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玄幻 :【狐说】

【狐说】

 时间:2019-05-25 11:13:37 来源:艳文阁 
  这一年中原大雪。
  大概很多人都还记得那一场雪,整个中原都被冰雪覆盖,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几度。高速公路封道,飞机停航,几乎所有的交通都陷于瘫痪。
  凌辰的故事就发生在那个时候。
  那一年他新婚,因为和父亲在广东做生意,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徐晶。本来她就职的酒店是凌辰的采购商,因为酒店在当地极为有名气,客人也格外尊贵,所以需要大量的山珍野味,而凌辰的父亲一直是这个领域的行家,做了一辈子贩卖珍奇的营生,由于南人喜食之癖,凌父又善于笼络交际,生意渐做渐大,获利极为丰厚。
  也正是因为这样,凌辰大学毕业以后,就自然去了广东跟随父亲学做生意,有着子承父业的意思。没想到生意还没熟络,倒先凭借文雅的举止和清秀相貌入了美人芳眸,顺顺当当给凌家娶来了一位天仙媳妇。
  徐晶是采购部的经理,倒不是资历有多深。采购部一向是酒店的肥缺,打这位子主意的人可谓挤破头,不过面对董事女儿这样一位强大的竞争者,不甘心也就只限于不甘心罢了。
  少年夫妻,自然恩爱异常,好的一个人相似。女家又慷慨,光是那一辆宝马750的陪嫁,在皖南老家就被乡人津津乐道了。
  第一年带新媳妇回家,意在风光,所以不肯做飞机,硬是要开了车回去。
  结果大雪封路,小夫妻被困在了路上。
  初始还没惶恐,一天里走走停停也还挪动了一二十公里。到第二日,愈发堵塞。又熬了一夜,风雪更重,连为了赚钱冒雪卖食物的农人也不见来了,食物汽油耗尽,有人开始弃车自寻投处。两人起先还盼着有人来救援,再耗半日,饥寒交迫不能忍受,终于也弃了车下公路寻找人家躲避。
  积雪盈尺,路田不分。两人深一脚浅一脚走了两个小时,全没看到农户人家踪迹。到后来,连身后的公路也看不见了,才惊惧起来。又走了一程,转过一座小山包,竟然遥遥望见孤零零一间房屋,矗立在黄昏的的风雪之中!不啻于绝境逢生,亲爹娘一般迎了过去。
  敲门却没人答应,似乎没人在里面一样。两人不死心,又敲了一阵,才有个人的脸在防盗窗的玻璃后面隐现,满眼警惕,问:“做什么?”
  凌辰说了原委,央求他放自己夫妻进屋。那人却不肯,说:“我是个身有残疾的人,荒野独处,这世道又险恶!放你们进来,怕不利了自己。”
  夫妇再三哀求,那人只是不允许。凌辰眼看妻子脸色苍白身体瑟瑟,实在支撑不住了,就在门外给那人磕头,说:“你只是防人,我妻子羸弱,总不至于害了你!你救她进去,让我一个人在外面挨就是了。”
  那人思考了一会儿,才勉强答应。却要凌辰先往远处退了,才开门放徐晶进去,旋即又把门反锁了。
  等凌辰重新走回门边,听到妻子在里面和那人央求,并许以重酬。那人只是不肯。徐晶总是夫妻情深,刻意婉转了语气继续哀求。她本来声音娇媚,这时候蓄意要讨好,听上去更诱惑动人之极。那人唯唯诺诺,只是不松口。
  突然听见妻子一声惊叫,声音十分羞恼,似乎是遇到纠缠一样。
  凌辰怒极,在外面拼命砸门,却只是徒劳,急切中寻到了靠在墙边的扫把,去到窗边隔着铁栏敲破了一块玻璃,向里面问妻子:“徐晶徐晶你怎么了你没事吧?”里面妻子带着哭腔回答:“他……他刚才……摸我的胸……”
  凌辰这时候才看清房间里状况。屋中陈设简陋,都是七八十年代的旧物,只异常地在客厅却放着一张大床,奢华至极,铺陈一新。妻子徐晶正站在床边,双手护胸,满面惊恐。她的前面,背对自己站了个拄拐的矮小男人,驼背鸡胸,身上衣着褴褛,竟然乞丐相仿。
  凌辰开口大骂。那人回过头来,也不生气,回他说:“我救你妻子,也不求什么回报,摸她这一把,就算是我要的报酬了,算起来你还占了便宜!有什么好骂的?”凌辰向妻子大声叫:“你给我开门,我进去杀了他!”
  徐晶已经被吓得要哭起来:“门被反锁了,钥匙在他身上……”她厌恶那个面目猥琐的男人,心里又怕,竟不敢去讨。
  天色渐渐暗下来,风雪更重,凌辰在门外叫骂了许久,气力损耗,再也抗不住寒意入骨,唇白肢僵,人也渐渐委顿。屋里却温暖如春,一墙之隔,分割出两个世界,宛如地狱天堂。好在那人没再骚扰徐晶,她就到窗边和凌辰相对,伸出手来给他取暖。可惜雪中之炭微不可计,看着丈夫不住打颤,随时要倒的样子。
  心若刀割,只得仍旧央求那男人:“给他些衣服棉被,或者汤水,好维系着一条性命!”
  那人却要挟她:“你肯给我摸吗?”
  徐晶脸色苍白,犹豫了片刻,咬牙点头,说:“我肯。”
  凌辰听了却咬了牙根叫:“我不肯!”
  那人不理会凌辰,对徐晶说:“现在你肯,我的价码却要调了!彼一时此一时,你丈夫这时候性命攸关,绝抗不到明天,你要陪我睡觉,我才肯施舍。”
  徐晶听了满脸涨得通红,骂了声无耻,却心急如焚,总不肯眼睁睁看丈夫冻死在门外!可让自己跟这样一个猥琐肮脏的男人有什么不堪,却是想想都觉得恶心之极!只是一眼又一眼去看窗外那张自己许诺了一生的脸,但盼望他能有一分松动,自己也肯赌上清白救他!
  丈夫却梗着脖子,咒骂不断。只是气息渐弱,明显身体抵不住了。
  看他越是倔强,自己越是心痛。
  那男人又进一步诱她:“你也不是没经过男人,贞操这东西,也只是说给别人听的。世上女人为了蝇头之利,用身体去换的大有人在,也肯迁就嫖客种种猥亵。更有女学生为了部手机出卖第一次!你只让我上一下身体,却能换回丈夫的命,难道还不值得?”
  徐晶低头沉吟不语。又过了片刻,猛抬起头来,一脸坚毅,似乎下了巨大的决心。坐到了床边,慢慢抬手解开外衣的纽扣。
  一枚……
  又一枚……
  外罩终于解开,露出里面贴身的杏黄色毛衣。身体的曲线暴露无遗,细细的腰身往上,陡然耸起来,饱满的两乳把毛衣撑出一道挺拔的高峰。
  凌辰在窗外大声阻止,声嘶力竭。
  徐晶望着他,眼泪慢慢溢出眼眶,说:“你是我选的男人,你对我来说无可代替!我只盼着过了这一劫,你我都能把这一晚忘了,就算忘不干净,也请你惦念着我的真情实意,不在心里轻贱我!”
  窗外雪花飞舞,爱人的脸在破了的窗洞里那么狰狞,他也在流泪,只是那眼泪很快就被风雪冻成冰霜,愤怒的表情也被掩埋在冰霜之下。
  那张巨大的床很配徐晶,华丽而柔软,就像徐晶显露的身体。
  徐晶在解胸罩,徐晶在脱裤子。她脱裤子总是先褪出一条腿,然后再把裤子从另一条腿上整个抽下来。因为她一直觉得女人脱裤子的时候姿势都不好看,所以她用这种相对文雅的方式。她是个讲究的女人,生活里处处留心,竭力不让自己流于庸俗。
  可今天这个最讲究的女人,却要委身于一个无比邋遢猥琐的男人。
  瘸腿男人站在床边,呆呆的看着,直到那具光滑诱人的身躯只剩下内裤隐入被子下面。才突然醒悟过来,发疯一般冲到了床上,一把掀开了盖在赤裸女人身上的被子。双手死死抓住了两只蓬松松白嫩嫩的乳房,不知所措地揉捏着,然后一口吸住了其中一粒乳头,狼一样吸吮。
  女人的身体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皮肤滑腻光洁,细白如脂,在紫红色的被单上明亮耀眼。他一边扯自己的衣服,嘴却不肯松口,几乎企图把整个乳房都嘬进自己嘴里。那白嫩的乳却太过丰满,美好的如同月亮!只是紧紧贴着月亮的,却是一张丑陋又肮脏的脸。
  男人也脱光了。他的身体是畸形的,黝黑的身体不知道多久没洗过澡了,污垢随着皮肤的纹理裂开,像干裂的田地。拄拐一侧的胳臂明显大过另一只胳膊,胸部干瘪无肉,肋骨一根根显露着。两条一长一短的腿看上去有些吓人,那条萎缩的腿,已经细得如同小孩胳臂。
  胯间,一根细长略微弯曲的鸡巴高高勃起着,下面垂着两颗松垮垮的卵蛋。
  这几乎不能称得上人,只能说是个怪物!
  怪物整个趴在徐晶身上,鸡巴在她光滑平坦的小腹上蹭着,马眼流出的液体涂抹在干净柔软的肚子上面,留下一条条像蚯蚓的印迹。
  徐晶对着丈夫喊:“不要看……不要看……”
  男人往下扒她的内裤,两瓣粉白高翘的屁股被紧身的内裤刮动,臀肉似乎也随之颤动着。馒头一样的阴阜暴露出来,上面顺滑稀疏的阴毛排列整齐,梳理过一样简洁柔顺。
  男人举起她的一条长腿,看那条粉红的细缝儿,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来,滴落在乌黑的阴毛上,胶水一样慢慢渗透进去,粘住了几根阴毛。
  徐晶另一条腿微曲着在床上,并排的,是男人那条萎缩的残疾。好像春天褪皮的柳条配了一截焦黑的木炭。
  鲜红娇艳的屄紧紧闭合着,似乎也不愿意接受那样一种羞耻的侵入。但弯曲细长的鸡巴凑过来,被一只指甲缝隙全是污垢的手引导者,忙乱地上下撩动,一点一点分开阴唇,一点一点地往里面塞。
  里面是干涸的,没有液体润滑。细长的鸡巴强硬地往里面挤进去,连带着两边的阴唇也陷进去。粗暴的侵犯让阴阜更加饱满,鼓囊囊的向上坟起。
  凌辰在大声咒骂,恶毒中满是绝望。
  徐晶闭着眼,皱着眉,她和丈夫在一起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表情,只是那是欢愉的承受,是小女人对丈夫慵懒的娇嗔。而这时刻,却真正掩埋在痛苦当中,那种想要呕吐的恶心感让她连张口哭泣都不敢。
  鸡巴强硬地塞进去一半,像是没了锋头的矛插入血肉。男人舒服地呻吟了一声,说:“我操,真爽!”
  “你的屄紧得跟处女一样,你老公的鸡巴很小吧?”
  “你的屄洞这么小,你老公一定操得不多吧?”
  他怀里抱着那条美丽的长腿,把自己的胯部使劲儿往前凑,还没完全插进去的鸡巴继续往里面钻。杂乱的阴毛已经挨到了坟起的阴阜,鸡巴却还是没能完全插进去。鸡巴的根部是黝黑的,和徐晶白嫩鲜艳对衬,像是不同的物种正强行嫁接,像一把掏粪的勺子放在蛋糕里。
  他笨拙地耸动屁股,鸡巴一次又一次锲而不舍地往里面侵略,被带着陷进去的阴唇终于松动,花一样向两边绽放开,整条鸡巴也终于完全插进了屄里面。
  徐晶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似乎极其不舒服的闷哼,弯曲的那条腿蹬了一下伸直了。她的身体似乎想要躲避一下,缓解这种不舒服,可马上被一次猛烈的撞击瓦解了,这次撞击凶猛又生硬,皮肤的碰撞也发出了“啪”地一声响动。她的身体也随着撞击向上挪了一点点,乳房颤颤地晃动了一下。
  凌辰拼命地拍打着玻璃,破碎的玻璃好像他的心一样支离,锋利的边缘割伤了手掌,流出的血马上被风雪覆盖,然后结成一条扭曲的血痂。他努力地拿着扫把从破洞里伸进去,徒劳地试图去敲打那个无耻的骑在妻子身上的怪胎,可无论他手臂伸多长,也够不到床上,更不能阻止那越来越快的抽插动作。
  屄里面仍旧没有润滑,抽插显得有些艰难,强硬进出的鸡巴带动屄肉,翻进翻出着,嫩红的肉壁和坚硬的鸡巴摩擦着,好像鸡巴在屄里面生了根,每次拔出的时候都抓起泥土一般。渐渐地鸡巴上开始被涂抹上一层亮亮的,像油脂一样的液体,在明亮的灯光下闪闪发亮。
  徐晶的屄里开始流水了。
  瘸子很快感到了,他停了一下,伸手在鸡巴上摸了一把,然后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地把沾了粘液的手伸到了徐晶面前,邀功一样对她说:“你看你看,你的屄流水了!流屄水了!你是不是被我操得过瘾了?我的鸡巴很长的,以前操过一个傻女人,她说我都弄到她肚子里了!我这鸡巴是宝贝哩,可惜没女人稀罕,俗话都说不怕粗就怕长,长鸡巴能操到你屄最里面去,很解渴的。”
  徐晶羞愧的无地自容,使劲儿别过脸去,她不想听那让人羞耻的粗俗讲话,不想闻那骚腥的气味儿,更不愿意想象自己正被一个怎样的男人玩弄。
  瘸子把手上的粘液抹在了女人脸上,手指反复在她嘴唇上涂抹,微微带着腥臊的液体气味弥漫在空气中,透过女人的鼻腔传入脑海,刺激着她身体里的欲望苏醒。他的抽动变得有条不紊,熟练而从容,耻骨碰撞的力度渐渐增大,从偶尔一声的轻响逐渐变成“啪啪”连续的脆响。白嫩的肌肤随着冲击颤抖,像一块水灵灵的豆腐正在被连续的拍打。
  男人的动作开始机械,越来越激烈,他丑陋的脸也开始严肃,过于亢奋的身体几乎不知疲倦的耸动。屄里的液体越来越多,抽插变得顺畅轻松,那种极其淫荡的“滋沽滋沽”声伴随着皮肤碰撞的“啪啪”声,交织出一曲勾人心魂余韵悠长的调子在房间里回荡。提醒着屈辱的女人正在发生的事实。
  徐晶真的感觉到了快感。她不想承认,她从来不知道从屈辱中获得的快感会是那么强烈,以至于她要死死咬紧牙齿才不让自己可此的呻吟出来。
  身体永远是忠实的。她能感觉到自己勃起的乳头,能体验到那根细长的鸡巴在体内滑动带来的颤栗,甚至印象里那双令人作呕的手抚摸大腿根儿时都能带给自己无法抑制的快感。她本来应该悲愤,应该耻辱,应该痛不欲生。可这快感却胜过了一切,让她的身体紧绷,神经跳动,呼吸不能自制的急促。
  被动的感觉产生了莫名的安全感,让她有些眩晕。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的男人从她身体里拔出了鸡巴,湿淋淋地放在了她嘴边。她本能地躲了一下,听到男人说:“你得配合我嘛。玩儿的不爽,我怎么会救你丈夫?快,你给我含一下,还没城里女人给我唆过鸡巴呢。”
  接着鼻孔被人捏住,她无奈地张开了嘴,让一根火热粘滑的鸡巴插了进来。
  她知道那上面是自己的体液,却还是忍不住的想吐。鸡巴在嘴里使劲往喉咙深处插,两腮鼓起来,嘴唇上感觉到了乱哄哄的阴毛摩擦。龟头的部分已经完全抵住了喉咙眼儿,一阵反胃让她用力推了一下坐在她脸上的男人,迅速地别过头干呕起来。
  但随即马上又被按住了头,鸡巴又插进来。快速地抽动着,忽然仿佛胀大了很多,剧烈地跳动着,强劲地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液体,腥腥的,带着说不清楚的苦味儿,全灌进了她的喉咙。
  窗外,凌辰的悲嚎还在继续,只是声音更加嘶哑。
  他的身后,远处,两个朦胧的黑点从风雪中显现。
  那是两个人。
  凌辰不等两人走近就大喊救命。
  来的两个人,是个中年男人带来个少年。衣着光鲜,神采飞扬。少年更是俊美得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听了凌辰的话,惊诧说:「我们就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啊!房子已经闲置了很多年,怎么会有人住?」三人打开房门的时候,瘸子还坐在徐晶胸脯上。湿漉漉的鸡巴疲软地耷拉在她嘴边。凌辰愤怒异常,揪住了瘸子就打。瘸子也不求饶,直视着他说:「你这么鲜美可人的老婆给我操了,这辈子最爽的一次!死也值得了。」凌辰咬牙切齿喊:「我就让你死!」抄起身后的椅子没头没脑地往他身上砸下去,因为用力过猛,椅子被砸散掉,只剩一条腿握在手里。凌辰还不肯歇,抡起椅腿继续打。直等到累了歇手,才看见瘸子已经没有动静儿,脑袋血肉模糊,明显是死了。
  少年刚把棉被盖了徐晶,转头看见地上惨状,对凌辰说:「不好了,你闹出人命来了。」
  中年男子也一脸慌张。说:「这下糟了这下糟了!」凌辰初始还气愤着,接了句死了活该。等冷静下来也害怕起来。杀人毕竟重罪,上了法庭,即使情有可原,几年的刑罚是逃脱不了的!于是求主人不要报警。中年人先是不肯答应,担心成为他的同谋。僵持之际,少年忽然拉了他侧耳低语,然后两人出去商议什么去了。良久回来,中年人说:「如果我帮你,那是甘冒奇险的决定。本来是绝对不可以的。然而我侄子年少情种,倾慕你妻子美丽,非常想要亲近她!如果你肯答应,我这就可以和你一起去掩埋尸体,然后等雪停后大家各奔东西,当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凌辰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虽然愤怒,却也不敢发作。他回头去看妻子,尽管心里不情愿,却觉得徐晶或者可以接受这样的交易。徐晶还裹在被子里战栗,哪里有主意?然而刚才少年进来曾经给她遮盖身体,体贴之余,人更长得秀美。就说:「我这样的身体,已经被玷污,只要你平安,有什么不肯的?」于是凌辰就同中年人一起拖瘸子的尸体出去,留下他妻子徐晶和少年留在屋里。尽管心里酸楚,然而祸事临头,局势也不是他能掌控的了。
  天寒地冻,挖掘冻土非常困难。两个人足足用了两个多小时才掩埋好尸体。
  回到房间的时候,少年已经和他妻子躺在一起。虽然裹着被子,但仍然能够看出来两个人的身体纠缠。凌辰打来水清洗地上的痕迹,因为羞愧和愤恨,脸色非常难看。可是少年无视他脸色,还不时的挑逗徐晶。徐晶因为丈夫在眼前,竭力抗拒他的猥亵行为。少年就嬉笑着说:「现在为什么正经起来?刚才不是还抱着我亲密无比吗?你丈夫也答应过的,有什么可遮掩的?」凌辰听得心如针刺,却不能发作,就恶声叫徐晶赶快穿衣起来。中年人对他说:「你不要这样对待她。先前她因为要救你,肯委身于那样龌龊的人!并没有什么过错。我侄子青春年少,知情识趣,寻常家女人他也看不上的。两个人有姻缘在一起,开心些也是人之常情。」
  凌辰回答:「你自然可以这么说,但身为丈夫,看见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抱在一起,心中难道可以是愉悦的吗?」
  少年在床上掀开了徐晶身上被子,用手把玩雪白丰满的乳房,说:「你只看到我玩弄她,难道这是没有代价的吗?要是将来事发,我们就是你的同谋。如果付出这样的风险,却玩儿的不尽兴,那做这样的交易还有什么意思?唤作我是你的话,应该庆幸妻子有这样的美色,且肯为丈夫牺牲才对呢。」凌辰被说的哑口无言。虽然心里悻悻,也只好压住了不发作。眼睁睁看着少年继续纠缠妻子。
  徐晶羞怯,把两只粉嫩胳膊遮挡身体。然而遮住了双乳,少年的手却去下面挑逗。等用手去下面捉住了他的手,少年的嘴却又上了和她亲吻。一时应接不暇面红过耳,又不敢去看丈夫,只能摆头扭身,竭力躲避。
  少年虽然年纪不大,对付女人却熟络自如。调情手段更比凌辰高明,时而和赤裸的徐晶交股贴面,时而密语甜言赞美。下手也专挑女人柔软敏感处。徐晶是新婚少妇,原先也不懂的,被挑弄得身体也酥了,被摸到紧要处,喉咙里禁不住也呻吟出来。
  凌辰站在床边不远处,脸色铁青,心里五味杂陈。想:「那时候她被瘸子欺凌,我想救却救不到。现在可以救,却又救不得!我该怎么办?」中年人却在屋中间生了炭火,说:「大冷的天,玩得这样疯,可不要凉到身体了。我做叔叔的,假如床上是我的侄媳,照理要避讳。但这是你的妻子,我看一处活春宫也不算理亏。况且你杀人在前,我也应当防你。」少年玩的兴起,赤身起来坐到徐晶胸前,要她给自己口交。他的那根东西竟然粗逾儿臂,勃起直挺暴胀,龟头大若鸭蛋。把龟头在徐晶殷红软嫩的嘴唇上摩梭,说:「你下面一张竖嘴,上面也是一张嘴,我要都试试才好玩。」徐晶哀求他说:「刚才已经给你玩过了,现在我丈夫在眼前,请你收敛一些。我虽然要救丈夫把这身子豁出去了,但还要顾全他的感受。你也应该避免我的羞愧才对。」少年不依,趁她说话把龟头塞进了她嘴巴,说:「你不要想他,自古讲穿衣见人脱衣见夫,现在我就是你的丈夫了!妻子伺候丈夫,有什么好羞愧的?」说完按住她的头挺身抽插。徐晶嘴小,只能含住龟头。少年偏要进去,用力把身体压着,把一根巨大阴茎往里面送。塞得女人嘴里满满双颊鼓起。抽插直达喉咙,噎得呕声不断。
  抽了一回,把女人身体翻过去,掰开股缝交媾。把雪臀抽拍得啪啪有声。少年体魄健美,气力持久,玩起来花样百出。弄得女人恬美,逐渐控制不住要婉转呻吟。一通折腾下来,下体水淋淋一片了。徐晶初始还有顾忌,意浓情热了,难免意乱情迷,被弄的时候也把手臂去抱他了。
  大雪一连下了三日。这三天里少年与凌辰妻子行则并肩,坐则叠股。竟不肯让她和凌辰私处。每天晚上睡觉,都是和徐晶搂在床上,凌辰则和中年人打了地铺睡在床边。少年索求无度,夜夜要和他妻子弄几次。渐渐徐晶也习惯,当着丈夫面和少年交媾也不再顾廉耻,肉麻的话也肯叫出来,淫邪的姿势也肯摆出去,由着少年猥亵。凌辰有时看不下去,就躲出屋子去。则里面更加放浪形骸肆无忌惮。做到极致处,中年人还会击掌叫好,夸赞两人精彩。
  到了第三天夜里,凌辰半夜醒来,模模糊糊听到床上窃窃私语。仔细听了顿时大吃一惊。
  原来少年正和自己妻子说话,要她离开自己,图长久厮守。徐晶居然没有反驳,竟然是默许的意思!一时间心如死灰,又是悲愤又是绝望。想:我如今落得妻离家散,还背了一桩杀人的罪名!将来就算有日子过,也未必能过安稳……思忖良久,杀机骤起。等床上人睡了,去厨房摸了把菜刀,先砍了地上中年几刀,再去床上杀少年。砍了几刀,把徐晶惊醒了,叫起来。索性也杀了。
  摸黑喘了一会儿,才打开灯查看。地上却没有尸体,只在被子下翻出一张狐皮来。去床上看,也只是妻子徐晶的尸体上裹着狐皮。
  凌辰当夜逃匿。
  越年夏事发,判杀妻枪决。秋刑前,和家人诀别,才知道父亲已经失踪了一年之久。凌辰留言说:「徐晶横尸房后百米,有一颗松树。我猜一定在那里。」差人去挖了,果然是凌父尸体。

相关文章