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儿媳秀婷

儿媳秀婷

 时间:2019-05-28 09:26:28 来源:艳文阁 
  碰!客厅传来一声碎玻璃的声音。
  秀婷看着客厅角落的碎杯子,她的心也跟着碎了。她拿的起桌上的白葡萄酒往嘴里倒,直到酒在她嘴里满出来为止。餐桌上丰盛的佳肴,是她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而准备的。
  为了今天这个结婚周年的特别日子,她从半个月之前就开始计划,就连父亲也借故外出,特地将房子和时间留给他们夫妻俩,结果得到的却是丈夫在南部出差赶不回来了。自从结婚丈夫逸凡就忙着事业,三天两头的不在家,就算难得回来,也是三更半夜了。就连今天结婚周年纪念也不能陪她。
  她感觉自己就像个深闺怨妇般的每天等着丈夫的归来。想到这她的心彻底的绝望。回想当初大学一毕业,顺利的进入某大企业上班的她,尤其外表美丽出众的她、再加上36.24.36的诱人的身材,很快的她成为公司里的焦点,更成为众男人追求的目标,逸凡就是其中之一。
  她开始怀疑当初嫁给逸凡是不是错了?想着为何在众多追求者中她会选择逸凡?最后她想到或许是因为逸凡的父亲的原故吧!逸凡的父亲程仪是某大学的教授,由于逸凡的母亲早年因疾病而去世,所以逸凡是由他父亲一手带大的。
  程仪外表给人温文儒雅的感觉,温柔体贴、幽默风趣的个性让秀婷对他有好感,更让她误以为逸凡会他父亲一样,在交往不到半年她就答应了逸凡的求婚。现在她开始后悔当初自己被爱冲昏了头。
  当她再拿起手中的酒往嘴里倒时才发觉,酒早被她喝光了。她带着醉意走到酒柜拿出另一瓶酒,打开酒盖后,又朝嘴里倒。
  你、你怎么喝成这样!
  程仪一个人在街上逛到十一点多才回来,看着醉倒在地上的媳妇,他想大概儿子又失约了吧!程仪走到秀婷身边,将她手中的酒抢了过去。
  来,我扶你到房间休息。
  不要!…我还要喝…爸…我敬你…嗯…爸…我们来喝酒……程仪扶着秀婷进房休息时,秀婷则不断的吵着要继续喝酒。
  不要喝了,我扶你进房休息。
  不要…我还要喝…我还要喝……
  程仪把媳妇扶到房间后,让她躺在床上,坐在床边看着酒醉的秀婷,他无奈的摇摇头!对这美丽的媳妇他一向相当的疼爱,对待她,就像对待自己亲生女儿一样的关心,家中粗重的活他总是强着要做,更常常主动帮忙做家事。而这样的体贴也让秀婷感到让窝心,只要她碰到困难或难以解决的事,她总是想到父亲,而父亲也总是耐心的听她倾诉,不愿其烦的为她解说。秀婷更对这位不时嘘寒问暖的父亲感到无限的敬爱。
  帮秀婷盖上被子后,程仪就离开房间来到客厅,他拿起倒在地上的酒为自己倒了一杯,他想着为何逸凡会怎么不懂的珍惜自己的太太,他想或许他该找逸凡谈一谈了,要不然有一天逸凡会后悔的!很快的瓶子里的酒被他喝光了,他感觉自己的头有点晕。自从妻子死后,他就很少喝酒了。他简单的收拾客厅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
  爸…来…我们来喝酒…
  当程仪躺在床上准备休息时,秀婷带着醉意来到他的房间。她拉着程仪的手要走 到客厅。
  秀婷!你醉了,不要喝了!我们改天再喝,好不好?不要!…我、我没有醉…我还要喝……乖,爸扶你去休息,来!不要!我要喝酒…秀婷!是逸凡不好,他回来后,爸爸会好好的骂他,好不好?我先扶你回房休 息!程仪一直劝着秀婷,但此时的秀婷什么也听不进去,她带着醉意靠程仪的身上。
  爸!为什么?为什么逸凡要这样对我?他是不是不爱我?他为什么不像你一样 的对我?……说完后秀婷在程仪的怀里哭了起来,她紧紧的靠在这唯一可以让她感到温暖的胸 膛里哭着。
  哭吧!尽情的哭吧!
  得到父亲鼓励的秀婷此时的泪水就像决提的洪水一般的涌出来,她哭的更大声, 哭的更伤心。程仪紧紧的抱着秀婷,手则不断的轻抚秀婷的头。
  对于伤心而痛哭的媳妇,让程仪感到心疼,就像自己亲生的女儿受到伤害一样的 心疼。他紧紧的抱住秀婷,深怕她会再受伤害一样的把秀婷抱在怀里。
  哭了好一阵子的秀婷,慢慢的抬起头来,当她看到父亲人温文儒雅的脸正用着深情的眼神看着她时,她的心迷网了!她感觉眼前这位五十来岁的男人才是她想要的男人。她想起父亲对她的温柔、对她的体贴和父亲幽默风趣的个性,才是她想要的丈夫 。她忍不住的闭上眼睛、翘起嘴唇,下巴也跟着抬的更高。
  程仪看着媳妇美丽的脸庞,因酒精而泛红,更加显得诱人,性感红唇的微微翘起,脸上就像是诉说“吻我”的表情,他的心不禁有了心动的感觉。这是打从他妻子去世后,第一次对别的女人有了心动的感觉。他的脑海里却想着,他是我儿子的老婆!我的媳妇!
  但酒精打断他的思绪,欲念从他心里角落迅速的占领他的身体的每个细胞,他低 下头,嘴唇重重的吻住秀婷的红唇。
  秀婷双手抱住程仪的脖子热烈的回应父亲的吻,不停的吸着父亲伸进她嘴里的舌头。此时的他们已忘记他们的身份,现在的他们只是单纯的男女本能而已,他们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的爱。什么伦理道德、公媳关系、乱伦禁忌,早抛在脑后了。
  程仪将秀婷抱起躺在床上,他们俩人在床上翻滚吻着,直到最后程仪躺在秀婷的身上才停止。他们的嘴唇就像黏住似的黏在一起,俩人的舌头依旧纠缠在一起。当程仪的嘴离开秀婷的嘴唇时,秀婷的舌头不由自主的伸出来追逐程仪的嘴。程仪看到后,开口吸吮着秀婷伸出来的舌头,最后也跟着伸出舌头和秀婷的舌头在空中纠缠着。
  程仪伸手开始脱掉秀婷身上的衣服和裙子,秀婷则扭动身体好让程仪顺利的脱下她的衣服。秀婷今天穿的是平常很少穿的半透明性感内衣,这原本是为了结婚周年而特别为逸凡穿的,没想到和她一起分享的却是她父亲。
  程仪脱掉秀婷身上的衣服后,在他眼前的秀婷只穿着胸罩及内裤的雪白肉体。丰 满雪白的胸部因白色蕾丝的胸罩撑而托出美丽雪白的乳沟,饱满诱人的乳房高挺着,顶着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平坦的小腹显得相当的光滑,浑圆的臀部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穿着白色半透明的小蕾丝内裤,内裤小的连阴毛都不太遮得住,内裤下包着隐隐若现的黑色神秘地带,雪白修长的大腿滑直落脚下。
  程仪望着秀婷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让他感觉到秀婷的肉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他忍不住的吞咽下口水,伸手在秀婷丰满浑圆的乳房温柔的抚摸着。
  当程仪的手碰触到她的乳房时,秀婷身体轻轻的发出颤抖。她闭上眼睛承受这难得的温柔。对她说这确实是难得的温柔,丈夫逸凡从未有过的温柔举动,就连新婚之夜也没有。逸凡总是在三更半夜,她熟睡的时候,粗噜的占有她,在一阵疯狂的抽送后,就草草了事。对他来讲这是男子气概的表现,但对秀婷来说,她却觉得自己像妓女一般,只是供丈夫发泄性欲。虽然她曾在逸凡疯狂的抽送之下得到快感,但也只是短暂的,多半情况是逸凡将她的性欲挑起却又得不到全程的满足,让她的心就像悬挂在半空中一样的难受。
  而现在父亲火热的手传来温柔的感觉,这感觉从她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 ,让她的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而下体更传来阵阵涌出的快感及肉欲。
  程仪一面将手伸入胸罩下,用手指夹住秀婷的乳头,揉搓着秀婷柔软弹性的乳房,另一手则将秀婷的胸罩解开了。翘圆且富有弹性的乳房,像脱开束缚般的迫不及待弹跳出来,不停在空气中颤动而高挺着。粉红小巧的乳头,因程仪的一阵抚摸,已经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丽而微红的乳晕,衬托着乳头,令程仪垂涎想咬上一口。
  嗯…嗯…喔…
  程仪低下头去吸吮秀婷如樱桃般的乳头,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受到这种刺激,秀婷觉得大脑麻痹,同时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虽然对方是她父亲,但快感从全身的每个细胞传来,让她无从思考。
  啊…嗯……我怎么了?…喔……
  秀婷觉得快被击倒了。父亲的吸吮和爱抚,使得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阴道里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淫水来。程仪的嘴用力的吸着,含着,更用舌头在乳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另一边的乳房则大力按了下去,在 白嫩坚挺肉乳上不断的揉弄,手指更在她的乳头,揉揉捏捏。
  秀婷像是怕父亲跑掉似的紧抱着程仪的头,她将程仪的头往自己的乳房上紧压着。www.niqulu.com这让程仪心中的欲火更加上涨,嘴里含着乳头吸吮得更起劲,按住乳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这一按一吸的挑逗,使得秀婷觉得浑身酸痒难耐,胸前那对乳房,似麻非麻,似痒非痒,一阵全身酸痒,深入骨子里的酥麻,她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滋味,陶醉的咬紧牙根,鼻息急喘,让父亲玩弄自己美丽的胴体。
  喔……好…舒服…喔……
  虽然乳房对男人来说不论岁数多大,都是充满怀念和甜美的回忆,此时的程仪就是抱这样的情心吸吮着秀婷的乳房。一会后程仪的手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穿过光滑的小腹,伸到秀婷的内裤里,手指在阴户上轻抚着。他的手指伸进秀婷那两片肥饱阴唇,秀婷的阴唇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淫水泛滥,摸在程仪的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
  啊!……
  秀婷用很大的声音叫出来,连自己都感到惊讶,同时也脸红了。这不是因为肉缝被摸到之故,而是产生强烈性感的欢悦声。秀婷觉得膣内深处的子宫像溶化一样,淫水不断的流出来,而且也感到父亲的手指也侵入到自己淫穴里活动。
  啊……喔……好…嗯…嗯……喔……
  程仪的手指在滑嫩的阴户中,扣扣挖挖,旋转不停,逗得秀婷阴道壁的嫩肉已收缩,痉挛的反应着。接着他爬到秀婷的两腿之间,看到秀婷所穿的那件小小的内裤,中间已经可以看到淫水渗出的印子。他立刻拉下秀婷的内裤,看着两腿之间挟着一丛阴毛,整齐的把重要部位遮盖着。秀婷的阴毛不算太浓,但却长的相当整齐,就像有整理过一样的躺在阴户上。秀婷的阴唇呈现诱人的粉红色,淫水正潺潺的留出,看起来相当的性感。
  程仪用手轻轻把它分开,里面就是秀婷的阴道口了,整个阴部都呈现粉红的色调。程仪毫不迟疑的伸出舌头开始舔弄秀婷的阴核,时而凶猛时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阴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阴道内去搅动着。
  喔……喔……爸……别再舐了……我……痒……痒死了……实在受不了啦…… 啊……别咬嘛……酸死了……秀婷因程仪舌头微妙的触摸,显得更为兴奋。她口里叫着的是一套,而臀部却拼命地抬高猛挺向父亲的嘴边,她的内心渴望着程仪的舌头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她浑身颤抖。程仪的舌尖,给了她阵阵的快感,迅速地将她的理性淹没了,子宫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流出更多的淫水。此时的她,只是一昧地追求在这快感的波涛中。她陶醉在亢奋的激情中,无论程仪做出任何动作、花样,她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
  因为,在这美妙兴奋的浪潮中,她几乎快要发狂了。
  喔……不行了……爸……我受不了了……喔……痒死我了……喔……程仪的舌头不停的在阴道、阴核打转,而阴道、阴核,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这使秀婷的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她闭上眼睛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
  看到秀婷淫荡的样子,使程仪的欲火更加高涨,他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剥光。虽说他已有五十来岁了,但他那一根大肉棒,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至少有七寸左右长,二寸左右粗,赤红的龟头好似小孩的拳头般大,而青筋暴露。他感觉自己就像年少轻狂一样。
  爸…我痒死了…快来…喔……我受不了了…喔……秀婷粉脸上所透出来的淫荡表情,看得程仪已奋胀难忍,再听她的娇呼声,真是让他难忍受,他像回复精力似的发狂的压上秀婷那丰满胴体上,手持大肉棒先在阴唇外面擦弄一阵,嘴唇也吻紧她那鲜红的小嘴。
  喔……爸……我不行了……我要……
  秀婷双手搂抱着程仪那宽厚的熊背,再用那对丰乳紧紧贴着程仪的胸膛磨擦,双粉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完全一付准备程仪攻击的架式,一双媚眼半开半闭,香舌伸入父亲的口中,互相吸吻舔吮口中娇声浪语:爸…我受不了啦!……我……程仪的大龟头,在秀婷阴唇边拨弄了一阵后,已感到她淫水愈流愈多,自己的大龟头已整个润湿了。他用手握住肉棒,顶在阴唇上,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阴唇进入里面,大龟头及肉棒已进入了三寸多。
  哎呀……秀婷跟着一声娇叫。
  痛死我了,爸…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好痛……好痛……程仪看秀婷痛的流出泪来,他心疼的用舌头舔拭泪水,他不敢再冒然顶插,改用 旋转的方式,慢慢的扭动着屁股。
  秀婷感觉疼痛已慢慢消却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痒布满全身每个细胞。这是她嫁夫以来,从未有过的快感,她开始扭动臀部,让肉棒能消除淫穴里的酥痒。
  爸!…我……好痒……
  秀婷那淫荡的表情,浪荡的叫声,刺激得程仪暴发了原始野性欲火更盛、阳具暴胀,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他的腰用力一挺!
  哦!……
  疼痛使秀婷哼一声咬紧了牙关,她感觉自己简直就像被巨大木塞强迫打入双腿之间。
  秀婷,太大了吗?马上会习惯的。
  秀婷感觉父亲钢铁般的肉棒,在缩紧的她肉洞里来回冲刺。大腿之间充满压迫感,那种感觉直逼喉头,让她开始不规则的呼吸着,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宫上,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来。
  秀婷吃惊的发现,从子宫里涌出的快感竟使自己产生莫名的性欲。自己也不敢相信会有这样强烈的快感,她本能的感到恐惧。但是程仪的肉棒不断的抽插着,已使秀婷脑海逐渐经麻痹,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只能本能的接纳男人的肉棒。
  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秀婷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唔…唔……好爽…喔…每当程仪深深插入时,秀婷就皱起美丽的眉头,发出淫荡的哼声。
  程仪每一次的插入都使秀婷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 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秀婷淫荡的反应更激发程仪的性欲。
  啊……嗯、嗯…喔…喔…爽死我了…爸…快…再快一点……程仪将秀婷的双脚高举过头,做更深入的插入。肉棒再次开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秀婷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秀婷的眼睛里不断有淫欲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触电的感觉。
  程仪更不停地揉搓着秀婷早已变硬的乳头和富有弹性的丰乳。秀婷几乎要失去知 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喔…爽死了……秀婷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那是高潮来时的症兆,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 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
  喔……爽死我了……啊……
  秀婷软绵绵的倒在床上。但身体似乎尚有着强烈的馀韵,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
  当程仪将肉棒抽出时,这样的空虚感,使秀婷不由己的发出哼声。
  啊……不……
  程仪将秀婷翻身,让她四肢着地采取像狗一样的姿势。刚交媾完的大阴唇已经充血通红,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强烈对比。围绕红肿阴唇的黑毛,沾满了流出的淫水,因姿势的改变淫水不断的涌出,流过会阴滴在床上。
  秀婷尚在微微的喘气时,程仪的肉棒又从后方插了进去。程仪插入后不停改变着肉棒的角度而旋转着。
  啊…快……我还要……
  激痛伴着情欲不断的自子宫传了上来,秀婷全身几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感,而淫水也不停的溢出。
  喔…好…快…再快…喔……
  程仪手扶着秀婷的臀部不停的抽插,另一手则用手指揉搓着阴核。秀婷才刚高潮过的阴部变得十分敏感,秀婷这时脑海已经混乱空白,原有的女人羞耻心已经不见,突来的这些激烈的变化,使的秀婷女人原始的肉欲暴发出来。她追求着父亲给予的刺激,屁股不停的扭动起来,嘴里也不断的发出甜蜜淫荡的呻吟声。
  啊…好爽…爸…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媳妇…让你干死了……喔……程仪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使秀婷火热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肉棒。由于受到猛烈的冲击,秀婷连续几次达到绝顶高潮,高潮都让她快陷入半昏迷状态。她没想到结婚一年了,她竟然在会是在父亲的肉棒下得到所谓的真正高潮。
  啊……爸你的大肉棒…喔…干的我…我好爽……喔……不行了…我要死了…… 喔……秀婷再次达到高潮后,程仪抱着秀婷走到床下,用力抬起她的左腿。
  啊……秀婷站立不稳,倒在床边,她双手在背后抓紧床沿。
  秀婷,我来了……他把秀婷修长的双腿分开,在已达到数次绝顶高潮的淫穴里,又来一次猛烈冲击。
  啊…爸…我不行了…我爽死了……喔…大肉棒…干的我好爽…喔……程仪用力抽插着,秀婷这时下体有着非常敏感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双乳随着父亲的动作摆动。
  这时候,程仪双手抓住秀婷的双臀,就这样把秀婷的身体抬起来。秀婷感到自己像飘在空中,只好抱紧了父亲的脖子,并且用双脚夹住他的腰。程仪挺起肚子,在房间里漫步,走两、三步就停下来,上下跳动似的做抽插运动,然后又开始漫步。
  这时候,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几乎要进入子宫口里,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秀婷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高潮的波浪连续不断,秀婷的呼吸感到很困难,雪白丰满的双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的起伏颤动着。
  抱着秀婷大概走五分钟后,程仪把秀婷放在床上仰卧,开始做最后冲刺。他抓住秀婷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肉棒连续抽插,从秀婷的淫穴挤出淫水流到床上。
  高潮后的秀婷虽然全身已软棉棉,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父亲的攻击,挺高胸部,扭动雪白的屁股。
  唔……啊……我完了……爽死了……喔…好爽…爽啊……秀婷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配合程仪肉棒的抽插,旋转妖美的屁股。肉穴里的黏膜,包围着肉棒,用力向里吸引。
  啊…爸…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喔…你干死我了……爽死……我爽死了…… 喔……程仪一手抱着秀婷的香肩,一手揉着她的乳房,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秀婷也抬高自己的下体,程仪用足了气力,拼命的抽插,大龟头像雨点般的,打击在秀婷的子宫上。
  秀婷!爸出来了!
  程仪发出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
  秀婷的子宫口感受到父亲的精液喷射时,立刻跟着也达到高潮的顶点。她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
  射精后的程仪躺在秀婷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而秀婷连动也无力动一下,雪白的肉体瘫痪在床上,全身布满了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但秀婷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高潮后的秀婷紧拥着父亲,她的头放在仰卧的程仪左胸上,下半身则紧紧的和程仪的下半身紧贴着,他们的大腿交缠在一起。程仪也紧紧的抱着秀婷那情热未褪的身体,他的右手则缓缓的轻抚秀婷的背。秀婷就像只温驯的猫般的闭着眼睛,接受程仪的爱抚。
  他们俩似乎还没发觉他们的身份,他们还沉醉在刚刚的性欢愉当中。慢慢的程仪的手迟缓下来,而秀婷也在满足之后的充盈与安适感中睡着了隔天一早,秀婷突然被一种不安的感觉吓醒!醒来之后,她发觉自己全裸的躺在陌生的床上。惊吓之馀,昨晚的一幕幕影象迅速的在她脑中浮现,她情愿想信昨晚的事只是她的一埸恶梦,但那真的只是埸梦吗?
  当她抬起头来看着熟睡的父亲正睡在自己的身旁,她的心乱了。她更加确信昨晚和父亲所发生的荒唐事。她吓的从床上跳下来,她捉起她散落在地上的衣物跑回自己的房间。
  程仪也因为秀婷的动作而醒来。同样的程仪也感到错愕,他试着回想昨晚是怎么发生的,但他想不起来。他开始感到悔恨,他举手不断的垂自己的头。他后悔自己昨晚对自己媳妇所做的一切,他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更不知该如何面媳妇……回到自己房间后的秀婷,马上跑到浴窒,她开着水龙头,让水不断的冲洗自己的肌肤,她想让水冲掉昨晚的荒唐。她的泪水顺着打在脸上的水流了下来,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背着丈夫和别的男人上床,更没想到会是和父亲上床。她想着以后怎么辨?
  她不敢想像昨晚父亲是趁她酒醉而强暴她的,还是她酒醉后主动的引诱她父亲的。她不断的摇着头让自己的脑中不要浮现昨晚所发生的事情,直到她听到父亲出门的声音,她才从浴窒走出来。她并没有擦乾身上的水滴就倒在床上,眼泪就像洪水一般的不停的流下来。她紧紧的抱住自己,她感觉自己已没有了知觉了,就像死尸般的躺着一动也不动。
  秀婷不知自己就这样躺在床上躺多久,当她再次感觉自己时,是因为电话声而醒来。她猜可能是丈夫打回来的,她手按着电话但没拿起的话筒,犹豫着不知该不该接电话。最后她鼓起勇气将话筒拿起来。
  喂,秀婷啊!我是逸凡。
  喂、喂……秀婷心虚的回应着。
  秀婷,因为分公司的事还没处理好,我明天才能回去,好了,就这样了,拜拜!逸凡简短的对话后就挂断电话,让秀婷根本还来不及反应。她无助的跪在地上哭起来。她感觉在她最需要丈夫的时候,丈夫竟然还忙着他的事业,她不知该怎么辨?
  哭了好一阵子之后,秀婷才穿上衣服来到客厅,看着零乱的客厅,她的思绪也跟着乱了。她开始着手收舍客厅。
  当她站在流璃台清洗餐具时,清洗餐具的手停了下来,她的脑海竟然浮出昨晚父亲的温柔。父亲温柔的冲剌、粗暴疯狂的抽送一一的在她的脑海浮现。秀婷的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淫意。
  但很快的水声将她拉回现实,她发现自己的淫意后,她怕的蹲下去紧住自己的双膝。她一想到自己刚刚的思想,就吓的发抖,她不知为何自己刚刚会有如此的表现。
  中午秀婷简单的吃点东西后,就回房休息。
  当她再次醒后已是晚上了。
  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已经八点多了,父亲还没回来,她想或许父亲也在躲开她吧,就像她想躲开父亲那样的躲她。
  当她这么想时,父亲将门打开走了进来,秀婷不敢看父亲的脸,而程仪也低着头走进来。
  当他打开自己的房间要进房时,他开口问:秀…秀婷,逸凡什么时候回来?明、明天。秀婷简短的回答。
  哦…明天吗?
  说完后,程仪走进自己的房间。
  秀婷看着父亲随着门关上而消失的背影,她的心突然有种轻松的感觉,她也跟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当她洗完澡后躺在床上时,她一直在想,父亲刚刚的话有什么涵意,她想难道父亲要将事情告诉丈夫?一想到丈夫知道后可能的反应,她就感到害怕。但她的脑海马上又想到,会不会父亲知道逸凡明天才回来,今夜又会过来和她……?她不由自主的露出沉醉的笑容。但她又想到她们的关系,她是他的媳妇,他儿子的老婆,她就吓的发抖。她的内心开始挣扎着,她一方面渴望父亲能再次带给她性的欢愉,一方又想到她和程仪的关系是社会所不能容许的伦乱禁忌。
  而程仪躺在床上,被子里充满了媳妇体香的馀味,他不知不觉的脑子里浮现他和秀婷做爱的景像。秀婷那雪白的肉体、诱人的身材和那柔中带紧的美妙触感,让他翻来覆去的。
  程仪爬起来走到秀婷的门口,内心挣扎着该不该敲门?
  秀婷躺在床上看着从门缝映入的影子,她知道父亲站在她门外跟她一样在挣扎。她一方面希望父亲会进来然后粗暴的占有她,一方面又害怕父亲的进来。
  自从妻子死后程仪从来没碰过别的女人,但昨天激烈的性爱让他沉迷了。他沉迷在媳妇美丽的肉体上,深藏在他体内的原始欲望源源不断的涌出。但一想到秀婷是他儿子的老婆,他就感受到强烈的罪恶感。
  最后终于伦理战胜了欲望,他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独单的房间。
  当秀婷发现父亲要走时,她忍不住的从床上爬起来将门打开。
  爸!我们…秀婷低着头说不下去。
  程仪伸手将秀婷的下巴抬起,看着因害羞而脸红的媳妇,程仪的心瓦解了,心中的道德感再次被欲念驱除。秀婷的眼睛则充满泪水看着父亲,程仪低下头狂野的吻着秀婷的唇,秀婷也开始热烈的回应父亲的吻。
  唔…唔…
  程仪的手扯开秀婷的衣裙。秀婷虽然对父亲的狂野小声的回应,但也自主的配合程仪的动作脱掉衬衣裤,此时的她也期待和父亲疯狂的做爱。
  程仪脱掉秀婷身上的衣服后,也迅速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他紧紧的抱住秀婷,让秀婷那美丽诱人的肉体紧贴自己快要爆炸的身体。他们紧紧的相拥,皮肤与皮肤紧紧的贴在一块,他们已经无法抗拒亢奋的情欲,尽情的吸吮着彼此的舌头,贪索着对方的唇!
  程仪让秀婷躺在沙发上,他的舌头开始从秀婷的粉颈一路往耳朵、嘴巴吻去,程仪的舌头并未稍歇而且技巧的,舔一下又再吸一下。程仪技巧的舞弄着舌尖,好像要把秀婷沈睡的性感地带逐一唤醒般,他的舌头终于逼近了胸部,可是并不是一下子就欺近即使是平躺依然高耸的乳房,而只是绕着乳房外侧舔过,接着就转向腋下了。
  秀婷没想到父亲会吸吮她的腋下,一股强烈的快感流过体内。
  啊!……
  秀婷在瞬间如受电击的快感刺激,下体轻微的颤抖,小声的呻吟起来。程仪再度用力吸吮,秀婷的快感继续增加,身体更加战栗起来。接着程仪从另外一边沿着腰线舔着小腹侧边。
  啊……啊……
  秀婷的侧腹部也感受到了甜美的快感。程仪再度把舌头转向秀婷的胸前向掖下游过去。
  这样的爱抚对秀婷而言还是第一次。丈夫逸凡只是粗暴的接吻,揉着乳房,吸吮乳头,用手指拨弄阴唇,有时会用舌头爱抚而已,这样简单的爱抚对秀婷来讲还不够。但丈夫只顾着自己的性欲,从没想到她的感受。她不明白父亲为何如此做?为何不直接的就吸吮乳房。
  程仪的舌头已经爬过小腹两侧逐渐接近丰满挺立的双乳,他从外围像画圈圈一般的向内慢慢的舔乳头。秀婷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乳头不知不觉已经像着火般的发热,父亲的舌头才接近触到外围,如浪潮般的快感即传遍了全身,已然成熟的乳房正中那一点稚嫩的乳头被舌尖翻弄沾满了口水,眼看着逐渐充血硬了起来。
  啊…好……舒服……
  秀婷眉头虽然皱起,但是乳头和乳晕被程仪的嘴一吸吮,流遍体内的愉悦却是难以抗拒的。
  乳房被父亲吸吮着,秀婷不禁挺起了背脊,整个上身轻微着颤抖着。次此番的强烈快感却是平生第一次的经验,此时秀婷才明白为什么父亲的爱抚一直避免触及最敏敢的部位,父亲只不过是为了煽动期待爱抚胸部的焦灼罢了。
  程仪吸完了右边的乳房,再度换上左边再来一遍,用舌尖轻弹着娇嫩的乳头。
  喔……喔……啊…舒服死了……喔……
  程仪的手揉捏着乳房,他像要压挤似的揉捏着乳房,他先是把左右的乳房像画圈圈般的揉捏着,再用舌头去舔着那稚嫩的乳头,使秀婷全身顿时陷入极端的快感当中,全身抵抗不了尖锐的快感,肉体的官能更加敏锐。虽然程仪知道,这样的爱抚是很不寻常的,一般性无能的人或许会做,但常人用这种的爱抚方式实在可说是少有,但他也不能控制自己,他想可能是因为秀婷的肉体,不论怎么样的爱抚,揉捏舔都不会厌倦的魅力吧!
  喔……爸…我好舒服……喔……
  终于程仪的舌头往下舔了,他快速的滑过秀婷平坦的小腹,来到阴阜上。秀婷反射的夹紧大腿,他并没有强去拉开,只凑向细细的阴毛,仔细的闻着充满香味的私处。最后他才慢慢的拉开秀婷的大腿根部,覆盖着阴毛的三角地带柔软的隆起,其下和乳头一样略带淡红色的阴蒂紧紧的闭着小口,但或许是经过漫长持续的爱抚,左右的阴唇已然膨胀充血,微微的张开着,他把嘴唇印在半开的阴唇上。
  喔……
  突然秀婷的下体轻轻的颤抖的,混合着肥皂和女体体香的气味刺激程仪全身的感官,他伸出舌头再由阴唇的下方往上舔。
  啊…爸…喔……
  秀婷发出呻吟。只是来回舔了两三次,就令秀婷的身体随着轻抖,不断地流出淫水。
  程仪把脸埋进了秀婷雪白的大腿之间,先是沿着阴蒂相合的地方,由下往上用舌头舔着。
  啊……好痒……喔……
  秀婷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程仪舌头的滑动,接着又重复了一遍。这次父亲的舌尖抵住了窄缝,上下滑动。秀婷的腰枝已然颤抖不已,她微微的伸直着大腿,一面摆动着腰,在阴唇里,淫水早已将阴道涂抹的亮光光的。程仪把整个嘴唇贴了上去,一面发出声晌的吸着淫水,同时把舌尖伸近阴道的深处。
  啊…爸……好…再里面一点…喔……
  秀婷的淫水又再度的涌起,淹没了程仪的舌尖,他感觉这些从体内流出的淫水都如同秀婷裸体的感觉般那样娇嫩甘美,他驱使着舌尖更往里舔。他不仅有让自己满足的想法,更想让秀婷在自己的手中得到最高的乐趣的心。他把秀婷美丽修长雪白的大腿更为大胆的撑开,从秀婷左右对称的阴唇的最里面开始用舌尖一片片吸吮着。
  喔、喔…对…爸…嗯…就这样…你舔的…喔…我好舒服……喔……秀婷忍不住的叫出来,随着舌尖仔细的爱抚阴唇,从她身体内不却不断的涌出热热的淫水。程仪吸吮着淫水,并用舌头把阴唇分开,就在正上阖闭着部份露出了淡粉红色的绉褶小尖头,被淫水浸湿着闪闪发光。那光景刺激的令人昏眩,他甚至带着虔敬的心情用舌尖把那粉红色的小豆子吸了起来。此时秀婷突然激起了小小的痉挛,程仪更加用着舌尖刺激着阴蒂。
  喔!…爸…我不行了…喔……
  随着秀婷的呻吟声,她的阴唇处喷出了一股淫水,不仅是阴唇已然颤动,连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在受到刺激后微微的抬了起来。
  啊……爽死……爽死了…喔……
  程仪再一次把阴蒂用唇吸进嘴里,秀婷整个下体全部发出了颤抖。舌头沿着黏膜的细缝爬行,一直冲进那深处,大腿抬起张开的下体如此的修长,以及使淫水不断涌出的阴唇充满迷人的魅力。他想着媳妇这一副肉体让他整日都想去舔,去吻,他把裂缝更加扩大,用舌头舔向内侧小小的阴唇。秀婷在甜美的官能刺激之下,不断涌出淫水。程仪更用中指整个伸进裂缝中,并且揉开内侧的小阴唇,他一面吸着滴下来的淫水,一面用嘴按住整个阴唇用力的吸吮。
  啊…爸…爽死我了……爸…你舔的媳妇好爽……喔……爽……秀婷下体不由自主的挺向程仪,程仪的舌尖也再次向性感的阴蒂滑去。秀婷的阴蒂早已被淫水浸湿透,直直的挺立着,程仪用鼻尖顶着,再将舌头滑进开口。秀婷的下体再次起了一阵痉挛,父亲舌尖和手指不断爱抚闭她最敏锐的性感地带,她已经完全的坠入贪婪的深渊。
  啊……爸…我受不了了!…喔……快……喔……程仪的唇一旦接近,秀婷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要爆发出情欲的紧抓沙发。程仪的手指不断的拨弄着阴唇,热热的淫水也从子宫不断的渗了出来。
  程仪并没理会秀婷的哀求,他把中指伸了进去。此时秀婷阴唇的入口处从最深处传来一阵强烈的收缩,随着手指的滑动腰部整个浮起来。
  喔…爸…我…不行了…喔…快…痒死我了……秀婷雪白的大腿间略带粉红色的极为诱惑的凹陷。还有那外侧充血丰厚的大阴唇。不论是哪一个部位,此时都淹没在淫水之下,闪闪发亮,充满官能之美。程仪跪在地板上仔细的一个个的去舔,随着舌尖抚过之处,淫水不断的泊泊流出,程仪更加起劲的吸吮,几乎是粗暴。而秀婷的身体不论舌头如何去挑逗都呈现尖锐的反应,柔细腰枝更加挺起,淫水更加速的溢出。 共4条数据 当前:1/4页 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