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表姐陪我玩换妻

表姐陪我玩换妻

 时间:2019-07-10 11:34:39 来源:艳文阁 
  第一章《箭在弦上》
  我对「换妻」感兴趣,是一次看AV换妻片之后(名字忘了,但无关紧要,这类的片子实在太多),一时心血来潮,就在百度上去搜索了一下,百度上,对「换妻」的定义、解释、介绍很多,其中一篇是这样说的:「换妻游戏,」也就是交换各自的对象来满足性欲。这种游戏在欧美比较普通,由于受西方思潮的影响,在中国,「换妻者」也渐渐蔓延开来了。
  虽然换妻游戏有违社会道德伦理,但在法律上,却难以对其作出相应的限制或惩罚。并且还说道:「换妻应该称呼为换偶。在文明社会中,绝对不应该把任何一个性别视为另一个性别的附属品。如果视为物品进行交换,那是犯罪,」对这些说法,我起初还是认同的,但仔细寻思之后,便觉得有些片面和不妥。
  如「换妻游戏,也就是交换各自的对象来满足性欲。」是指满足夫妻谁的性欲?是单方的满足,还是双方的满足?在现实中,漂亮人妻要满足性欲,在老公那不行时,在外面不用「钩指头」,真比买张晚报还容易;象我这样的男人要满足性欲,只要肯花点时间和心思,也不用把老婆「换」出去。
  后来又一想,是自己太钻牛角尖了,特别是在另一篇上看到「以中年夫妇居多,但也有部分年轻的夫妻参与」之后,我才明白这些夫妇的无奈—他们虽然有钱,但女的大都失去了「钩指头」的资本,男的也不再英明神武,当爱情的激情转化为「亲情」之后,他们就在「视觉疲劳」下相互「呵护」着,用「交换」来得到彼此在对方身上得不到的性欲满足。
  但在诸多说法中,我非常认同「换妻应该称呼为换偶」的说法,我们真的不能把老婆视为自己的附属商品拿去交换。交换商品就是买卖,买卖就要以赢利为目的,以赢利为目的H就是「嫖娼卖淫」,「嫖娼卖淫」就是「违法犯罪」!如果定义为「换偶」,就不一样了。「配偶」是「夫妻」的「学名」,蹬得大雅之堂,并且是夫妻互为配偶,不存在谁是谁的附属商品,这样「换」,就不是交易商品,不是交易商品就没有赢利的目的,没有赢利目的的「换」,最多就是「有违社会道德伦理」。
  但是,「社会道德伦理」也在与时俱进的改变「尺度」呀,如以前有「非法同居」一说,现在没有了;以前称与不是配偶的人「H」为「偷人」,现在不是「偷」了,是很有诗情画意的「一夜情」……君不见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不是先同居再恋爱后结婚的?人们还说三道四的指责吗?年轻夫妇有几个不去「一夜激情」的?你不去人家还说你没本事呐。
  这就叫「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但先走的,肯定要付出代价。说到这,我真的觉得××大学的马副教授SB得「冤」,自己连「偶」都没有,你拿什么去换?还组织呢,还在自己家里,你不是玩「空手道」、白手起家、赚取「最大利润」是什么?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到副教授上去的。我在这里说这些并非废话,实践要有理论指导,要先认识到位,分清「零界线」既然「一夜情」能过去,「换偶」不就是两个「偶」的同时「一夜情」吗?
  关键点是要说「彼此认识」和不能多人在同一个房间「一夜情」!我认清了这些,我心里就有了「檫边」的把握,可以说,有了技术处理的尺度。但有一点我必须说明,我「换偶」的初衷决非是想满足我的性欲——还是叫「换妻」吧,免得狼友们看起别扭,世人都如此说我独不拗众,但在心里我不认同「换妻」只认同「换偶」。
  因为这是有本质区别的——我相貌堂堂能言善语,幽默诙谐大方得体,以《唐白虎点秋香》中的一句经典言子——「人称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小淫虫」来自我形容,虽不「胜」潘安却也「似」潘安,何况我非「梨花」白头,配偶亦非「海棠」娇嫩都正值虎狼之年,我还是好几个「红颜」的「蓝颜」,我想尝试「换妻」的初衷,是出于对老婆「高层次的爱」。
  我老婆结婚前是处子,男朋友就交了我一个,她不是不漂亮,是当年学校的十大校花之一,追她的男生不少,可她就认准我这支「潜力股」。这些年,我「善意的隐瞒」着她在外面「风花雪月」,可她至今与陌生男人说话都会脸红,老婆的表姐说我老婆是「闷骚」,如果我不帮她抓住青春的尾巴,给她找个「开阔眼界」的机会,让她见识一下老公之外的精彩世界,我都很替她不值。
  我很爱我的老婆,可以说,我爱她有时还胜过爱自己,但相比之下,我还是比不上老婆爱我,她爱我真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人将中年,我们的爱情已升华为亲情,这种爱就不是一般初坠爱河的人能体会的。我也曾年轻过——七岁就有了「莫名的感觉」(早熟)13岁就有了「第一次」(偶然)二十多岁与老婆结婚伊始,最高纪录一夜很激情的做了11次(最后的几次是插进去就算一次),但这些看来貌似非常激烈震撼,却宛如「半桶水」的晃荡,只有爱情已升华为亲情的夫妇,才会「无声胜有声」,貌似表面只有丁点不见波澜的涟漪,但其相互的爱,却如「百慕大」的海底不为人知的汹涌激荡。
  我经常对人说,我最亲的女人有两个,一个是我老妈,是她给了我的生命;一个是我老婆,是她给了我的安宁。「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现在要找个这样「既大度又特爱老公和顾家」的老婆真的不容易。因此我时常想:只要她有半点「开阔眼界」的想法,我都会尽最大可能的给她创造机会,并亲自带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多精彩。
  各位狼友千万别认为我是「变态」,是想找绿帽子戴的男人。某心理学家(我这人的最大缺点和优点就是不爱死记硬背,这样我大脑的沟壑就相对的记得要多些,要想精确,就百度一下)说过:「世界上没有不怕死的人,只有不怕死的时候」,正因为有这样的时候,才有文天祥等人物流芳百世;我在这里依样画葫芦的说一句话:「世界上没有不怕戴绿帽子戴的男人人,只有不怕戴绿帽子戴的时候」,而这个时候,就是我说「只要她有半点」开阔眼界「的想法,我都会尽最大可能的给她创造机会,并亲自带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多精彩」的时候,这就是我真正的换妻初衷。
  可能有的狼友不会相信,我是这么个看似有大无畏精神,其实很SB的人,但我只能对你说,这是真的,我为了我老婆,什么事都可以做,只要她愿意,觉得快乐,我就会去满足她,就象她知道我是色狼,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说我那样——我把她的迁就和忍耐,就「读」成两个字:「爱我」!为了这样的老婆,我怎么不可以做一点点傻事,去满足下她呢?更何况,也不是只把她这个「偶」「换」出去,不「换」个「偶」进来。
  首相出访还讲究「对等」呐,我又没亏到那里去!在这种「初衷」的驱使下,自上年入夏以来,我就紧锣密鼓的做起我老婆的思想转变工作来……每当夜深人静,老婆「搬砖修长城」回来,浴罢换上睡裙,我都要「强迫」她陪我坐到电脑前看一会A片,而这些A片,都是我背着老婆为她精选的「人妻乱伦」、「夫妻交换」等内容。
  看的时候,我总要把她抱在怀里,亲咂着她,摩娑着她,有时还要摸揉她那丰满的乳房,扣捣几下她的「馒头屄」,一般用不了多久,老婆的屄屄就会蜜汁满盈,我就会掏出早已勃然的鸡巴,缓缓插进去,慢慢的与她做爱,在她耳旁说着我是如何如何的爱她,并向她「晦人不倦」的传授着各种性交做爱的知识。我老婆虽然很传统,但耳濡目染多了,她也在慢慢的变化,好多的H姿势,都渐渐的接受了,就是人笨,加上害羞,高难一点的H姿势,怎么也做不到位。她以前有两个「禁区」,是不给我做的,一个是「口交」,一个是「肛交」。
  后来,我多次的「打白撒气」和「不懈」的纠缠,说一些诸如「爱一个人,就要爱他(她)的全部……」。「你下面的〖妹妹〗都经常含着我的〖弟弟〗玩,上面的偶尔含一下,怎么就说〖弟弟〗脏?要知道,小〖妹妹〗是最讲卫生的」、「TW综艺有个特邀女佳宾谈〖夫妻之道〗的节目,那些女佳宾说,在性交做爱的前戏中,她们最喜欢给老公口交,当老公的〖小弟弟〗在她们嘴里渐渐变大变硬的时候,她们就会有很强的成就感……」之类的话。
  终于,老婆的嘴巴被我「软磨硬缠」的攻下了,她给我「口交」了几回,但每次时间也不过一两分钟,www.niqulu.com不是说我没洗干净啊,就是埋怨我的阴毛多,有些「锯」人,再不就推说嘴巴痛。我的鸡巴本来是硬硬的,每次被她这么一闹,就会很「伤心」。
  我不是那种非要口交才硬的男人,见她每次都这么「痛苦」,我就不再强求,不强逼我爱的人做不喜欢的事,是我的个性。虽然后来她也比较主动的给我做给了几次口活,但那真的是「东施效颦」,还不如不要她做来得爽快,我外面的「红颜」个个都是个中高手,于是干脆就死了要老婆做口活的心。
  至于肛交,她实在拗不过我时,让我试了一次,那一次,我先用后插式在老婆的屄屄里预热,使她屄水长流、性欲高涨之后,才用手指沾上橄榄油,缓缓插入老婆的肛门里去慢慢的来回蠕动,才插入一个指关节,那菊花就紧紧的含住了手指,几欲不能动弹,我一个劲的叫老婆「放松放松」,可老婆怎么也放松不来,见她不会放松,我就干脆叫她象放「大号」那样向外使劲,呵,这向外使劲的效果比放松的效果要好,不一会,我的中指就全插进去了。
  全进去之后,我就来回蠕动着画圈圈,慢慢把老婆肛门的肌肉「画」松弛一些消除她的紧张感,我还把中指抽出来,再沾点橄榄油又插进去,就那抽出的一刹那,我敏感到老婆的身子颤抖了几下,问她,她很不要意思的说,抽出去那下,她觉得象是大便失禁一样羞人!
  后来我见老婆的肛门松弛了许多,肛门外都被盈出的橄榄油弄得亮亮的我就在大龟头上涂抹了一些橄榄油,然后将龟头轻轻抵在老婆发亮的肛门上,一会叫她放松,一会叫她向外使劲,缓缓的抵了好久,大龟头终于抵进了老婆的肛门里,可就在这时,老婆叫唤起来了:「别……别进了,好……好痛啊,肛门好象被胀裂了……啊!」我低头一看,龟头外真的貌似有些「处女红」,我也被吓住了,抽出龟头一看,幸好不是肛裂,是老婆肛门上的那颗蚕豆大的外痔,在出血了。
  那一次肛交的尝试就这么草草收场,后来我极力鼓动老婆去做外痔切除手术,可她怎么也不去,我揣摩她的心理,一定觉得那外痔是她肛门的守护神,要不是这颗讨厌的外痔,肛门的开发我也会成功的,因为我在老婆身上的「开发」成功了许多,所以,我就觉得要「开发」老婆「去外面的精彩世界开阔开阔眼界」,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我低估了这个时间的「漫长性」,开发「这个项目」几乎与开发「其他项目」同时起步,其他开发都几乎大获全胜,可就这个我还没半点实质性的进展,每当我说如果她想出去开阔眼界,我愿意成全她时,她都很气愤,也很伤心的说:「你在外面做些什么和在家里要我怎么做,我都可以容忍你、原谅你,因为我们毕竟是夫妻,你是我唯一的老公,你别抓住我不愿离婚的弱点来强逼我,跟你一样去外面鬼混……你再说这些,是不是想逼我去死?!」其态度之坚决,使我胆战心惊!
  我老婆的秉性我清楚,她是说得出做得出的,她貌似软弱,但秉性刚烈,在性爱上她有她自己的道德底线,那就是「好女不嫁二夫」、「只与老公做爱」,在我和老婆结婚的第三年,我曾与女医生袁姐发生了婚外情,老婆知道后硬是把我从离婚的边缘拉回来,还从不把我的这段风流往事告诉任何人。尽管老婆现在已放开了许多,接受了许多H姿势,再也不说A片恶心了(唯美和轻口味的)。
  有时也会貌似「疯狂」一会,但那都是她在「底线」内的「放纵」,人嘛,谁没「放纵」过?即使是最伟大的圣人,如果单取其性爱时的瞬间横切面,都与流氓无异!如果我们就以此说他们是「淫棍」或「荡妇」,且不是差之毫厘而缪误千里?我老婆啊就这么个女人,她让我又想起一句话:「有人以宝为宝,有人不以宝为宝」,我们男人都想去外面的精彩世界「开阔眼界」,但她不但不想,还只字不许我提,我真的傻眼了!
  我傻眼,还不仅仅是因为转变老婆的思想观念白忙一场,主要是为我数月前那好奇而爽快的一「点」,而追悔莫及。事情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数月前,由于我百度了不少的「换妻」资料,加上对老婆的疼爱和为她不值,便开始在网络上收寻相关网站,后来终被我找到了,进去一看,要注册和上传有关资料,不然,就看不到「核心内容」。
  也怪我当时卤莽轻率,低估了老婆思想工作的难度,加上人也比较老实,就如实的传了上去,只是我和老婆的照片是摄像头摄取的,不太清晰,好多年来她都不爱照相摄影,也就只能将就那照片用了。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什么实质性的动静,虽然见识了一些「先驱者」的「经历」和「体会」,但我都不太「感冒」,因为与我的「初衷」相去甚远。
  其间也有些活动,一来我太忙,又不能一人去,就没去参加。后来也有找我「聊」的,但男人那形象、那语言水准,连我这一关都过不去,很快就被我Out——因我的初衷是为老婆,所以把关尺度就对准男的,对方女人怎么样对我不重要,为了我老婆,我就是上个不上眼的女人也在所不辞。在聊天和论坛上,我也发了一些看法和观点,但男人们大都不认同,这个游戏目前还是男人为主导,我也就不谈不发了,「换」的心也就渐渐的淡下来。
  没想到,不久前有个男人Q我,说他看过我的帖子,很认同,我们就互加好友,无事时就聊了起来,后来,我们视频语聊——我都是在家里上网,为不影响家人和瞒着老婆,我一般都不视频语聊——那男人还算英俊(白面书生),比我年轻,无独有偶,他也是为老婆来把关的!他说他们夫妻结婚都六年多了,他觉得在性生活上,已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
  我先还以为他在外面H多了,在家里完不成「作业」,他发誓说连一次「一夜情」都没有过,他认为那样做对不起老婆——TMD,这点就比我强多了——后来我替他分析,这「力不从心」也许还主要是视觉疲劳、工作压力大造成的,还有就是体力不济,我劝他要加强锻炼。
  也许是被我貌似诚恳的言辞所「蒙骗」吧,我还没问他职业呢,他就主动告诉我,他在一家××银行工作,是个什么级别的「主管」,现在银行间竞争激烈,各级都有业务目标和周周、月月、季季的考核评比;他老婆也是银行的,就是做个出纳、会计柜什么的,工作相对要轻松些,没什么压力,但也帮不上老公什么忙。这样一聊,我就比较理解了,原来是丈夫满足不了老婆,出于对老婆的爱,才带老婆来找我这样的男人替他完成「作业」。但我没这样说,我怕伤这位兄弟的自尊。
  当然,我也说了我主导老婆「换」的原因是我爱老婆,因为「换」后的「婚姻」会更稳定(这话是看来的),但我没说我老婆很传统,是我想主导她见识一下除我以外的好男人……当我夸赞他能替老婆着想,也主导他老婆来「换」时,他的回答却大出我的意外:「不,是我老婆……劝我来……〖换〗的……」他的话,真的使我大吃一惊!
  他见我大吃一惊的样子,竟然有些口吃起来:「你……千万……别……别误会,我老婆……不……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很纯……纯的」。可那时,我还真没来得及想象他老婆纯不纯,看来,他的反应比我更敏捷。「她……总以为……是她……引不起……我的……兴趣了……又不愿意我……去外面与……不三不四的……女人晃,……染上什么……病」,他急着为老婆辩解着说,「就要我……在网上留心一下,找对……与我们一样想法的……健康夫妻……」啊,原来是这样……我默默的沉思着,我陡的觉得他老婆貌似比我老婆还好,还主导老公出来「换」,这「换」可以一石二鸟:不但可以让老公提起兴趣,还可以学学别人是如何提起她老公的兴趣的!但后来我却笑了,因为我还是觉得自己的老婆好——我老婆可以容忍我在外面多处留香,对面的男人却没这个福气……「大哥……能叫〖嫂子〗来视频吗?」对面的男人啥时开始叫我「大哥」的,我真的记不得了。只记得他这么说了一句。这句话,真如「一石激起千层浪」,我心里很恐慌起来——我老婆的工作还没做通呢,怎么视频?!幸好当时是晚上,老婆打麻将去了,我就如实告诉他老婆不在。「啊……那我们啥时约个时间,好吗?」他有些失望。「好……」,我只得硬着头皮说好。虽然只是在网上,不这样说,我在心理上绝对输不起。
  本来聊天就到此结束了,我的「88」还没出口,那男人突然对我说:「大哥,我老婆在开门,她回来了」。「啊……」我一时不明白他这话的确切含义,我只得应了一声。「先让我老婆……跟你视个频,怎么样?」他貌似有些激动,象有什么好东西要急着与知己分享一样。「你不等我老婆……一起视频了?」我问了一句,但他没回答。我当时只想着他老婆再怎么好,我这边还是「桥」的啊。
  但我也解读了那男人的心思,他是想视频后早早把这事初步定下来,免得我「黄」他们。说时迟,那时快,他老婆已经来到他身边,他一边拉着老婆坐在电脑前,一边把摄像头对准他老婆说:「我正与大哥视频呐,大嫂这会不在打麻将去了,你先给大哥视频吧说会话,我先去洗澡了。大哥,那我就先下了哦!」我很奇怪,从他老婆进来后,他怎么就不口吃了?但我不能问。
  其实这时我真的很想下了,但我却没动,我没动,并不是因为我见那男人的老婆很漂亮,想用狼的灼灼目光把她秀色大餐一顿,而是因为我不想唐突人家,她才坐下我就离开,是啥意思?她一定以为我没视频上眼的。我就是这样很会为他人着想,尤其是对方是漂亮的女人。「嗨……你好……」。见我在看着她,女人有点略显羞赧,她没跟着老公叫我大哥,可见她有几分矜持。
  「你好!……你老公……把你们的事告诉我了,想不到……我们的认识这么一致」,我在心里不停的想着如何措辞,才能打破眼前这有些尴尬的气氛,「我真的……佩服你,你可以说是……爱老公的楷模和高层次爱的先驱……」「哦你……真会说笑……这么粉我……多不好意思……」女人有些羞涩的笑了笑,就这么低着头,再也没说话。
  我见一时难打破僵局,要下的心更加强烈,就立刻就此刹住,说现在算见面了,以后聊的机会还多。临下线时,我对着她笑着说:「你……真漂亮啊!」我这一招,没有几个女人能抵挡得住,这既是对她的由衷赞美,也是表明我对上她了。TMD,我就是这么个顾前不顾后的「火鸡」!
  自那以后,那男人几乎天天要求我老婆与他们视频,我都烦死了,理由找了一些,可不能天天推哦,后来我就干脆不上网,说出差了,躲着他们。我这里挺为难的,老婆又撂出以死明志的话,你说,我能不傻眼吗?
  我也曾想过就这么躲下去,但我还从来没这么狼狈过,我真的没辙了。我也想到找人冒充我老婆去「换」——对方那个「偶」还真的有点吸引我——可找外人后患无穷(有狼友这么写了,我就不说了),最佳的人选是老婆的表姐,她们是姑表,老婆表姐与我老婆有几分想象,就是色肤略有不同,但我相信对方凭一张不太清晰的照片,也分别不出真伪……但要命的是,老婆的表姐现远在××市——他们厂里效益不好,老婆表姐一家子(表姐夫和他二老婆)都办了「两不管」,给表姐夫在广州的一个至亲,做什么「anyigier」(译音:安逸鸡儿)名牌各式皮包在××市的总代理,现在不但有批发中心,还在附近市县搞了几个连锁门市!这会去求老婆的表姐,她会理我吗?
  但我还是打电话去给老婆的表姐说了,她先说现在忙得实在抽不开身,后来又说要考虑一下,但当我完全绝望时,她在电话那头「嘻嘻」的不住大笑:「亲爱的二老公(自从表姐夫有二老婆的事败露后,没人的时候她就这么叫我),你现在有了麻烦,你的二老婆我不来帮你,谁来帮你哦?……我现在就打电话定机票去……」这真是,拉弓没有回头箭,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幸亏我有个以常人之理不能「读懂」的二老婆——老婆表姐,她在这关键的时刻,竟这么顾我们的H之情,不远千里,都要飞回我的身边,来帮我发射这只不得不发射的箭!
  第二章风骚表姐第二天上午,老婆的表姐在机场给我打电话,说是中午的班机,我说去接她,她说:「不用啦,我先去办点私事,晚上到你家吃饭,今晚就住在你那儿」。见老婆的表姐真的要回来,我这颗悬着的心才踏踏实实的落了下来。不过,后来我又担心别一个问题:老婆的表姐很风骚,连她自己都说是「最骚型」,这回去「换」,一定要提醒她多收敛些,别在人家这对「高层次爱」的恩爱夫妻面前,露出骚狐狸尾巴,那就出丑大啦!
  按照身份证的出生年月日,老婆的表姐比我老婆还小两岁,可我丈母娘信誓旦旦的说,我老婆出生的时候,老婆的表姐已经快会走路,对此说法,老婆的表姐也没反对,只是一扭一扭的扭着屁股走到一边,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很显然,她到外地结婚,一定用金钱或美色贿赂过管户籍的人。关于是表姐或表妹,我问过她,她亲着我的脸说:「你还是叫我姐啊……我喜欢……当你姐姐的感觉……」,她真的有「姐弟」情结,与她H 的男人,好多都比她年轻。老婆的表姐是个「见人熟」,因为她有使人「熟」的资本——漂亮和风骚。
  比她漂亮的不一定有她开放,比她风骚的不一定有她会勾引人。她一个小厂的库管员,「熟人」之多令人瞠目结舌,我在机关工作这么多年,我知道名字的有点实权的「八大员」,她几乎都认识,她认识的,我好多还叫不出名字。只要她有心跟你「熟」,没几个男人能全身而退、守身如玉!表姐夫的五老表六舅子七姑爷八姨妈(人多),家里有开馆子办企业收押待审和判刑的,都要托她「周旋」,花别人的银子建自己的关系网,她最行。
  她胆子特别大,才十几岁就会招蜂引蝶,还敢偷偷下户口到外地去结婚,她父母死得早,祖辈留有一幢两进的房屋,她敢背着我丈母娘(她亲姑妈)卖掉,事后问她,她只说「没了」,那幢两进的房屋,当时也价值好几十万,气得我丈母娘大病一场。我真怀疑,现在他们在××市替广州的至亲搞总代理,只是个托词,很大可能就是那笔前搞起来的,但是我没有SB的说出来,那笔钱,分到我老婆这里能分几个?现在我真庆幸没说啊,要不,她会这么慷慨赴「约」?
  她人特机灵只有个初中文化,她啥都敢学啥都敢动,医大(部队医院)「新针科」主任不知什么时候被她迷住了,她硬要人家教她新针技术(即针灸推拿技术),那主任藐视她说,我教你十年你都不会,结果不到半年,她就学会了不少推拿技术,后来就经常穿着护士裙,在「新针科」替病人推拿,不知情的还真不知道她是个冒牌货。
  我与老婆的表姐有这么一腿「姐弟」情结,得追溯到我与老婆结婚不久的那个时候,那时候,我就常听丈母娘讲,老婆有个表姐很风骚,才十几岁时,就有不少男人围着她转,被她钩得没魂似的。老婆表姐是个独女,她父母死得早,丈母娘是她的姑妈,从小看着她长大,可怎么也管不了她,她个性很独立、很反叛。
  本以为她结婚后就会变好,可她依旧还是招蜂引蝶。我当然知道丈母娘在我面前说这些,是想反衬她的女儿(我的老婆)是个好女人,但这么话,对于我这个七岁就早熟,十三岁就搞上洪氏姐妹花的男人,无异是天大的诱惑,我顿时就萌发了对老婆表姐的好奇和欲望,而且这种好奇和欲望越来越强烈!这也许是丈母娘当初讲老婆表姐的风骚事时,怎么也没想到的吧。
  一晃我与老婆结婚都快五年了,还从来没见过老婆表姐长得啥模样,因为老婆的表姐在外地结婚后还没回来过。但我很有信心,如果老婆的表姐回来了,我就一定能上了她,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凭我这副长相、诙谐谈吐和精力十足的鸡巴,要上一个风骚女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终于有一天,我见到老婆的表姐了,乍看时,她还没有我老婆漂亮,皮肤有点黑,不如我老婆的皮肤好,可表姐的身材很好,细腰、长腿,是典型的骨感熟女。她说话口无遮拦,才见面没多久,就「黄段子」不断,我老婆听着都脸红,她那双眼睛,是属于会说话的那种,背着我老婆,一个劲向我抛眉眼,没多大工夫,我的骨头都被她的「秋波」杖(砸)酥了!
  在那初次见面没过几天,上老婆表姐的机会就被我逮到了。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们正在午睡,老婆表姐提着一大包湿被单和衣服突然来到我家,她说正洗着,突然停电了,热天被单和衣服发湿了怕尸臭,就只好提到我们家来洗,我老婆只得去厨房调好洗衣机,这天正好老婆要去单位加班,看看时间快到了,老婆就出了门去单位加班了。
  我老婆走得匆忙,卧室门也忘了替我关。我躺在床上,故意把鸡巴掏出来,假装熟睡,我在心里才默默地数到十多下呢,老婆的表姐就蹑手蹑足地进卧室来了。那时我家不大,就一卧一厅一橱一卫,卧室是我和老婆住,丈母娘在客厅里睡,从厨房到卧室,客厅是必经之路。这时,丈母娘正在客厅的床上午睡,她的鼾声很大。
  「喂,还睡呀,快起来教我用你们的洗衣机嘛……」老婆表姐站在床前,轻轻推了我一下,她声音很低,很嗲。我依旧假装熟睡,心想,我家洗衣机是自动的,老婆替她设置好了,哪里还要人教啊,她这么说,只是试探我是不是醒着,我相信,这时她一定在欣赏我的大鸡巴。
  果然没过一会儿,老婆表姐的手就落在我的鸡巴上,她一定看出我在装睡,就捏着我的鸡巴轻声说:「嗨,你的好大哦,这么露着,就不怕被人偷……」我被她这么一捏,再也装睡不下去了,就捉住她的手,紧紧按在我鸡巴上说:「这是你表妹的,除了表姐你偷,别人谁会来偷哦……」。「嘘——」,老婆表姐用手指了指客厅,「小声点,老太婆精得很——」。
  接着,她摸着我的手臂,嘴巴凑近我耳朵轻声说:「看你挺斯文的,呵呵,身体好结实你怕不怕我偷哦?」我乘机在她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我怕啥啊,要怕,也是你表妹怕嘛……」。「要是我真偷了,你不会对你老婆说吧?」老婆表姐捏着我的鸡巴,媚笑着问。「你以为我有那么傻逼?」我仰躺着,把手伸进老婆表姐的裙子里,隔着内裤摸弄着她的阴户说:「我们都是自家人,你表妹就算知道了,也打不出来喷嚏……」。
  老婆表姐轻轻捶了我一下,脸儿有点红红的说:「嗨,你好坏哦,我和你老婆终究是姐妹哈,不许你……告诉她,要不……我可不好意思……」。我的鸡巴很快就被老婆表姐捏硬了,龟头马眼也流出了淫水。这时,我的手已经伸在老婆表姐的内裤里抠弄着她的小穴,小穴里热乎乎、水淋淋的,哈,她真是那种动情快、淫水多的女人!
  我躺在床上,看着老婆表姐把有些湿了的内裤脱下来,放进随身的坤包里,她撩起群摆,上床来骑在我身上。她不让我脱内裤,怕丈母娘突然醒来我来不及穿。她一手扶着我的鸡巴,一手掰着她的小穴,把鸡巴龟头对准小穴口儿,然后缓缓的坐下来……我仰躺着看不到老婆表姐的小穴是什么样子,但我能感觉到她的小穴不是很紧,有淫水的润滑,顶入一点没费劲。齐根坐入后,老婆表姐就上下套坐起来。
  她很卖力,很主动,把我弄得好爽!也许是怕出汗吧,她后来就不怎么上下动了,只是坐在我小腹上,不停地筛动屁股,用阴户在我耻骨上磨豆腐。我以为她累了,就抽送鸡巴插她,她却伏下身来对我说:「你先别动啊……,我就喜欢……这么磨……,这么磨……最爽……」,她一边说,一边看我的反应,然后接着说,「让我先爽一会儿,我会让你插个够……」。
  尽管我喜欢大力抽顶,但我还是由着她、配合着她,直到她的小穴在我耻骨上磨出了好多的淫水。她似乎有些满足了,就叫我下床站在床边,她把屁股搁在床沿上,双腿成M 型分开举着,我站在床沿边,老婆表姐的下体正对着我,我这才看清楚她小穴的样子:她下体阴毛不多,阴蒂和小阴唇很突出,小阴唇有点大,黑黑的向左右张开着,象黑蝴蝶的两只翅膀。
  啊,原来老婆表姐的小穴是「蝴蝶逼」,难怪她这么风骚的!「你看什么啊……,女人的……还没见过?快点嘛……,轻点、轻点啊……,别把床……弄响了……」。我抬着老婆表姐的双腿,把鸡巴插在她小穴里不停的拗动,为了防止把床弄响,我插得有点慢,但很深,鸡巴几乎是「全进全出」老婆的表姐缓缓扭动着腰肢,轻轻筛着屁股,迎合着我的插抵,这时她眼角含笑,牙咬下唇,一副欲笑不能的样子,不时还把头摇动几下,表示她有些「搁不住」有时她还故意的出声的娇呻媚吟几下,吓得我连忙「紧急刹车」,她却「噗嗤」一笑,那笑声轻得只有我才能听到,非常惊心动魄和勾魂!也许是顾忌丈母娘突然醒来,太紧张了,也许是好久没这么爽过了吧,一向自诩「精久不射」的我,很快就向老婆的表姐「缴械投降」了。
  我有些沮丧地伏在老婆表姐的身上,向她说对不起,她却抚着我的头说:「我们……这才是……第一次嘛……,你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后来我才知道,老婆表姐在磨豆腐时就已经高潮了,她躺下叫我插,是让我也高潮,她只是没有二次高潮而已。自那以后,我就和老婆的表姐经常偷欢,我喜欢她的「风骚和直白」,我们很快就成了常常交流性交技巧和性交体会的性伙伴自从我在卧室掏出大鸡巴装睡,把她诱惑上手后(其实不用我诱惑,她也会勾引我的,但我先行一着,总有些胜利感),我们就经常H ,其频繁程度,高出我老婆替我「洗衣服」(H 隐语)N 倍。后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知道了她老公有个二老婆,她与我的交往就更加肆无忌惮,大概我和老婆表姐在我家偷欢M 次后,我们都怕被丈母娘察觉,老婆的表姐就建议把H 「阵地」转移到她家去,说表姐夫是厂里的什么主任,上班时间很少回家。于是,我没事的时候就溜出单位开着车去,几分钟就到,很方便,我们就大白天锁上门,在他家卧室里将H 的各种招式「切磋」了一遍又一遍。
  常言说,久走夜路必撞鬼,有一次,我们在卧室里一丝不挂的颠鸾倒凤,大玩「69式」,她趴在我小腹上,捉住我的大鸡巴做口活,双腿分开要我给她舔屄屄。看过我其它原创的狼友都知道,我老婆表姐的屄屄是「蝴蝶屄」,阴蒂大而突出,蝴蝶屄的小阴唇就象一双蝴蝶翅膀,又大又黑,那屄屄不知被好多男人戳过(奇怪,她竟然没得病),我那里舔得下口?于是,我就用手指沾着口水揉,正这时,房门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当时我就惊呆了!「完了」,我脑子一片空白起来……「快把内裤穿上,趴着,装睡!」老婆的表姐很镇静,她迅速穿上内裤、戴上纹胸,找了件「大垮垮」(宽大)衣服穿上,一边穿一边去开门,还边开门边说:「这门锁老坏,我也经常打不开,明天找个修锁的来看看……」,我听她说话的声音,一点都没变。
  表姐夫一边应着,一边走进了卧室,当他看到我几乎全裸的趴在他床上睡的时候,一定大吃了一惊:「你……你们?」「表弟说,他身上痛得很,我正给他推拿按摩呐……瞧,这会松活(好)多了,都睡着了……哎呀,累死我啦,你回来得正好,给我……揉揉肩哦……」。老婆表姐好会表演啊,我这才明白她叫我趴着装睡的意思。
  表姐夫是回来拿文件的,他出门时忘记带了,那文件就在床头柜上。我和老婆表姐只顾着快活,近在咫尺的那么大个文件袋我们居然都没看到!受了那场惊吓,我好久都不去老婆表姐家了,我不是怕谁,毕竟是亲戚,大家脸上都挂不住,可表姐说:「你怕个啥哦,他都有得二老婆,就不许我有个二老公唆?就算他知道有怎么样?他还敢打不出什么喷嚏……」。哎,我老婆表姐是这样的沉着镇静,处事不惊,我深感不如,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令我刮目相看!
  我老婆的表姐真的很骚,我说她「风骚」,是因为她喜欢我,我有些粉她、美化她,有时我和老婆、老婆的妹妹、老婆的表姐上街,不认识的人都会以为她是我老婆,回头率特高:「瞧,那一对夫妻好恋乐哦……」只要听到这样的议论,我不用看,就知道老婆和她妹妹已经躲得远远的,不愿看到表姐骚相毕露的样子,这会的老婆表姐,她一定正挽着我的胳膊,将丰满的乳房贴在我身上,还在一个劲悄悄的咂亲我。
  好了,我和老婆表姐有一腿的来龙去脉,我就补述到这里,咱们闲话少说,「故事」接着往下讲……我接到老婆表姐的电话后,第一件事就是向老婆做了汇报,老婆很平静,就叫丈母娘晚上多弄点饭菜,下午她照常上班,晚上照打麻将不误。其实晚上老婆的表姐也没来吃饭,她的熟人多,那里都有饭吃。她来的时候,丈母娘已邀了麻友在客厅开始了「搬砖」(打麻将)。老婆的表姐给她姑妈(我丈母娘)丢过去「嗨」的一声后,就径直进了我和老婆的卧室,我正坐在卧室里的电脑桌前等她。
  「嗨,怎么还没开机哦?」老婆表姐进们后,就轻轻掩上房门(没拴),外面的搬砖声顿时小了许多,我还没说话,她就一下子扑过来,抱住我一阵乱啃,我这会哪有啃的心思,就提醒她:「别……小心……口红……」我的嘴巴被她堵得慌,说话也这么断断续续的。老婆表姐才不管这些,一边照啃不误,一边得意的说:「你放心……我的口红……是……不会掉滴……」亲了好一会,老婆表姐才放开我,接着就一屁股坐在我大腿上,一边替我开机,一边听我给她交代「注意事项」,我见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就求她专心听我讲,见我求她,她居然又跟我开玩笑:「好哦,那你……亲亲我,亲了,我就会很专心滴……」哎,我这么着急,她居然还不住的开玩笑,我真服她了。
  「不就是叫我收敛些么,别这么婆婆妈妈的,我知道」 .「还有就是你要少说话……」。「好的,我少说话,多办事……」,说的时候,她的手伸向了我的胯裆,我没办法,只得由她。不一会,我「弟弟」就违背了我的意愿,兴致勃勃的昂起了头。
  「二老公,我们好久都没〖办事〗了哦,我那么远……都飞回来为你〖赴汤蹈火〗,你这么近……都不来……〖亲热〗我嗦……」说的时候,她一直在捏弄我的大鸡巴,我知道她说的「亲热」,就是要我用大鸡巴操她。「不行……你姑妈她们就在外面打牌……」我想以此推脱,早点做正事,说不定那对要换的夫妻,他们已经看见我上了线。「那几个老头儿、老太婆,他们哪个会进来哦,你听,麻将声这么欢……」我实在拗不过她……只得委曲求全。
  老婆表姐拉开我的裤链,把我硬棒棒的大鸡巴掏出来直竖着,她撩起长裙,一手掌着鸡巴竿儿,一手把内裤绷开,用屄屄口套住我的大龟头,就缓缓的坐了下来,坐的时候,她那屄屄里竟然发出了「噗嗤噗嗤」的响声。就这时候,要「换」的那队夫妻Q 我了!
  第三章《坐爱枫林》
  这次视频,总的来说还比较「顺利」,没出什么大的纰漏,由于我交代在先,老婆的表姐很收敛,很少说话。她本来就漂亮,现在又是什么总代理,打扮得很时髦,我都觉得她年轻了七、八岁,对面的男人一定对上了她。当那男人夸她漂亮时,她回答的也很得体,连什么「你这么说,我真的很不好意思……谢谢」都用上了,但是,当那男人再次称她「嫂子」时,她突然冒出一句,真把我吓了一跳:「你别叫……嫂子啦,都把我叫老了,以后,就叫我……莲姐吧」。
  我荤啊,嫂子就一定老吗?我那帮兄弟还把我年轻点的红颜叫「嫂子」呢哎,文化底就是没文化……最要命的是最后那句「叫我莲姐吧」,我老婆的名字里根本没「莲」,「莲」是老婆表姐自己的名!她一时没「换位」过来就说漏了嘴!
  好在对方一时没听清楚,问「什么?……莲什么……」的时候,我立刻帮她「圆场」:「我老婆小名叫〖莲子〗,丈母娘生她的时候梦见许多莲藕……」,「莲子」和「莲姐」音很相近,这才蒙混了过去。
  接下来就是定「换」的时间和地点。一般玩「换」的游戏,都是「换」+ 「玩」(旅游)。当时已是9 月中旬,我就说时间定在国庆长假吧,地点我建议在××市,那里既是我们两对夫妻所在城市的中间点(我很讲究对等的),又有古城风貌和自然风景,虽不如苏杭、漓江出名,但旅游的人也相对少得多,要安全些,那儿我去过,有一些了解,必要时可以做他们的导游。
  看来他们真的很信任我,没持相左的意见。后来,我就把我知道的那个宾馆(其实是个有特色的旅馆)的地址告诉了他们,说好10月1 号上午11点,我们在宾馆大厅右侧的咖啡厅见面。
  最后我和那男人相互交换了手机号码,到时好方便联系。我之所以要坚持在国庆长假见面,是有原因的,因那时我们有个观摩研讨会在外地召开,到时我事先编个理由向老婆请假,在外面多逗留几天。还有就是老婆的身份证,一直就是我的皮甲子里,家里的许多事,老婆都依赖我管,我决定到时悄悄带出去,因为我不清楚到时登记要不要(我问过一些朋友,有的说要,有的说不要),哎,以前出门,都有下属打点一切,这次好事必躬亲,真的有点烦啊!
  在整个「视频」过程中,对面那的「偶」很少说话,只是坐在老公身边,默默看着我,我从那女人的眼睛里,很快就看出了两个字——倾慕。其实他两口子都在看着我们「两口子」,但他老公更多的是在看我的「表姐老婆」。
  最难受的是我的鸡巴,一直插在老婆表姐的屄屄里动都不敢动,我几次要「退」出来,表姐都用手抱住我的大腿不许我退出,我又怕推她动作大了,被这对「高层次爱」的夫妻看出端倪,就只有牺牲难受的「弟弟」。我老婆表姐特喜欢「磨豆腐」,这时的坐姿不能「磨」,她就不「依教」,她把我一只手拉到她胯下,示意我用手指揉她的阴核,这个动作不大,我就依了她。
  好容易「揉」到视频完下线,她居然也能忍耐,动也没动一下,实在受不住时,就趴在电脑桌上装着看东西,当然,我揉的也轻,还调了调视频头的角度,视频一完,老婆的表姐就立刻转身坐在我身上,使劲的「磨豆腐」直到高潮,她居然没大声的嗯嗯!那一晚,老婆的表姐就在我家过的夜,但她是与我丈母娘(她姑妈)睡的。 共4条数据 当前:1/4页 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