你叫我以后怎样回去和她见面,她有什么反应?」周冲说:「妈,你不用担心,她说袛要妈开心便可以,我不是说过这是我们家的事,关了明门有谁知道,妹还问你的乳房还大是她的大呢。」王怡给他气到哭笑不得,叹了一口气说:「难道这真是天注定的。」随着在床头拿了一包东西交给周冲说:「这里有一些钱,你回去给你妹买些衣服吧。」周冲打开来一看,里面除了钱外还有几盒避孕套。
  王怡说:「在国内买的质量不好,你们别给我搅出一个孙儿或外孙才好。」周冲暗喜,妈妈这样不是暗里允许他和妹妹的关系么。一个翻身把王怡压住说:「让我们先试试你买的质量好不好吧,但你要用口帮我戴。」王怡笑着说:「你这小鬼也不知从那里学会这么多的鬼主意,妈不会,你教我吧。」这晚一共用了三个才相抱着沉沉睡去。
  第二天周冲收拾好准备回乡,那几盒避孕套更贴身收好,临走前当然在母亲的前后洞里放下不少子孙作为留念。
  回到东莞刚进门妹妹己等得很焦急,行李还未放下,周淇己扑上把他紧紧抱住,嘴巴迎上来向哥哥索吻。吻罢,周淇幽幽地说:「哥,这几个月想你把我想死了。」周冲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摸上她的屁股说:「我也每天想你。」周淇嘟长了嘴说:「你每天和妈做爱那有时间想我,上次你去香港每两天也有打电话给我,但这次两天才打一次。」周冲摸着她的一边乳房说:「哥真的也每天也想你,但这些时间我又要申请延期居留又要准备考试所以少打电话给你,今次回来一定好好给你补偿,你的奶子好像大了不少呢。」周淇伸手摸着周冲的老二说:「很多时晚上独自一个人不能入睡,特别是月经来的前后,奶子涨鼓鼓的,很想和你做爱,虽然自己搓搓奶子挖挖洞后会好过一点,但没有这根东西还是缺少了一些充实的感觉。」周冲笑说:「那现在让我给你充实充实吧。」说罢便脱周淇的衣服。
  周淇的乳房比她的妈妈略小,但也有32B,22,32,乳晕和乳头也是很小,呈粉红色的,摸上手很有弹性,和王怡的比又有另一种感觉。
  周淇也急不及待地去解周冲的皮带,把他的裤子拉下来。周淇跪在地上把肉棒拿在手里说:「让我看看经过妈妈的调教它变成了怎样子。」说罢便把肉棒放入口中。
  周淇吞吐了一会仰起头笑着说:「好像还有妈妈的味道。」周冲抓着她的两个乳房说:「快点上床让我看看你的小洞内有没有其他男人的味道。」周淇轻打了他的老二一下说:「除了哥哥外我那有什么男人,其他的男生我都看不上眼,全部都土气得要命,袛有哥哥最好。」周冲给她一赞,登时心花怒放,一把抱了她上床,三扒两拨的便把她脱光,把头埋在周淇两腿之间。周淇的阴毛很少,疏疏落落的长在肉缝对上的地方,大阴唇上差不多没有毛,小阴唇还是鲜红色,和王怡的不同,王怡有一片浓密的森林,小阴唇是深红色的。
  在床上两个女人的表现也很不同,王怡很多时也会采取主动,但周淇则任由摆布,风味各有所长。周冲用拇指撩拨着阴核,舌头往阴道里钻,少女的淫水味也很不同。周淇流出来的淫水不多味很清淡,而王怡每次也像缺堤一样味也较浓。
  周冲舔够了便躺在床上要周淇再给他含老二,周淇的口交技术还未到家,袛懂得吞套,舌头也转得不够灵活,周冲经过王怡的服务后要求也高了。周冲教她要用舌头舔中间的缝,舔的同时手还要不停套弄着棒身,另一只手要摸弄他的蛋蛋。
  周淇抬起头问:「这是妈妈教你的吗?」周冲点点头。周淇为了不让给妈妈比下去,舔得更卖力。周冲把双腿提得高高,口里不断的说:「向下……向下……」周淇手里套着肉棒,一点一点往下舔,到了肛门附近停了下来。周冲说:「舔我那里,我会很舒服的。」周淇摇了摇头说:「不,很脏。」周冲说:「妈妈也是这样给我舔,如果你是爱我就不会觉得脏的了。」周淇为了不让妈妈比下去,便闭着呼吸伸出舌头舔了下去。周冲张大了嘴巴叫:「对……对……就是这样……入一点……入一点……啊……啊……淇……你做得很好……不要停……」可怜周淇闭着呼吸来舔,差点儿窒息。过了一会周淇再也忍受不了,抬起头来说:「哥,你现在可满意了吧?」周冲说:「谢谢你,淇,现在让我来给你服务。」他把周淇放躺下来,先把两个小乳头轮流含在口里,舌头在乳头乳晕上不停打转,然后一直舔下去经过肚脐、阴毛、到了阴核。
  周冲先在阴核上轻轻地舔,然后翻起包着阴核的包皮舔下去,另一只中指插入周淇的阴道。周淇大叫一声:「呀……哥……」像触电般整个人从床上跳起来,双手紧紧的抓住周冲的头髪,腰像蛇样扭动,屁股拼命的向上挺。这样过了几分钟颓然地躺在床上,已经先得到了一次高潮。
  周冲满嘴满脸都是淫水,他把周淇的双腿抬起,舌头往肛门舔。他先在肛门口不停打转,然后往肛门里钻。周淇刚从高潮回复过来,感到肛门又痒又舒服,不禁叫:「哥,不要……不要……停……不要停。」双手不停搓自己的乳房,两颗乳头已经发硬比平时大了一倍。
  周冲舔了一会,抬起头来,把妹妹双腿搁在自己肩上,提起硬得发痛的肉棒往妹妹的小洞就插进去。周淇的阴道已像春雨过后湿到滑不留「棒」,好几次周冲抽插中的肉棒都给滑了出来。周冲抽插了一百多下周淇已经有了三次高潮拍牀叫好。
  周冲把老二拔了出来,把妹妹翻转身,提起湿透了的老二往肛门便插进去。因为刚才周冲已经把妹妹的肛门舔湿了,加上肉棒上的淫水,一下便全根没入。周淇冷不及防哥哥会偷袭她这未经开发的地方,肛门传来一阵撕裂的剧痛,使她不禁高声惨叫一声:「呀……哥……很痛……那里不要……快些抜出来。」周冲知妹妹那儿刚开发,第一次一定会有些痛和不习惯。
  他先不作抽插,把妹妹的屁股压在身下,低头说:「第一次会有些痛,我会慢慢的动,过一会习惯了就会觉得舒服。」周淇已痛得掉下了眼泪说:「但真是很痛……我不要……」周冲说:「妈妈第一次也是觉得很痛,但痛过后她每次我插完前面她都挺起屁股要我来插后面呢。」周淇听说妈妈也让哥哥插屁眼,她亦不想逆哥哥的意思,袛好默默的咬着枕头忍受着。
  当周冲抽插了三、四十下后,周淇慢慢觉得痛苦减轻了,跟着来有一点点快感。渐渐她口里发出了呻吟声:「哥……哥……大力点……深点……」周冲得到她的叫声鼓励,抽插得更加快,百多下后大叫一声:「淇,把屁股抬高点,我要射了……呀……」一股浓精直射进妹妹的大肠。周淇亦感到一股暖流直透到她的肚子里,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感到浑身舒畅。
  过后两兄妹躺在床上,周淇伏在哥哥的胸说:「哥,你弄得人家后面很痛,妈妈每天也这样给你插吗?」周冲说:「对,今天我临走前才在她前后两个洞各射了一次。」周淇说:「那你喜欢和我做多些还是和妈妈做多些?」周冲知道女人的毛病来了,王怡虽然是大家的妈妈,但妹妹的心里也是不舒服的。
  周冲便说:「淇,你们都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两个都无分轻重的爱,你要知道妈妈为我们磋跎了半生的青春,我又未能自立帮轻她的负担。现在既然可以令到她开心,我们应该尽力令她过得快乐一点,迟些妈妈会回来看我们,你别让她难受才好。」跟着周冲说了一大堆妈妈怎样赚钱辛苦早出晚归,怎样为了他们兄妹有好男人追求也不再嫁,尽量消除妹内的妒忌。周淇听完后便说:「我不是吃妈妈的醋,但妈妈知道我们的关系她不生气吗?」周冲起来从裤袋中拿出了几盒避孕套来给周淇看:「这是妈妈买给我们的,她怕我们出事,你说她还会生气吗?」其实周冲心中另有打算,如果可以和妈妈及妹妹一齐做爱真是最好不过,他在色情光碟中看过一皇二后,觉得很刺激,如现实生活中也可以的话真是太好了,而且一个是妈妈一个是妹妹……想到这里不禁发出会心微笑。
  周冲跟着说:「其实我们是一家人,关了门我做什么有谁知道,改天妈妈回来后我们可以和妈妈一齐做爱呢。」周淇啐了他一口说:「你想得挺美,这样难为情的事我才不干。」周冲用中指插入她的阴道说:「我俩都是从妈妈这里钻出来的,我们的身体妈妈从小看到大,有什么难为情?一男二女或一女二男一齐做爱在国外很普通的,改天我带一些光碟回来给你看你就会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周冲打算先把妹妹调教好,妈妈方面就好办多了。
  第二天,周冲回学校办好新学期的事后,他去到一个地下售卖色情光碟的地方挑选了几片集体性爱的光碟,有二皇一后的、有二男三女的,日、欧、美的都有,准备给妹妹来个大调教。
  晚上周冲洗过澡后见周淇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周冲把光碟放入光碟机,调好后对妹妹说:「淇,今天我带一些精彩的片子回来,我们一齐看。」周淇先看到的是两个女人互相抚摸身体,跟着一个黑人进来以一敌二。那个黑人的肉棒足有十二长,看得周淇又好奇又害怕,目不转睛的盯着荧光幕,心想如果那肉棒插入自己的小洞肯定容纳不了,但当她看到那大肉棒在其中一个女人的洞进出自如,不禁心跳加速。尤其是看到一个女人伏在床上为另一个女人口交而后面给那黑人抽插着,周淇不禁面红耳赤。
  周冲坐在妹妹身旁,一手抚弄着她的一个乳房,一手伸到她的两腿间揉着她的阴核,在她的耳边说:「这些多人性爱在外国很普通的,你看他们三个人都可以一起舒服,改天妈妈来了我们也像他们一样三人一起做好吗?」周淇已不懂回答,袛全神贯注盯着荧幕,连哥哥悄悄地把她的衣服脱了也浑然不知。周淇现在脸庞发热,下身空虚,双腿把哥哥的手紧紧夹着不断扭动。
  周冲把自己的衣服也脱掉,把妹妹抱起,背向自己,拿着肉棒对准洞口,扶周淇坐下,一顶到底。周冲一下一下的向上顶,双手抓着妹妹的两个乳房用力的搓。
  周淇不断的把屁股在哥哥的腿上磨,流出来的淫水把周冲的大腿也弄得湿透了,但眼睛一直未有离开过荧幕。待片子放完后,周淇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无力的向后靠在哥哥身上。
  周冲把她扶起来,让她跪在地上,双手趴在沙发,提着老二从后抽插,当然除了穿梭前门外还顺便叩叩后门,周冲这样前后穿梭的百多下,直把周淇插得叫声震天,最后才把子孙留下在周淇的大肠内。
  发洩过后周冲再旧事重提,在妹妹的耳边说:「待妈妈来了我们一起做爱,www.niqulu.com我和你做的时候你就给妈妈舔,我插妈妈的时候我也叫妈妈给你舔,这样我们三个也可以一齐舒服好吗?」周淇点了点头说:「我没有问题但妈妈不知答不答应。」周冲说:「袛要你肯配合妈妈方面我来按排。」周冲说罢在妹妹脸上吻了一下,心里暗暗高兴准备享齐人之褔。
  过了两个星期王怡来电话说公司给了她十天假期,过两天她就回来看他们兄妹。周冲当然十分高兴,但周淇就有点紧张。
  过了两天王怡回到家,刚好周冲回了学校,袛有周淇在家,母女相见应该很开心,以前每当王怡回来周淇总是欢天喜地的欢迎她,但现在的气氛则有点尴尬。
  王怡放下了行李后问:「你哥去了那里?」周淇回答说:「回学校很快便回来。」王怡跟着说:「这些日子你过得好吗?」周淇说:「好,哥每天也陪着我。」两母女相对无言,因大家心中都有事所以大家都找不到话题。刚好这时周冲回来把僵局打破。见到母亲便喊:「妈,你己经回来了,我在学校办完事还想去车站接你。」说罢便一把将王怡抱入怀中,王怡刚想说话嘴吧己给周冲用嘴封住,舌头钻进王怡口中乱搅,手也抓住王怡一个乳房旁若无人的搓。周淇站在一旁,虽然她已知道他们母子间的特殊关系,但也给这情吓得呆在一旁。
  王怡也给周冲突然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想推开他但给周冲紧紧抱住而给他在乳房搓两搓身也软了下来双手也使不出劲来推他,双手袛好软软的放在周冲的肩上。
  周淇看了一会心中的妒意不禁油然而生,她走过去硬把他们拉开说:「哥你真自私把妈妈霸占了这么久,我也要。」说完就搂住王怡的脖子嘴吧印在王怡的嘴上,舌头也往王怡口里钻。
  周淇的两个小乳房压在王怡的两个大乳房上不断的磨。周冲则转到王怡身后用手把她们两个紧紧抱住,舌头在王怡的脖子上不停的舔,老二顶在王怡的股缝间上下的磨。王怡怎样也挣不开她们,口中袛能发出:「唔……唔……」的声音,而胸前和屁股后的快感也使她不愿挣开。
  这样吻了一会周淇放开了口王怡才能挣脱出来,喘了一口气说:「妈一回来你们两个小鬼就联手欺负妈,我坐了一天的车出了一身臭汗,让我先去洗个澡然后一齐出去吃饭,现在己经很晚了。」他们兄妹这才把她放过,这时王怡的内裤已湿得一塌糊涂了。周冲想来日方长,现在应该养精畜锐饱餐一顿,今晚才能应付她们母女俩。
  这晚他们到市中一家酒楼,点了不少好菜还要了两瓶红酒。饭间最初气氛仍非常尴尬,但杯起杯落后他们东拉西扯的聊,尴尬的气氛亦冲淡了不少。饭后回家周淇进去洗澡,王怡两母子坐在沙发看电视。周冲问:「妈,我回来后每天也想你。」周怡说:「骗鬼,你有妹妹陪那还会记挂着我这老太婆。」周冲也不打话,一把抱着她就吻,手也摸进王怡两腿间。王怡把他的手推开说:「淇很快就出来,不要给她见到。」周冲说:「不要紧大家一家人反正她也知道的。」说罢再用嘴把王怡的嘴封住,另一只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大老二马上雄纠纠的跳出来。
  周冲拉王怡的手握住老二。这东西对王怡来说虽然并不陌生,但她的手一碰也有触电的感觉。而一碰到就不愿放开,不由自主的上下套动起来。周冲一面吻一面把她的衣服脱下来,很快两个人已经全裸的坐在沙发上。
  周冲从她的嘴吻到脖子,继而到肩、背,然后把她的头按下来对着他的老二。王怡自自然然地把它放进口里,王怡和这东西分开了十多天大家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肉棒在她的口中不断进出,舌头如轮转般在顶上的肉缝和龟头上不停地舔。
  周冲一手搓着一个乳房,一手按着她的头,妈妈口交的技术和妹妹不同,妈妈知道怎样可以令他舒服,妹妹就须要他指导才懂得怎样做。
  王怡这时候正半伏在沙发上全神贯注地为周冲口交,连周淇洗完澡出来也不知道。周淇倚在厠所门口看了一会,淫水已流到大腿了。
  周冲做了一个手势叫她把衣服脱了,招一招手叫她过来,然后把王怡的一条大腿提起,周淇走过去蹲在沙发旁,这时清清楚楚的可以看到自己十五年前住过九个月的旧居。
  周淇伸出了舌头就往阴核上舔,突如其来的刺激使王怡想坐起来,但周冲按住她的头、提着她的腿使她不能起来,肉棒更加快速度向上顶。周淇一面舔一面用食指和中指在阴道里挖,上下夹攻使王怡不禁疯狂的扭动屁股,口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周冲看也差不多了便把王怡扶起坐在沙发,然后把她一条腿架在自己的肩上提着肉棒就插进出。周淇也坐上沙发一旁揉着王怡的一个乳房,口里吸着另一个乳头。
  王怡已陷入了疯狂状态,手里亦搓着周淇的一个乳房,什么妈妈的尊严也抛诸脑后了,张开口不断的叫:「呀……淇……不……不要……冲……大力点……噢……」周冲抽插了六、七十下,王怡己经有了三次高潮。周冲想不该冷落了妹妹,他把老二抽出来,扶周淇下来半跪在地上,提着老二从后插进去。
  周淇现在再次面对着王怡的阴户,周冲的肉棒刚抽出来王怡的洞口还半开着。周冲一面抽插一面按周淇的头下去要她给妈妈舔。周淇也很卖力,除了舔阴核外,舌头还往阴道里钻。这使王怡张开口一边喘气一边叫:「呀……噢……淇……很舒服……」周淇一方面挨着哥哥在后面抽插,一方面埋头在妈妈腿间拼命的舔,口中袛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两人的淫叫声合起来真是人间最美妙的交响乐。周冲抽插了三、四十下把老二抽出来换了个姿势。他把周淇转过来面对自己,把老二再抽入周淇的洞中然后把她抱起,让她的两腿夹着自己的腰,一手把王怡拖起便往房里走。
  到了房里先推王怡躺在牀上然后把周淇放下,使她们侧身成69的姿势,从后提起了周淇的一条腿然后对王怡说:「妈帮我放进去。」王怡拿起了他的肉棒对准了周淇的洞口周冲一顶便插进去了。
  王怡现在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兄妹相奸的情景,看到自己儿子的肉棒在自己的女儿鲜红幼嫩的阴道中进出,不禁我见尤怜,伸出了舌头往女儿的阴核上舔,同时亦舔儿子的肉棒末端和阴囊上。
  周淇也不闲着埋首在妈妈的腿间狂舔,两个女人的淫叫声和周冲沉重呼吸声充满了房间。「淇……舔入点……对……是……这里……呀……」「哥……大力点……」,「妈往下舔……含我的蛋蛋……」。
  周冲抽插完了妹妹把王怡扳过来伏在牀上压着周淇在下面,提着肉棒往王怡的肛门里插进去。因周冲的肉棒粘满了周淇的淫水所以插进去一点困难都没有。
  王怡:「呀……」的叫了一声便用屁股不停的往后挺,然后埋首在周淇的腿间舔她的阴核,同时用中指在幼嫩的阴道中抽插。周淇仰头看着哥哥插着母亲的肛门,妈妈的淫水沿着阴核滴下来落在她的脸上,她伸出舌头把滴在口附近的淫水都舔进口里。
  周冲抽插了五、六十下把肉棒抽出来再把周淇的两腿架在肩再次插进去,而王怡就坐在周淇的脸上亨受着女儿给她的口舌服务,同时她也弯下身舔着周冲的小乳头。
  周冲受了这种刺激抽插了几十下再也忍不住了,大喊了一声:「啊……」一股浓精便射进妹妹的子宫内。王怡急说:「冲……不要……你没有戴套……」周淇有气无力的说:「不要紧我月经昨天刚来完……」王怡听到才放下了心,低下头把从周淇阴道中倒流出来的精液舔乾净。这时房间中充满了精液和淫水的味,三人像三堆烂泥般躺在牀上,再没有其他的声音除了他们沉重的呼吸声……第二天王怡先醒来,看看身旁的一对儿女,连自己就像三条肉虫般躺在一起,想起昨晚的荒唐,不禁摇头叹了一口气。
  这时周淇也醒过来,她顽皮的在妈妈乳房上抓了一把,用舌头在另一个乳头舔了一下,对王怡笑着说:「妈,我昨晚很开心,你舒服吗?」王怡也不答她袛苦笑了一下。这时突然有一根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道,原来周冲也醒来了。
  王怡说:「一早醒来就这样不规矩。」周冲涏着脸说:「昨晚射了给妹妹现在应该给妈妈补偿。」说罢就爬过了周淇压住了王怡,王怡想挣扎起来,周冲抓住了她的双手把她压住不让她起来,用一条腿把王怡的两腿分开,然后对周淇说:「淇,帮我插进去。」周淇应了一声便爬到后面拿着哥哥的肉棒对准了妈妈的洞口在哥哥的屁股一推周冲的老二便插到尽头。
  王怡:「呀……」的叫了一声说:「你们两个小鬼大清早就联手欺负妈……啊……呀……淇……不要……」原来周淇在背后往周冲的屁股一下一下的用力推,使周冲的肉棒每一下都插到尽头命中红心。周淇转到前面搓着王怡的两个乳房同时和哥哥吻在一起,王怡也伸出了一只手到周淇腿间揉着她的阴核。
  周淇给她的妈妈也搅得浪了起来,待周冲抽插了数十下便搂着他说:「哥,我也要。」周冲笑着说:「好吧也来给你止止痒吧,妈一会再给你。」把老二抽出来从后插入了周淇的阴道中。
  周淇也搂住王怡吻了起来,四个乳房磨在一起。周淇发出了了淫贱的叫声:「哥……大力点……呀……妈……很舒服……」王怡伸出舌头舔着女儿的两颗小乳头,手在自己的阴道大力的挖着。
  周冲抽插了百多下周淇「呀……」的大叫了一声便伏在王怡的身上动也不能动。周冲知道她已到了高潮,便抽出老二再次抽进王怡的阴道中,王怡口里仍含着周淇的一颗乳头,口中袛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周冲抽插了百多下才「啊……」的一声把子孙排入王怡的阴道里。周冲洩过了后翻身躺在牀上,这时周淇已回过气来,她爬起来先用口把周冲开始变软的老二含在口中细心的清洁一番,再爬到王怡的腿间用舌头把流出来的精液舔乾净。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王怡先起来去冲洗,然后包着一条毛巾去做早餐。周冲两兄妹洗过后出来乾脆连衣服也不穿坐在沙发上。王怡做了早餐出来,看到他们赤条条的样子便说:「你们还不穿衣服。」周淇淘气地把她的毛巾扯掉说:「穿来干什么等会还不是要脱。」一把拉她坐在沙发一人一边的把周冲夹在中间,周冲现在做皇帝一样,真的是不知人间何世。
  周淇喂他喝咖啡,王怡喂他吃煎蛋,他手里袛把弄着一大一小两个乳房,有时还伸到下面挖挖两个湿透了的洞。没多久周冲的老二又高高的竖了起来。
  王怡笑着说:「看你的小弟弟吃早餐时也不放老实点。」周淇二话不说跪了下来把肉棒放入口中便吮,但周淇口交的经验还浅,袛知死命的吮,周冲对王怡说:「妈,你教她怎样做吧。」王怡笑了笑也跪了下来,从周淇手中接过了肉棒对女儿说:「要男人舒服你看妈怎样做。」王怡教她除了吮外还要用舌头在龟头上、肉缝上舔,不要忘记还要舔阴囊,周淇也很用心的在旁学习。
  周淇看了一会也把头凑过去,两条舌头飞快地在龟上转,偶然也会缠在一起。这样舔了一会周冲一把拉起周淇说:「淇,上来吧。」周淇跨上哥哥的大腿,王怡拿着肉棒对准洞口扶着她的屁股坐下。插进去后周淇有节奏地上下起坐,口中发出浪叫,两个小乳房不断地在周冲面上磨擦着。
  王怡再次看到自己的一对儿女兄妹相奸的情景,也看到女儿的肛门一开一合,不禁伸出舌头去舔,舌头往肛门深处里钻,后来更用手指挖进去。周淇乳头、阴道和肛门同时受到刺激,很快便有了几次高潮,软软的躺在沙发上对妈妈说:「妈,你来吧我受不了。」王怡很快便接替了周淇的位置扶正肉棒便坐了下去,一边起坐着一边发出了浪叫:「啊……冲……我的好儿子……呀……你……好利……害……你要妈的……老命……了……」周淇这时也回复过来,站到王怡的背后双手搓着她的乳房,王佁也仰起头来伸出舌头和她接吻。这样过了十多分钟,周冲也在妈妈的阴道内发射了,王怡也有了几次高潮软软地伏在周冲身上。
  周淇蹲下来看哥哥的肉棒和妈妈的阴道还串连着,接连处还有些精液倒渗出来。周淇凑上头伸出舌头把流出来的精液舔乾净,连妈妈的肛门也照顾到在那里轻轻地舔。王怡现在浑身舒畅,感到有两个这样孝顺的儿女真是非常幸褔。
  清洗过后回到房间大家躺在牀上,王怡对两个儿女说:「妈想过了,以前我们分开太久了,反正现在很多香港人在这里开酒家,我在这里要找一份工作应不困难,工资也许比在香港低一点,但我在香港认识很多客人也在这儿做生意,可以给酒家带来生意,所以工资应比大陆人高很多的,生活应不成问题,最重要的是可以时常亲近你们。」两兄妹听到当然十分高兴,大家一齐拥着妈妈,三个嘴吧很快又贴在一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